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奧運的獨特魅力!

·4 分鐘 (閱讀時間)
【專欄】奧運的獨特魅力!

遲到一年的東京奧運高球賽,最後在七人延長賽中完成首週的男子行程,不過有趣的是,這七位代表不同國家的頂尖高手,並非爭奪冠軍榮耀的金牌,而是努力搶下銅牌。

賽前世界排名二百零八的潘政琮扮演大黑馬,歷經四洞延長賽激戰,擊敗包括松山英樹(Hideki Matsuyama)、Rory McIlroy(羅瑞‧麥克羅伊)和Collin Morikawa(柯林‧森川)三位大賽冠軍在內的世界球星,為中華代表隊添得一面寶貴的獎牌。

事實上,潘政琮開局僅僅在Kasumigaseki Country Club(霞關高爾夫鄉村俱樂部)擊出高於標準桿三桿的七十四桿,排名遠在並列五十七,即使接下來攻下六十六,六十六和六十三桿,繳卡時成績拉升至低於標準桿十五桿,看起來應該沒什麼機會,不過圍繩內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備受矚目的地主球星松山英樹,頂著名人賽冠軍頭銜,自然非「金」不可,無奈推桿不聽話,而同樣分在領先組的英國選手Paul Casey(保羅‧凱西)也陷入苦戰,所幸收尾洞博蒂,雙雙來到低於標準桿十五桿爭銅行列。

至於不再糾結於代表愛爾蘭或英國出賽的北愛爾蘭名將麥克羅伊,這次穿上愛爾蘭隊球衣,眼看著最後一洞就要來到單獨第三名的低於標準桿十六桿,可惜小白球硬是停在洞口,另外還有兩位名氣差很大的南美選手,分別為來自哥倫比亞的Sebastián Muñoz(沙巴斯提恩‧慕尼歐茲)和智利的Mito Pereira(吉勒摩‧佩雷拉),但世界排名八十二和一百一十八均優於潘政琮。

這就是奧運五環旗的獨特魅力!金牌當然是首要任務,美國名將Xander Schauffele(山大‧蕭佛利)成功頂住壓力,以一桿之差險勝轉籍至斯洛伐克的南非選手Rory Sabbatini(羅瑞‧沙巴提尼),不過只要能夠站上頒獎台就是至高榮譽,這也是為何週日下午上演七人延長賽大戰的原因。

 

「我從來沒有和那麼多人一起參加過延長賽,七個人爭奪一個位置,這相當瘋狂。」潘政琮在贏得銅牌後開心說道,而擁有十九座美巡賽冠軍,包括四座大賽的麥克羅伊有感而發:「我從來沒有那麼努力想要拿到第三名。」

眾所周知,高爾夫選手從來都是為個人、為獎金而戰,那是他們的職業,從小更被教育四大賽是高壇的最高殿堂,甚至視打進萊德盃為一種生涯榮耀。顯然,奧運從來不是他們夢想中的畫面,直到2009年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票選通過,才知道自己有可能像田徑、游泳選手那樣,身穿國家代表隊服在五環旗前穿金戴銀掛銅,然後在奏起國歌時感動地熱淚盈眶。

以東京奧運的陣容來看,其實只有一場中級美巡賽的水準,冠軍積分比潘政琮兩年前拿下的RBC Heritage(傳承盃)還少了八分,但每隔四年的奧運猶如嘉年華會,全國人民自然凝聚團結一心,只要任何項目中華隊得牌,大家無不歡心鼓舞。

許多平常沒在注意高爾夫的球迷,也想知道台灣選手的表現如何,除了收看電視轉播之外,甚至追蹤官網即時成績,像筆者的國中群組昨天下午就傳來潘政琮並列第三,比賽還沒結束的訊息和成績連結,四洞的延長賽結束後有人寫道:「高爾夫銅牌,累死人了,早上6:30比到現在,真佩服他們。」

更讓人期待的是,高爾夫比其他項目的變數更大,凡是曾經在美巡賽或LPGA打進前三,基本上都具備奪牌實力,即使世界排名不高,像沙巴提尼只有二百零四名,所以即將登場的女子賽事,徐薇淩和李旻確實有可能再增加獎牌,特別是前者在今年的Pure Silk Championship presented by Visit Williamsburg(純絲錦標賽)突破首勝,後者在LPGA Mediheal Championship(美迪惠爾錦標賽)屈居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