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延長賽

·Yahoo奇摩運動專欄作家
延長賽
延長賽

周六打出七十四桿,Justin Thomas(賈斯汀‧湯瑪斯)落後領先者有七桿之多。爭奪2022年度第二場四大賽-104th PGA Championship(PGA錦標賽)的機會看似渺茫。不過,星期日下午的高爾夫球場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這位來自肯塔基州的前世界球王,演出不可思議的七桿超級大逆轉,最後在三洞延長賽氣走同胞老弟Will Zalatoris(威爾‧札拉托瑞斯),贏得生涯第二座瓦納梅克盃。

這場在Southern Hills Country Club(南方丘鄉村俱樂部)進行的年度第二場四大賽,球場設定挑戰、果嶺尤其刁鑽,考驗選手們打點的能力。

面對緊張程度高升的決賽日戰局,球場變得更加嚴峻,稍有不慎便會出現失誤,湯瑪斯前九洞就吞下兩記柏忌,但也進帳兩記博蒂。轉戰後九洞,湯瑪斯愈打愈順手,再抓下三記博蒂,打出全場並列最佳的六十七桿,以低於標準桿五桿的二百七十五桿結束比賽。

然而,想要再度帶走瓦納梅克盃,除了靠自己、還得老天青睞,因為領先組的智利選手Mito Pereira(米托‧佩雷拉)來到最後一洞時,仍保有一桿的安全距離,沒想到開球下水送給湯瑪斯大禮,慘吞雙柏忌,最後竟然連打延長賽的機會也沒有。

還在追求美巡賽首勝的札拉托瑞斯,克服第十六洞三推柏忌的困境,適時在第十七洞抓下博蒂,接著再救下八呎推桿,終場收住七十一桿,取得延長賽和湯瑪斯爭冠的機會。

兩位選手展開三洞延長賽大戰,從標準桿五桿的第十三洞展開,札拉托瑞斯兩桿攻上果嶺兩推抓鳥,湯瑪斯的第三桿切球精彩,也抓下小鳥。轉戰全長只有三百零二碼,標準桿四桿的第十七洞,湯瑪斯直攻上果嶺,三十五呎距離兩推再次抓下博蒂,札拉托瑞斯兩桿上果嶺、兩推打平標準桿,落後一桿。

湯瑪斯跟札拉托瑞斯在難度最高的第十八洞,都以平標準桿作收,湯瑪斯後來居上贏得繼2017年後的另一座PGA錦標賽,以及生涯第十五座美巡賽冠軍。

湯瑪斯平PGA錦標賽史上的最大逆轉差距,紀錄保持者為1978年的John Mahaffey(約翰‧馬哈菲),當時也是在延長賽取勝,最後擊敗Tom Watson(湯姆‧華生)和Jerry Pate(傑瑞‧派特)。

「這是很詭異的一天,場地非常難搞。」前兩回合也是六十七桿的湯瑪斯說道:「本週賽前就有人問我,什麼樣的領先是安全的,我回答:『沒有!』」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打進延長賽。」

高爾夫比賽一般為比桿或比洞制的賽程競逐,當比賽最後出現第一名有兩位以上時,除非賽前規定,用打完的洞數分高下,一般以賽前決定的球道,進行球員間的Play-Off(延長賽;或稱為延長驟死賽)。

延長賽的場地,通常選擇在第十八洞進行,由該洞最低桿數者勝出,如果不分勝負,有些比賽規定重複一直打這一洞,有些則會選擇賽前決定的某一、兩洞互換,直到輸贏為止,所以也叫做Sudden Death(驟死賽)。至於,如果人數多達三、四人,則逐洞淘汰,直到最後一位冠軍選手出爐。

像同週的日巡賽Golf Partner Pro-Am Tournament(高球夥伴職業業餘配對賽),賽事同樣也是逆轉秀,前日巡獎金王今平周吾(Shugo Imahira)打出低標五桿的六十五桿,與狂飆「五十九桿」的近藤智弘(Tomohiro KONDO)、領先出發的大槻智春(Tomoharu Otsuki),三人在正規賽戰成平手,大槻智春在延長賽第一洞就離場,而今平周吾則是在第二次延長賽打敗近藤智弘,連續兩個星期贏得冠軍。

當然,最辛苦的延長賽莫過於四大賽中,由USGA(美國高協)主導的美國公開賽,正規賽並列排頭的選手,都得在隔天進行十八洞的延長賽。相較之下,其他三場男子大賽就沒那麼累人,名人賽和英國公開賽在指定的球洞進行四洞的延長賽,而PGA of America(美國職業高協)主辦的PGA錦標賽則為三洞決勝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