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業餘世界球王們

·4 分鐘 (閱讀時間)
業餘世界球王們。【圖片提供/PGA TOUR】
業餘世界球王們。【圖片提供/PGA TOUR】

六月向來是美國大學生轉職業的旺季,其中擁有業餘球王資歷的選手,向來會掀起不少話題,近年來最有名的例子便是2016年的Jon Rahm(霍恩‧拉姆),那一年離開亞歷桑那州大後僅僅花了四場比賽,便賺取足夠直升美巡賽的獎金,上週再以一座美國公開賽冠軍,強勢回歸世界第一。

三年後的夏天,一口氣造就了Collin Morikawa(柯林‧森川)和Viktor Hovland(維多‧霍夫蘭)兩大超級新人,前者更在去年勇奪PGA錦標賽,轉職業才兩年多的時間,累積四座美巡賽冠軍,世界排名高居第四,而擁有兩勝的霍夫蘭位居十四。

緊接在去年十月,和松山英樹(Hideki Matsuyama)同樣系出日本東北福祉大學的金谷拓実(Takumi Kanaya),以業餘球王身份風光轉職業,前五場日巡賽贏得兩勝。這位來自廣島的日本新生代好手,簡直是當年松山英樹的翻版,兩人都在業餘時期贏得Mitsui Sumitomo VISA Taiheiyo Masters(三井住友太平洋名人賽),兩人都當過業餘球王,接下來試圖複製學長邁向名人賽冠軍的成功之路。

根據業餘世界排名積分系統,有年紀限制的青少年賽事分數並不多,未滿十八歲的業餘選手只有在職業比賽打出好成績,或者參加業餘大賽,才能賺取問鼎業餘世界第一的積分,無怪乎大多數排名前茅者均出自NCAA體系,除非像金谷拓実那樣,2018年另外在Emirates Australian Open(澳洲公開賽)並列第三,奠定前後統治業餘排名五十五週的基礎。

然而,許多實力派女子選手很早開始為錢而戰的高爾夫生活,像歷屆業餘球后中最成功的三位選手高寶璟(Lydia Ko)、李旻智(MinjeeLee)和Brooke Henderson(布魯姬‧韓德森)都沒有經過NCAA的洗禮。

反觀男子高壇競爭激烈,除了少數像Rory McIlroy(羅瑞‧麥克羅伊)之類的天才選手,多數人會選擇進入美國大學磨練球技,如果自認為實力到位則會提前離開,只待一年德州大學的Jordan Spieth(喬丹‧史畢斯)就是最佳例子,兩大名將先後在二十二歲時榮登職業世界球王。

男子NCAA戰場某種程度已經成為美巡賽的「農場」,各大名校的主力都是未來美巡賽的潛力選手,所以大學時期的戰績更具參考性,特別是隨著PGA TOUR University Ranking(美巡賽大學排名)開始運作,也讓頂尖的大學選手在畢業後立即獲得光巡賽的工作機會,兩者的連結性更加緊密。

截至目前為止共誕生了四十三位業餘球王,成就最高者非麥克羅伊莫屬,當年只當了一週(2007年二月初)短命球王,但至今累積十九座美巡賽,包括四座大賽,只差名人賽就完成生涯大滿貫壯舉,另有七場歐巡賽勝利,2012年成為史上首位先後登上業餘和職業世界球王大位的選手,前後統治一百零六週。

史畢斯則在麥克羅伊功成名就的那一年,於六月中至七月中當了五週業餘球王,隔年初轉職業後立即發光發熱,2015年更連贏名人賽和美國公開賽,也讓他成為當年美巡賽的超級大贏家,目前擁有十二勝,生涯大滿貫獨缺PGA錦標賽,職業球王紀錄二十六週。

不讓麥克羅伊和史畢斯專美於前,曾經在2015至16年創下六十週業餘球王紀錄的拉姆,加入職業陣營才五年多的時間,迅速累積六座美巡賽和七場歐巡賽冠軍的戰果,並在上週突破大賽首勝,重返世界第一,他去年兩度登基當了老大。

當然,業餘球王並不保證前途一片光明,但從數據來看,已經轉職業的三十八位選手中,過半數贏得美、歐巡賽冠軍,包括華盛頓大學畢業的潘政琮,2003年六月榮登史上第二十三位業餘球王,後來通過加巡賽和光巡賽的考驗,無縫接軌最高殿堂的美巡賽,並在2019年贏得RBC Heritage(傳承盃邀請賽)。

值得注意的是,當今世界排名前十高達四位是前業餘球王,Patrick Cantlay(派崔克‧坎特雷)暫居第七,麥克羅伊位居第十,其他五十大高手有排名十六的松山英樹、二十一的Matthew Fitzpatrick(馬修‧費茲派崔克)、二十二的史畢斯和三十一的Joaquín Niemann(華金‧尼曼)。

時序換成2021年,職業高壇迎來第四十一任業餘球王,那就是和拉姆同樣學校畢業的俞俊安,本月初以美國大學排名第四直取光巡賽資格,第二次登台演出差點在學長逆轉美國公開賽的同一週獲勝,可惜帶著領先兩桿爭奪Wichita Open Benefitting KU Wichita Pediatrics(威奇塔公開賽)失利,落居並列第五。

俞俊安的職業生涯才剛剛起步,未來究竟會落在業餘球王們的哪一邊,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圖片提供/PGA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