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染疫的 800m 田徑選手 Hakala:「我還有一段路要走,但確實在進步著。」

·3 分鐘 (閱讀時間)

Natalie Hakala 是一位 800 公尺田徑選手,從去年染疫 7 月至今,她還在慢慢恢復中

(圖片來源:Runner’s World)


Natalie Hakala 在 2020 年 7 月染上新冠肺炎(COVID-19)之前,她是一位 800 公尺跑進 2 分 17 秒的田徑選手。而她是所謂的 “long-hauler”,也就是那些症狀持續幾週甚至幾個月的人。


現在 23 歲的她,過去是一位學生運動員,去年她還在就讀 D2* 的美國康考迪亞大學。2020 年 3 月,由於疫情學校關閉,於是她回到家鄉奧勒岡的尤金,展開最後一個學期。


*NCAA 美國國家大學體育協會,是美國競技水準最高的比賽層級,也擁有最多的資源與獎學金,分為三級 D1、D2、D3。D1 與 D2 的學校可以向被錄取的學生提供體育類獎學金,而 D3 的學校則沒有這個資格。


7 月初,她畢了業,和 5 個大學好友在距離家鄉車程 1 小時的地方,進行慶祝畢業的露營之旅,結果卻因此染上了新冠肺炎。這一行人確診的有 5 人。其中,只有 Hakala 長時間受疫情症狀所苦。


7 月 5 日,她喪失味覺與嗅覺,接著開始發高燒,並被隔離起來。當她終於不再具有傳染力,並且退燒之後,她試著跑一小段路,結果跑不到 100 公尺便停下來,因為她感到胸口緊縮、心跳加速。


8 月 16 日,Hakala 醒來時覺得胸口異常地痛,她叫醒了母親,最後被送去了急診室。一般人的血氧濃度正常值為 95~100%,而 Hakala 當時只有 79%,還被診斷出有「肋軟骨發炎」(costochondritis) 、「心包炎」(Pericarditis),以及「胸膜炎」(Pleurisy)。


住院幾週後,她的病情才開始好轉。對她來說,跑步或任何形式的運動,是一件遙遠的事情,但身為跑者的經歷,反而幫助她面對這一切。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Hakala 說,她以為是自己愛上跑步的,後來才發現,是因為擁有這些一起跑步的好朋友們

(出處:Natalie Hakal 的 IG)


「我想這是非常緩慢且讓人有些沮喪的事,」不過她接著說道,「但這跟跑步訓練很像,你歷經幾個月的訓練,就為了推進個人紀錄 1 秒鐘。」


Hakala 會進行深呼吸練習,她知道休息是她最好的朋友,「我習慣於正確地做一些小事情,並專注在我能控制的事情。現在我想做同樣的事情。」


對於這趟不幸的露營之旅,她呼籲大家,不要認為這件事不會發生在你身上,或是認為自己的朋友絕對不會染疫。「我們可以採取更多預防措施,認真看待病毒這件事。」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Hakal 的母親 Christy Clemens Hakala 呼籲大家,要認真看到新冠肺炎這件事

(出處:Christy Clemens Hakala)


10 個月後的今天,Hakala 還沒有完全康復。過去能用 5 分速輕鬆跑步的她,現在每公里 6:15 的配速,最多只能維持 15 分鐘。不過,她仍以跑者的精神努力著。

「我現在還有一段路要走,但我確實在進步著。」


參考資料:Runner’s WorldWINK News

*人物故事,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