【專欄】中國足壇財困風暴

足球作家
迪比派路

今年1月,中超天津權健正式易名為「天津天海」,陣中僅剩下巴西前鋒Pato一名外援,官方微博徹底被清空,公眾已無法正常查閱,一切將會「灰飛煙滅」。欠薪、破產、退出,中國足壇這場「財困風暴」,隨時形成新一波海嘯,把所有打回原形。

中美貿易戰引發全球經濟動盪,隨著中國足協推出「四大帽」加強限制,歷時8年的「燒錢時代」告終,權健集團捲入虛假宣傳風波,導致球隊沒能支薪兩個月,盛傳已被市足協接管。面子攸關,中超尚有大陸政府慷14億人民之慨,苦在中甲中乙的球隊,唯有自求多福。

2015年,延邊富德衝上中超,2016年投入1.7億元人民幣,2017年卻悲情降級,目前欠稅及滯納金達到2.4億元人民幣,去年底被凍結戶口,白武士始終沒現身,面臨破產危機,150名職球員勢被解散。中乙冠軍四川安納普爾整個賽季保持不敗,理應歡天喜地升班,豈料,球隊仍缺2000萬元人民幣資本,能否保住中甲席位,仍是未知數。

除了廣東地區之外,東北足球曾經是中國足球的搖籃,但目前卻是財困最嚴峻的地區,昔日頂級聯賽「10連霸」的遼寧宏運,目前淪落中甲,還是入不敷出,欠薪7個月,金額達到8000萬元人民幣,前途未卜,此時中國足壇受到的衝擊,遠比想像中嚴峻。2015年成立的乙級隊深圳雷曼人人,早前已宣佈解散,名字叫「雷曼」,累己累人。

河北保定證實贊助商容大集團,目前已經停止注資,積極尋求新財力支援,甚至樂意無條件出讓股份。可是,上樑不正下樑歪,這幾年支出超高形成泡沫,2017年中超平均各隊虧損2.76億人民幣,目前陸政府沒時間照顧足球,誰還有能力接手?「習核心」堂而皇之說足球夢,目前只顧同美國開火,根本不可能在乎足球的生與死,手下自然也會識時務者為俊傑。

當體育運動被政治扭曲到一個點,領導們只想討龍顏悅色,自然只是拉攏甚麼陳總、錢總投資足球,給朝野中人看到自己的努力,泡沫?對不起,誰在乎?發展運動?對不起,誰在乎?今年,亞洲足協公佈各國聯賽財政狀況,中超除了實力上不是榜首,多個項目都排名「第一」,2018年支出達7億美元,比起日本聯賽的2.4億美元超出近3倍,但大部份球隊的一套季票連1000元人民幣也不到,怎能抵消龐大的開支?

中超在轉播費、門票和贊助收入,早已同正常支出脫節,新科冠軍上海上港的平均年薪達到235萬美元,前6位均超過100萬美元,而日職最高薪的浦和紅鑽,平均年薪僅得37萬美元,放在中超,只排第15位,一切盡在不言中,現在是時候收拾爛攤子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