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Boston】回憶紅襪隊Brian Daubach與1999年的夏天

·12 分鐘 (閱讀時間)
BRIAN DAUBACH WATCHES HIS GAME WINNING HOME RUN IN THE 8TH INNING 8-4-2000 STAFF PHOTO BILL BELKNAP SAVED PHOTO SATURDAY (Photo by Boston Herald/MediaNews Group/Boston Herald via Getty Images)
Brian Daubach。(Photo by Boston Herald/MediaNews Group/Boston Herald via Getty Images)

道奇隊總教練Dave Roberts曾經在受訪的時候說到,「身為一位選手,球迷通常只會記得你生涯裡的某一場比賽的某一個play,可能是好的,可能是壞的,我很幸運的,大家對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個盜壘。」他指的當然是2004年紅襪隊已經零勝三敗沒有退路的美聯冠軍賽第4場,在九局下半3比4落後時的那個驚天動地的盜壘。「我在道奇隊的教練Maury Wills曾經告訴我:在你的選手生涯裡,會有那麼一場比賽、會有那麼一個時刻,棒球場裡的每一個都知道你要盜壘,而那個盜壘的成功與否,會影響那一場比賽、會影響那一個系列賽。」Roberts在2004年遇見了那個時刻,他成功盜上二壘,再靠著Bill Mueller的安打跑回追平分,改寫了那一場比賽的結果、改寫了美聯冠軍賽的劇本,也改寫了紅襪隊的歷史。

而那一次盜壘,卻是Roberts生涯最後一次穿著紅襪隊制服出賽的一刻,接下來的三場美聯冠軍賽、接下來的四場世界大賽,Roberts再也沒有機會上場。在那年季中被安安靜靜交易到紅襪隊來的Roberts僅僅在紅襪隊待了半季,他在紅襪隊球迷心目中最重要的一個play,就是那一次的盜壘,也就是那一次的盜壘,讓他成為紅襪球迷心目中永遠的英雄(Roberts自己證實過,之後在波士頓再也沒有付過一杯酒錢!)

我們心裡都有一些說喜歡也好,說崇拜也好的選手。例如我跟Ted Williams握過手,我跟Willie Mays拍過照,還很榮幸跟王貞治在不同的場合裡一起出現過;但是,我們心中也記得一些球員,他們不是什麼星光熠熠的明星選手,當然也不是什麼因為成績黯淡而默默無名的球員,但是他們在我們生命中的某一個時間出現了,或許因為一場比賽,或許因為一個PLAY,我們在那個時刻記住了他,在那個時刻關心著他的表現,即便這位選手現在已經不在大家的視線裡、也通常不會成為跟朋友閒聊時出現的話題,但是你偶爾會想起這位選手,想起那個特定的時刻跟他的連結,然後帶起一些回憶。

我心裡有這樣一位選手。一位紅襪隊悠久歷史裡的過客,一個從來沒有跟頂尖兩個字有過連結卻讓人曾經印象深刻的選手,因為一個play,讓我一直關注著他,他是1999年紅襪隊的一壘手兼指定打擊Brian Daubach(Dau唸「搭」的音,bach唸back,所以翻譯大概可以翻成達貝克吧!)

來自伊利諾州的Daubach的職棒生涯走得非常艱辛,1990年選秀中被大都會在第17輪選上(當年的狀元是勇士隊的Chipper Jones,在2018年入選名人堂;榜眼則是現在擔任工會主席的Tony Clark),Daubach在大都會系統的七年裡成績一直進步得很緩慢,一開始的適應不良,加上兩度的膝蓋手術,以至於到了1994年他仍然在高階A聯盟出賽(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年他曾經在大都會因應罷工的替代球隊陣容裡,不過這也等於是背叛工會,我們以後有空再聊),攻擊指數也只在七成左右徘徊,連八成的邊都摸不到。

在小聯盟打了五年的A級聯盟,他在1995年終於等到機會升上AA,也衝到了AAA;1996年球季一樣在AA與AAA之間出賽,當時的大都會副總管Jim Duquette說:「他在AA是個不錯的打者,但他沒辦法跟大聯盟等級的投手對決。」在大都會系統裡整整打滿了六年(連選秀那一年就七年了),球季結束得到了自由契約球員的身分,然後等了三個禮拜,跟馬林魚隊(當時還叫做佛羅里達馬林魚隊)簽下合約。我們都知道馬林魚隊在1997年拿下世界大賽冠軍,但那跟Daubach也沒有關係,他在馬林魚隊的AAA紮紮實實打了兩年(也就是在小聯盟前後打了九年!),直到1998年底才被叫上去打了10場比賽,那時候的馬林魚已經是跳樓清倉大拍賣之後的破病魚,Daubach大聯盟初登板已經是球季的尾聲,馬林魚在賽前是48勝98敗,落後給當時排名第一的勇士隊整整44場。

Daubach在球季剩餘的16場比賽裡出賽了10場,直到第7場才打出生涯首安,順便打進了首打點。對了,投手是Curt Schilling。球季結束之後,馬林魚的場差來到52場,Daubach也就這樣被釋出了。

1998年的年底,Daubach繼續找工作,巧的是大都會隊對他也有了點興趣。但是他對於在大都會待了七年都沒機會上去這件事心中是有芥蒂的,不過大都會隊裡也不乏對他曾經跨過罷工的紅線這件事耿耿於懷的選手;既然無緣,加上紅襪隊的主砲Mo Vaughn離隊、新任的指定打擊Reggie Jefferson背傷,Daubach決定去紅襪隊試試看。

Daubach在紅襪隊的第一個球季就上了開季名單、第一場出賽就技驚四座。他在面對魔鬼魚的比賽的首打席就打出一支二壘安打,然後在第四局打出一支帶有兩分打點的三壘安打,幫助紅襪隊最後以4比1獲勝。雖然那一年紅襪隊的一號一壘手是Mike Stanley,正牌指定打擊是Reggie Jefferson,但Daubach卻從五月份開始就天天先發,還打第三棒。那一年,Pedro Martinez用他的23勝4敗還有美聯分區賽第五戰的六局完美救援,帶著紅襪隊闖進美聯冠軍賽。這不但是紅襪隊自1990年以來第一次,也是我在波士頓住了八年以來第一次看到紅襪隊晉級到美聯冠軍賽。紅襪隊最後輸給了洋基隊,但是在Fenway Park擊敗了Roger Clemens,對紅襪迷來說,不滿意,但可以接受。

球季結束的時候,總教練Jimy Williams獲得美聯最佳總教練的頭銜,Daubach還在新人王的票選上拿到第四名(那年的新人王是皇家隊的Carlos Beltran,第四名的Daubach竟然還拿到一張第一名的選票!)對於一個在小聯盟浮沉了九年、每年賽季結束都還要去找別的工作維生的選手來說,這第一個完整的大聯盟球季,竟是如此精采,如此令人回味無窮。

5 Sep 1999: Brian Daubach #23 of the Boston Red Sox looks on the field during a game against the Seattle Mariners at the Safeco Field in Seattle, Washington. The Red Sox defeated the Mariners 9-7. Mandatory Credit: Otto Greule Jr.  /Allsport
Brian Daubach。(Mandatory Credit: Otto Greule Jr. /Allsport)

但是Daubach在我心中留下烙印的那場比賽,卻是這一切精采的季後賽之前,一場在八月份運動家隊來訪的比賽。那天我剛好有去看比賽,坐在Fenway Park外野牛棚上面的那塊區域裡。當時兩隊正在外卡競爭的過程中,賽前紅襪領先運動家隊僅有1場;但紅襪隊整場比賽被運動家隊壓著打,三局打完已經4比0,九局上半打完之後紅襪隊3比5落後兩分,九下一開始Jason Varitek與代打的Butch Huskey都安打上壘,Trot Nixon飛球出局之後Jose Offerman安打形成滿壘,現場三萬多名球迷陷入瘋狂,全部都站起來看下一棒John Valentine步入打擊區,可惜Valentine在兩好一壞後大棒一揮遭到三振,滿場球迷的鼓譟瞬間安靜了下來。

運動家隊決定換投,Fenway Park裡的球迷很快地又重拾熱情,開始鼓噪起來,準備迎接當天被三振一次、被保送一次但安打還沒有開張的Daubach拎著棒子上來。經過了人生第一個完整大聯盟球季的洗禮,球季末的Daubach早已成為紅襪隊球迷的新歡;他的打擊率、攻擊指數跟OPS+在當年都僅次於Nomar Garciaparra(後來的數據顯示,他是紅襪隊隊史上僅有的五位自新人球季開始連續四年都打出至少20支全壘打的選手,另外四位是誰?Ted Williams, Tony C, Jim Rice跟Nomar!),而且他在前一個對水手隊的三連戰裡還打出了13支9、12分打點的瘋狂表現,在看台上的我們拼命大叫著他的名字,把所有對比賽勝利的渴望都寄望在Daubach手中的棒子。

「這的確是一個像夢一樣的球季;」這句話從這一位在小聯盟打拚了九年的他口中說出來,一點都不令人感到意外;「此時此刻我非常可能不是在這裡,而是回到小聯盟裡繼續蹲著。」而對他來說、對我們這些球迷來說,那場比賽、那個打席又何嘗不是像夢一樣?兩出局滿壘,Daubach小心謹慎的面對剛上來的救援投手Tim Worrell,球數來到一好三壞,然後是界外球,球數滿了,再一顆界外球、再一顆、又一顆;然後Daubach大棒一揮,在外野的我們看到那一顆球竟然就這樣朝著我們飛過來!所有的觀眾,特別是我們這一區的觀眾全部跳起來大吼大叫!來啊!來啊!來一支滿貫砲啊!

結果那顆飛球就差那麼一點點,從著名的Pesky Pole旁邊旋出去了,看台上還有觀眾以為Daubach打了一支全壘打,連Daubach都不可置信的去找裁判要抗議,紅襪隊的一壘指導教練Dave Jauss把他擋了下來,「那是界外沒錯。」

整個球場在三萬人同時嘆氣之後(三萬人嘆氣還挺大聲的!),又安靜了下來;Daubach向老裁判主審Jim Evans多要了一點時間,把衣服拉一拉,把手套戴好,拎起棒子敲一敲把上面的塵土敲散,把棒子拿起來在眼前看了看,吐了一口氣,而包括我在內的三萬多名人稱Fenway Faithful的球迷,隨著Daubach再度走進打擊區,全部再度起身、全部再度燃起了希望、全部再度開始鼓譟起來。

Daubach準備好了,Worrell準備好了,球場裡面每一個人都準備好了,大家都在屏氣凝神的等待Worrell出手,球場又稍微安靜了下來;但是當Daubach把手上的棒子一揮,當球場裡三萬零九百五十七人看到那道射向綠色怪物的白光的時候,所有的人在位子上又跳又笑又哭又叫,而再也沒有人可以聽得到自己的聲音,你跟四周的球迷擊掌、擁抱、跳舞、互相大小聲、還有人幫我擦眼淚;Dadubach辦到了!我們贏球了!

Daubach看準了這個打席的第十個球,也是唯一一個變速球(前面九顆都是速球),把他送往左外野的大牆上,當Offerman踏上本壘板的時候,Daubach的制服已經被隊友扯到都快穿不住了,Daubach被拉到一壘側的攝影機前,在接受電視台訪問的時候,紅襪球團很罕見的把聲音也接到球場的廣播系統裡,讓在球場裡的我們也能聽到訪問。

說實在的,在那樣熱鬧又嘈雜的場面裡,我聽不太清楚,也不太記得他在訪問裡說了什麼。但我一直站在看台上沒有離開,眼裡遙望著的是他在一壘側前受訪的身影,但心裡在想的是,這一個打席,就好像Daubach在美國職棒的生涯一樣,在小聯盟努力的九年,就像前面那三個壞球、六個好球一樣,曾經好過、曾經壞過、曾經以為有希望了,曾經後來還是失望了;而Daubach的第十年,就像是那第十顆球,一顆在這個打席從來沒看到的球,一個在過去九年裡從來沒有過的機會,而他把握住了,就像在這場比賽裡,他承載著滿場觀眾的希望,就像在他的人生中,他也背負著自己對自己的期許,還有親人的鼓勵,他辦到了。

人生的過程,就這樣濃縮在一場比賽裡,甚至是一個打席裡,就像總教練Jimy Williams說的:「你去想想看,他為了這一刻:滿壘、滿球數、落後兩分、兩出局而且是在Fenway Park的這一刻,努力了多久?」

這是Daubach的人生,不也就是我們的人生嗎?

註:Brian Daubach目前擔任國民隊AAA球隊的打擊教練。

◤運動品牌優惠齊發,陪你過中秋◢

👉PUMA 全館49折起 滿1500結帳8折

👉週年暖身慶 NIKE聯合品牌 全館590up

👉NEW ERA 潮流者 不須選擇_全館兩件9折

大谷翔平是誰?他創下哪些紀錄?年薪有多少?外媒又是如何看待他呢?

張育成暫居「大聯盟最多轟台灣打者」 旅美棒球好手張育成是誰?刷新哪些台將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