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專欄】王牌投手不需第三球種?檢視Kevin Gausman今年的起與落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在評論年輕投手時,我們常聽到球評或球探談到第三球種的重要性。以理論來說,一位平均之上的先發投手通常要有速球、一個主要變化球和第二個用來混淆打者的變化球。舉例來說,現今的先發右投,基本上會有速球、滑球或曲球,以及一顆用來防範左打的變速球。

San Francisco Giants pitcher Kevin Gausman works in the first inning of a baseball game against the Atlanta Braves Friday, Aug. 27, 2021, in Atlanta. (AP Photo/John Bazemore)
Kevin Gausman。(AP Photo/John Bazemore)

然而近年來,我們看到包括Tyler Glasnow、Lucas Giolito和Lance McCullers等投手,藉由速球與一種主要變化球的搭配,主宰各隊打者。我們也看到有些投手,如舊金山巨人隊王牌Kevin Gausman,則是過去兩、三年大幅改變投球策略,從原本的中後段先發,成為了可以獨當一面的強投。

不過,Gausman在這一兩個月的表現卻陷入了瓶頸,此時,一個長年圍繞Gausman的問題再次浮現:Kevin Gausman真的不用第三球種嗎?難道一位先發投手必須要有三個球種以上才能夠成為貨真價實的王牌嗎?

在那之前,我們先了解Gausman的配球策略。《運動員報》進階數據專家Eno Sarris在日前撰寫了分析文章,探討了Gausman今年強勢的表現以及七月後每況愈下的情況。在文中,Sarris透露根據Statcast的統計,Gausman目前速球(51.7%)和指叉球(35.8%)的總使用量高達87.5%。換句話說,截至八月三十日為止,Gausman所投出的球中,有八分之七是速球或是指叉球。因此打者往往會鎖定兩者其一攻擊。

但是就如數據顯示,Gausman偶爾還是會使用其他球種,就是老東家金鶯隊曾經試圖加強且增多的變速球和滑球。其中,Gausman偶爾會用變速球搶好球數,而如果能夠和速球形成共軌效應(tunneling),打者即使知道Gausman有八分之七的機會投速球或指叉球,仍舊要擔心變速球突襲。

此外,由於Gausman現在的指叉球,兼具優異的控球、球速與位移,不僅可以拿來當作好球帶下緣的引誘球,即便是投到好球帶內也能夠造成打者揮空。Gausman這犀利的指叉球,擁有全大聯盟第六的好球判決率(2.6%)與第二的揮空率(8.9%)。這顆指叉球在Statcast的統計中,共替巨人守下了22分,不僅是在同球種居首,也成為全MLB累計價值第三的球種。利用數據模型Pitch+以測量投手球種能力的專家Max Bay,則是把Gausman的指叉球評為大聯盟第二,只落後給日籍二刀流大谷翔平,

那麼為什麼Gausman這七月中前後的表現,會如此判若兩人呢?從統計的角度來看,在美國時間七月十一日後防禦率只有1.42的Gausman遲早會「校正回歸」。當然,Gausman在這時間點前後的成績,的確也有明顯的差距。在七月十一日對決華盛頓國民隊後,Gausman的防禦率和不考量場內擊球與守備機會的FIP(投手獨立防禦率)低達1.73與2.56,三振率與保送率則是30.5%和6.9%。然而從七月十九日對上洛杉磯道奇隊之後,Gausman的防禦率跟FIP高達4.82以及4.13,三振率與保送率分別是24.6%與9.1%。

我們再來看Gausman這兩個時期的進階數據,七月十一日比賽完後,打者對Gausman的預期打擊率是0.198;在那之後,打者的預期打擊率攀升至0.277。強勁擊球率(擊球初速95英哩以上的比率),則是從37%上升到46%。平均擊球初速也從87英哩上竄至89英哩。

在文中,Sarris發現Gausman在這些表現較差的比賽中,出現了速球「上揚」效果下降,而這樣的結果,就是造成習慣將速球控制在好球帶上端的Gausman,在投出九宮格1、2、3位置時,較難迷惑打者的判斷,進而造成速球的揮空率下滑(14.3%→12.4%)。甚至,Gausman的速球分布,也相較於本季前期,更集中在好球帶中間的高度,這也因此讓打者對Gausman速球的預期打擊率,從0.248暴漲至0.323。而當最主要的球種速球出狀況時,指叉球的威脅也連帶受到影響。

之所以會造成這個現象,巨人隊投手教練J.P. Martinez在接受《運動員報》訪問時表示Gausman出手時身體正面能否完全和球的方向呈現垂直是一大關鍵。當Gausman出手時的身體重心出現些微的偏移時,他的控球就會變差,球質也會下滑。Sarris也在文中提到:在Gausman近幾場表現不佳時,右手臂放球點水平方向的距離比之前短了約莫二到三英吋。雖然差距看起來不大,但在棒球這每個環節都錙銖必較的運動,即使是最微小的差距也可能會造成巨大的變化。

但對巨人隊和Gausman來說,目前的配球策略仍然是非常成功,畢竟日前的問題主要是動作有了細微偏差導致結果不佳,而非略嫌單調的配球。Gausman受訪時則表示巨人隊在去年就告訴他要嘗試多使用速球和指叉球,而這也讓他在多年之後,總算有了顯著的進步。

Martinez受訪時說:「我們(巨人隊)的行為就像是證券經紀人一樣,把球種看做股票,然後在這五個股票中挑選其中的三個強勢股後,把錢全部投資在這些。Gausman過去的球隊和教練,總是想要提升滑球的戰力和使用量。但是我們認為既然他已經有兩個高品質的球路(速球與指叉球),那麼就不需要那麼著重在提高滑球使用量身上。」不過,Martinez也強調這並不是叫Gausman只用兩種招牌球種,而是大量使用之餘,仍然要偶爾搭配一下次要球種,儘管這些球種的使用量極為稀少。

但說到底,Gausman以及其他雙球種強投的例子,有改變「優秀先發投手必須至少有三個球種」的觀念嗎?如果從歷史來看,像Gausman這樣只靠兩個球種就可以主宰打者的例子,幾乎是微乎其微。所以就樣本來看,大部分的前段先發,還是需要三種可以實戰運用且有宰制力的球種比較妥當。

然而另一方面,Gausman的確是球團運用進階數據巨大化球員優勢,進而讓球員發揮更大潛能的成功案例。毫無疑問地,這樣幾乎只投速球與快速指叉球的策略,的確讓Gausman終於展現了王牌的架勢,而這也成為巨人隊能夠戰績突飛猛進的關鍵之一。至於這是不是大聯盟投手養成接下來的趨勢,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

◤🌞開學季運動用品買起來🌞◢

👉UA 全館新品3折起 結帳再9折

👉NIKE聯合運動5折起,結帳84折

👉adidas 外套長袖出清優惠2件66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