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觀戰札記:中場失能、前場失速 阿根廷路險峻

阿根廷去年奪得美洲盃冠軍,帶著36場不敗紀錄來到卡達,首戰卻以1比2不敵過去幾度亮相都扮演送分童子的沙烏地阿拉伯,吞下隊史對亞洲球隊首敗。筆者雖因為對阿根廷後防有疑慮從未認為藍白軍團是如各界預測奪冠熱門,但如此結果也出乎意料。中場失能、前場失速,以及對手太出色,是潘帕斯雄鷹折翼原因。

沙烏地阿拉伯防守上的紀律相當優秀,除了單箭頭外其餘9名球員始終保持適當距離和專注,後衛線在阿根廷試圖打身後空間時也總能快速前推,讓對方在進到前1/3區域前就落入越位陷阱,一戰封神的守門員Mohammed Al-Owais優異發揮更不待言。

阿根廷上半場7次越位已超過上屆整屆總和,這當然也有科技介入因素,7次越位中大概有2次,若是循往例可能被認證有效進球,若是原本領先的阿根廷早早拉開比數差距,走勢會相當不同。不過,他們所取得領先的十二碼也是來自科技介入,而且如果也以常見吹判尺度,很可能根本沒機會走上罰球點。

中場與締造36連不敗期間最大差別,是左路具備組織能力的Giovani Lo Celso因傷未能前來卡達。Lo Celso的先發空缺由Alejandro Gómez遞補,他非常努力前插,幾乎接近翼鋒功能,但似乎與其他前場球員想法始終無法一致,關鍵傳球、過人次數都掛零,直到第59分鐘被換下場後,阿根廷接近癱瘓的左路才有起色。

自廢左路也影響中場中路主責防守兼攻守轉換樞紐的Leandro Paredes,他此役出球相當優柔寡斷,一旦與偏右路、也有組織能力的搭檔Rodrigo De Paul聯繫被切斷,就只能選擇回傳,或是最拿手長傳找對方身後空間,但長傳在對方出色造越位戰術下失去作用。

這其實也非Leandro Paredes個人責任,阿根廷4-4-2陣式由於Ángel Di María實際上是偏右翼的前場自由人,加上Alejandro Gómez經常與中場中路距離過遠,球隊由實際上向4-3-3發揮,變成孱弱後防不足以支撐的4-2-4,Paredes光覆蓋防守和屏障中後衛幾乎已經花光所有精力,比賽後半段Lionel Messi不時要回撤來協助控球與過度,也可見此問題嚴重。

此役阿根廷短傳幾乎只有在自家半場才能成功,要往前就只能中長距離傳球,這固然與教練Lionel Scaloni風格與沙烏地阿拉伯優異防守有關,也與球員在前場缺乏有效跑動有關,Messi、Di María都年事已高,平均跑動速度、衝刺速度都是下風,許多時間都是球員位置站死了、防守已經跟上了,當然短傳滲透動不起來,這也是他們多半只能用中、長傳找對方身後原因之一。

贏球,所有問題都有答案;輸球,所有答案都有問題。阿根廷挾美洲冠軍、世界盃美洲資格賽第2不敗之姿,6月1日又在冠中之冠(Finalísima,南美冠軍vs.歐洲冠軍)3比0完勝義大利,錯誤安全感與自信如同法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引以為傲的馬奇諾防線,正面難以攻破,迂迴由後方一捅就穿。

擊敗義大利後,阿根廷安排友誼賽暖身,對象分別是愛沙尼亞、宏都拉斯、牙買加、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強度不足且都是3球以上完勝,使其難以發現問題,與Lo Celso缺陣後帶來的空洞。首戰對曾在2002年0比8輸德國、2018年0比5輸地主俄羅斯的沙烏地阿拉伯,過於輕敵的心理因素可能也存在,等到身處落後,已經弛難再張。

首戰失利就喪志還太早,但阿根廷確實前路險峻。1990年他們也是小組第1輪就0比1敗給喀麥隆,同樣殺入決賽,因此若能盡快調整,以其底蘊與相對較佳分組籤運,出線機率還是很高。但要奪冠可能必須向2010年西班牙看齊,首戰吞敗後立刻提升狀態到宛如脫胎換骨,才有機會問鼎。

不過,史上首戰落敗還能掄元也只有西班牙,而且其堅持風格做法是因傳控技術相對當時有明顯優勢,但阿根廷除Messi個人能力並無特長,且Messi單場能發動毀滅性攻擊次數也明顯不如全盛期,都為他最後一舞夢想捧盃增加難度。

更多TSNA精彩報導
陳傑憲快當爸辦派對猜寶寶性別 總教練林岳平也來了
多人反對他接下中信兄弟到2連霸!辜仲諒感動 透露有大事要發生
呂彥青封王關門影片看了100多次 佛斯特想到就起雞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