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奧運,你知道嗎?】游泳和八字鬍間的秘密

·Journaliste Yahoo Actualités
·9 分鐘 (閱讀時間)

在 1972 年慕尼黑奧運橫掃七面金牌的美國游泳運動員馬克•斯皮茨 (Mark Spitz) 讓八字鬍一度蔚為流行,但此後鬍子卻不再見於泳壇中。總之,這位美國人認為八字鬍是奠定自己傳奇地位的一大功臣。那麼,這究竟是傳說故事,還是金羊毛的神話已經過時了呢?

七場賽事、七枚金牌、七項世界紀錄。這是 1972 年馬克•斯皮茨在慕尼黑奧運上的歷史性壯舉 (直到 36 年後的北京奧運上,該紀錄才由另一名泳壇傳奇人物麥可•費爾普斯 (Michael Phelps) 所打破)。雖然光是他雙腿的力量和高超的技術就能使他成為奧運泳壇傳奇,但還有另一項因素讓他在泳壇與眾不同:他的八字鬍。

他的身體剃得清潔溜溜,再加上自 200 公尺蝶式決賽起,他在慕尼黑奧運賽事全都穿著迷你泳褲,那對黑色八字鬍更顯得特別突出。結果是:當代最了不起的紀錄 (2’00’’70) 和他脖子上令人景仰的第一面金牌。隨後,他又獲得了六面金牌,打破了世界紀錄。這也因此讓俄羅斯游泳隊的教練在比賽開始前一天,便對這位加州游泳健將格外留心。在訓練期間,馬克·斯皮茨受到了所有教練的仔細審視,其中一位教練的問題令他備感驚訝:「我注意到你留著八字鬍。你打算剃掉嗎?你不怕鬍子會讓你速度變慢嗎?」

Mark Spitz - Seven golds - Munich 1972 Olympic Games

斯皮茨致勝秘方

這位美國人給了俄羅斯代表隊教練一些建議,一如 數十年後,他在國際奧委會網站上解釋的那樣:「我不知道是從哪來的靈感,但我捋了捋鬍子說:『八字鬍可以不讓水流進我嘴裡,這樣在比賽過程中,我便能保持在更低的位置,身體也更加輕盈。而且,也不太可能會喝到水。這讓我能游得更快。』」 隔年,俄羅斯男子代表隊的所有隊員便都留起了八字鬍。傳奇就此誕生。

然而,五十年過去了,你卻再也看不到泳池賽場中留著神祕八字鬍的游泳選手了。難道斯皮茨的致勝秘訣像 70 年代的花冠與福米卡 (Formica) 流理臺面那樣過時了嗎?還是因為斯皮茨的成功把八字鬍在流體力學上的優勢放大了?要獲得答案,就問問專家的說法吧。任職於魯昂大學 (University of Rouen) 運動科學學院的盧多維克·塞弗特 (Ludovic Seifert) 教授,與志向遠大的 NePTUNE 計畫合作,目標是提高法國游泳選手在 2024 年巴黎奧運上的表現。可以肯定的是,他對流體力學 (簡言之,即是簡化水在物體上的流動) 絕對有極佳的見解。「這可以減輕水中阻止前進的各種來源,即空氣阻力、波浪和流動阻力,」這位研究人員解釋道。

鯊魚、海豚和蘭尼·克拉維茨 (Lenny Kravitz)

八字鬍與水之間的物理對抗還有待觀察。它究竟是游泳的煞車器,還是加速器?對塞弗特教授而言,八字鬍的作用實在微不足道:「說實話,我認為鬍子產生不了多大的作用,不論是助力或阻力皆然,」他表示。「當然,除非毛髮奇濃無比才可能造成影響。例如,如果你讓全盛時期的蘭尼·克拉維茨 (Lenny Kravitz) 在水中游泳,幾乎可以確定的是,他的頭髮會在水中產生巨大的阻力。所有的游泳選手比賽時都會戴泳帽或留短髮,這絕非巧合。至於八字鬍,影響的可能性極小。流體力學專家應該能解釋得比我更清楚。」 幸運的是,我們身旁便有這麼一位專家。

Rémi Carmignani 也參與了 NePTUNE 計畫。這位對奧運游泳選手的高超技能、雷諾數 (也就是人們熟知的:以將黏度效應與慣性效應比較) 和福祿數 (將波浪的速度與物體的速度相比較) 的知識皆瞭解透徹的研究人員,在思考八字鬍對泳速造成的影響時,推敲其中的可能性。「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對此進行過研究,但我傾向認為它會帶來負面影響或者毫無影響。如果它具有正面影響,那麼每個游泳選手全都留起鬍子了。」他淡化了鬍子在馬克•斯皮茨案例中的重要性。「他是一名短泳選手,所以我認為他並不是靠頭部贏得比賽的。比方說,研究一下 100 公尺自由式全球前十名游泳選手的平均速度變化,你就會發現 1976 年泳鏡的引入,並未對泳速產生重大的影響。」

我們在另一個實驗室也得到了同樣的說法,普瓦提埃大學 (University of Poitiers) 生物力學研究教授馬賽厄斯·薩姆森 (Mathias Samson) 正在參與一項與游泳相關的重大研究 (D-Day 計畫)。「泳池環境是一種相當低黏度的介質,摩擦力較低,只佔幾個百分點。因此,如果八字鬍真對泳速有什麼影響,作用也微乎其微。」這名研究人員對同行的說法相當認同。話雖如此,但對此他也做出了 (很小的) 讓步:「當水從鼻子流到嘴裡時,八字鬍確實可能會產生輕微的影響。特別是在蝶式賽事中,當馬克·斯皮茨浮出水面,他的八字鬍或許在他吸氣時,為他提供了某種保護作用。盡信書不如無書。如果他是這麼說的,那麼或許他真的這樣認為。」

他的頭...和他的腿

不出所料,馬賽厄斯·薩姆森 (Mathias Samson) 認為這位美國游泳運動員在 1972 年的壯舉,預示著一個新時代的到來。「斯皮茨是泳壇歷史的一個轉折點。這項運動在 1960 年代和 1970 年代有了顯著的發展,特別是隨著運動生理學的出現而有所提升。斯皮茨是該職業時代的先驅。他終日努力鍛鍊體力,那個年代並不是所有的游泳選手都會那樣頻繁地進行重訓。因此,他成為第一位在 52 秒內游完 100 公尺的選手,便一點也不足為奇了。在 1968 年奧運前,該項目最佳的成績是 53 秒左右。斯皮茨在單次奧運就以一秒多的優勢破了這項紀錄。」 不論有沒有八字鬍,成績就是擺在那裡。

然而,Rémi Carmigniani 可不願低估毛髮因素。「毛髮對游泳很重要,但我們很難判定它的影響效果。我們可以把它拆解成一個簡單的物理問題:平滑和粗糙,哪個比較好?在本質上,兩者策略各有不同,但有時可能會產生同樣的結果。例如,鯊魚粗糙的肌膚具有流體力學的效益,但海豚光滑油亮的肌膚也同樣如此。我們可以在划船等運動中找到這種二分法,不同的學說各有一番道理。有些選手傾向使用最光滑的船,有些選手則會在賽前拿玻璃纖維放在船殼,加以磨擦。那麼,誰做的才對呢?答案並不明確。」 這位同時也是游者的研究人員,做出自己的選擇:「對我個人而言,我刮鬍子是因為我覺得光滑的肌膚對泳速比較有益。但或許,這只是我的想像而已。」

如果我們將研究重點擴大到其他泳式,或許便能挑戰這一觀點。「也許有些人習慣身上有多一點毛髮。就像蛙式,你必須讓腿『黏』在水裡,才能正確地做出剪刀腿的動作。在這種情況下,太光滑的肌膚可能會適得其反。」 深思一番後,這位研究人員又想到了一個新的問題:「我們甚至可以反思,有沒有最佳的刮鬍方式。」 這是個巧妙的問題,就八字鬍而言,這可能需要更多專業知識才能回答。以下,我們聽聽凱文·維拉 (Kevin Vela) 的說法吧。

像達利 (Dali) 一樣

你可能完全沒聽過這個名字,但說到鬍子,這位 28 歲的糕點師有著近乎完美的成就。他是 2019 年法國「英式鬍子」類別的冠軍,並在前一屆在比利時舉辦的世界鬍子錦標賽 (World Beard and Mustache Championships) 中榮獲第七名。這可是四年辛勤努力的成果。「秘訣就在於耐心,」這位佩皮尼昂 (Perpignan) 本地人如此解釋。雖然凱文·維拉不確定留鬍子有什麼好處,但他確實在蓄鬍一事有著獨到的見解:「我會梳理修剪,並使用 100% 天然護理油和護理膏照護鬍子。關鍵在於盡可能地呵護,別使用吹風機或任何刺激性產品,因為毛髮非常脆弱,很容易斷裂或脫落。」 在細心照料之下,他打造出讓若澤·博韋 (José Bové) 這名大叔變成小鮮肉的鬍子,而這也是社會地位的一項重要資產。

「蓄鬍是一種宣示身分的方式,」我們的英式鬍子冠軍如是說。其他人休想忽略你的存在,你會吸引眾人的目光,而最後你會發現,它確實是社交上的一大優勢。在某種程度上,八字鬍是一種向他人敞開心胸的方式。 也是一種很棒的時尚裝飾:「可以任意搭配情緒或服裝。我可以決定當天的鬍子要走達利 (Dali) 風格、匈牙利風,或是帝國風格,」這名專家表示。無論你是業餘或專業游泳選手,都請千萬注意——如果你無法在蝶式競賽中取勝,秀出漂亮的鬍子也是一種從人群中脫穎而出的好方法。這也同樣價值千金。

凱文·維拉 (Kevin Vela) 展現傲人美鬍。
凱文·維拉 (Kevin Vela) 展現傲人美鬍。

  【延伸閱讀】 

👉【關於奧運,你知道嗎?】比賽前的性行為是否能提升運動表現?

👉【關於奧運,你知道嗎?】奧運選手靠的是先天優勢還是後天苦練?

奧運相關影音

免責聲明

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