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奧運,你知道嗎?】所有優秀的運動員都很迷信嗎?

·Journaliste Yahoo Actualités
·7 分鐘 (閱讀時間)

自從人類進入競爭的時代,體育和迷信便齊頭並進。但運動員們為何會對求取運氣的儀式上癮,又對此有多執迷呢?跟隨我們,一起來趟符咒與幸運內衣之旅吧。

有些運動員到死都穿著同一條內褲。有些則寧可斷一條腿也不願以錯誤的順序穿上鞋子。有些喜歡戴幸運符、有些擔心穿反襪子、有些對顏色有所迷戀堅持,有些則著迷於數字八。每一個對菁英競技運動感興趣,甚至只是稍微感興趣的人,都能發現頂尖體育運動員為了求取好運,總會進行一些小儀式。您會發現,其中某些運動員在這個領域中也很有成就。我指的是,專家那般的造詣!

例如,冰球運動員、匹茲堡企鵝隊 (NHL) 的中鋒希尼·克羅斯比 (Sydney Crosby),從來不肯在比賽當日打電話給自己的母親。他只打過一次,結果在隨後的比賽中掉了兩顆牙。此外,當球隊不得不搭乘巴士旅行時,他會在他們開過鐵軌時,抬起自己的腳。傳奇足球教練吉歐瓦尼·特拉帕托尼 (Giovanni Trapattoni) 除非完成他在球場上灑下大量聖水的儀式,否則絕不肯開始進行比賽。前曼聯隊長里奧·費迪南 (Rio Ferdinand) 自己也承認,自己篤信一連串的儀式。在踏入球場前,他總會先跳過邊線,並且在比賽當日絕不穿內衣。他在切爾西足球俱樂部 (Chelsea) 的對手約翰·泰瑞 (John Terry) 超過 12 年未更換其護脛。

這些是單一案例嗎?身為巴黎高等師範學院 (ENS Rennes) 研究人員且針對該議題與人合著有趣研究* 的運動心理學家 Manon Eluère 認為並非如此。她證實道:「事實上,優秀運動員的迷信程度確實高於平均人。此外,1980 年代至 1990 年代進行的研究表明,迷信儀式的數量隨著競爭水準的提升而有所增加。」 這是源於對體育運動無法降低的不可預測性之外求的依賴。運動員訴諸儀式的傾向,可以解釋為他們需要控制這種不確定和焦慮,或甚至是危險的情況。職業體育項目對運動員在這方面的追求甚至更為強烈,因為隨著等級的提升,風險也在增加。儘管勝利主要取決於個人內在品質和技能,但比賽中總是有一些無法控制卻希望能有所掌握的隨機性元素。

在對此造極的追求上,有一位運動員是教科書式典範,即拉斐爾·納達爾 (Rafael Nadal)。這位無可爭議的網球球場之王,其在每場比賽中都會堅守自己的規矩之作風,簡直與他強大的正手拍一樣知名。每次發球前,他都會有條不紊地梳理頭髮、檢查襪子的高度,把兩個水瓶「放在 『其』腳邊,從『其』椅子前面排到『其』左邊,斜對著球場」,一如他本人所描述的這樣。一絲不苟。甚至是他發球前彈球的次數亦是如此。而心理學家對此進行了解釋:「如果納達爾 (Nadal) 將球彈起了 16 次而非 15 次,這並不一定是基於迷信。而更像是演出前的某種慣例。這一切的主要目的是讓他能更加專注,儘管這顯然看起來有點古怪。」

MONTREAL, QC - AUGUST 07:  Rafael Nadal of Spain adjusts his water bottles during stoppage in his match against Daniel Evans of Great Britain on day 6 of the Rogers Cup at IGA Stadium on August 7, 2019 in Montreal, Quebec, Canada.  (Photo by Minas Panagiotakis/Getty Images)
拉斐爾·納達爾 (Rafael Nadal) 的水瓶儀式在每個層面上皆已成為傳奇經典。(照片取自 Minas Panagiotakis/Getty Images)

權宜妥協的模式

Mallorcan 100% 同意這種解釋。在贊助他的保險公司 MAPFRE 去年發布的一段影片中,這位網球之王解釋道:「人類需要慣例,需要重複同樣的事情、動作所帶來的安全感。我在處理我認為非常重要的事情上都非常有條理秩序。每次網球比賽前,我都會進行同樣地慣例。且我每天都盡可能準確地重複著這項慣例。這種明白一切都很順利、很正常,或者我盡可能讓一切保持順暢如昔的感覺,能為我帶來信心和心境上的平靜。」 在 20 次大滿貫勝利 (包括 13 次法國網球公開賽) 之後,他的成功祕訣似乎非常有效 (即使表面上看來,將水瓶與椅子垂直排列和保持專注,兩者間似乎並沒有多少聯繫)。

某些儀式已載入史冊,成為迷信的經典 (比如,先穿右腳的襪子再穿左腳的襪子、戴上幸運符等等) 並且在更個人的層面上發揮作用,有趣的是,教育可能也會在這類儀式慣例中發揮重要作用。Manon Eluère 在研究女子排球隊隊員時得出了這項結論。「在這部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無疑是一名巴西球員的儀式。紅色對這位球員具有特殊的影響力。她從小便有著這樣的信念。她小時候每次打嗝,她的母親就會給她一根紅色的繩子。她會用手指摩擦這根繩子,並將之黏在額頭上,以治療打嗝。從那時起,這個顏色便一直對她有著某種影響力,而在每一次賽季開始時,她都會囤積起紅色的胸罩、內褲和護身符。她對其力量深信不疑。對她而言,這是一種毫無疑問的信念。」

帶來厄運的頭帶

這位心理學家得出的另一個結論是,運動員的國籍在他們看待迷信的方式上,也起著重要的作用。「我們研究的球員,和他們對迷信的立場之間的文化聯繫非常緊密。在法國女性球員和她們所遵循的儀式間,存在一定的距離。她們會注意到自己的行為並不完全理性,並傾向於認為這是一件有趣的事。」 而她們的美國同儕,則顯然沒有這種理性的想法。「她們拒絕將自己的儀式視為某種迷信。對她們而言,只有努力付出才會有良好的結果,而運氣則很難說。因此,在她們看來,一切都與建立一種心理慣例的基本需求有關。她們確實沒領會到自己某些習慣的非理性本質。例如,其中一名球員告訴我,她比賽時總是會戴著同一條頭帶。某天,她戴了一條不同的頭帶,比賽就失利了。此後,她再也沒有戴過那條頭帶。但她還是堅稱自己並不迷信。」

Manon Eluère 解釋道:「這種在美國球員中十分普遍的否認行為,也可以用迷信儀式和賽前慣例間的界線進行解釋。一般公眾似乎不容易受到這種類型的混淆。」根據 CSA 在 2014 年所進行的一項調查研究,23% 的法國人承認自己迷信。而對這種現象加以思考,並不一定就能讓你對其免疫。這位心理學家承認:「當我自己打排球時,我也有自己的一些小儀式,而這些儀式性習慣,至今我還是每天都會做。比如,我總是先穿右腳的襪子,再穿左腳,而如果我忘了,我一點也不介意解開鞋帶,重穿一次。老實說,做這項研究其實鞏固了我自己的習慣,我甚至還養成了新的習慣。」 從那個習慣到閱讀這篇文章,並決定每天穿同樣的內衣,只不過是一小步而已。

*「迷信、文化和體育,在信仰和合理化之間。法國職業女子排球球員的探索性案例研究 (Superstitions, cultures and sports, between beliefs and rationalizations. The exploratory case study of a team of professional women volleyball players in France)」,於《社會心理研究手册 (Les Cahiers Internationaux de Psychologie Sociale)》2017/1(第 113 期)發表

  【延伸閱讀】 

👉【關於奧運,你知道嗎?】一窺冠軍的大腦

👉【關於奧運,你知道嗎?】比賽前的性行為是否能提升運動表現?

奧運相關影音

免責聲明

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