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醫學院生 Sam Grewe 奪帕奧跳高金牌 用比賽改變了許多身障者的人生!

·4 分鐘 (閱讀時間)

備戰帕奧對於任何運動員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這位來自美國的選手 Sam Grewe 更是將難度提高到了另一個檔次,這位跳高 T63 級金牌得主,同時他還是一位醫學院新鮮人。

圖/Sam Grewe IG

在跳高 T63 級的決賽中,在他跳出 1.88 米前兩次試跳均失敗,而他面對的是上一屆里約帕奧金牌得主 Mariyappan Thangavelu ,如果 Grewe 沒能成功跳出超越他的成績,那將會再次重演里約帕奧的劇情,輸給 Thangavelu 奪得銀牌。

當天東京會場下起了大雨, Grewe 能做的就是控制自己可控的,他說:

我清楚的記得我站在起跑線上抬頭看著資訊板,然後看到了我的名子在第二名的位置,
而我知道我在這一跳時我就要清除它,因為我還沒有準備好再次帶著銀牌離開

圖/Eugene Hoshiko

而他不負眾望,在這一跳中跳出了 1.88 米,贏得了金牌,這成績距離他在上次世錦賽上創下的世界紀錄 1.90 米僅差 0.02 米,隨後他挑戰了他的世界紀錄,然而因為天氣、設備出現狀況,最終沒能改寫紀錄,但仍是讓觀眾們看到了一場激勵人心的比賽。

圖/Team USA


順利拿下金牌,但對於 23 歲的 Grewe 挑戰卻還沒結束。

Grewe 在帕奧開幕的一個月前順利進入了密西根大學醫學院,希望能夠成為一名他還是病人時從未見過的醫生,一名「身障醫生」。他出征帕奧的時間,也並未停下學業,他告訴 Olympic Information Service :「我每天在這裡都要學習 6 個小時,老實說這對我很有幫助,這些學習負擔反而能讓我更專注於比賽,讓我遠離其他的事情。」

圖/Sam Grewe IG

而會想成為醫生,其實是源自於他小時候的經歷,Grewe 在 13 歲時被診斷出患有骨肉瘤,當時醫生建議他切除腫瘤,可以保全右腿,但他將與運動終身無緣,於是他毅然決然的決定截肢,為了以後還能夠運動,他認為自己當時做了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

Grewe 談起這件事時說到:「我有一個很好的醫療支援,裡面有厲害的醫生與護理師,然而他們都沒有殘疾,當我失去腿時,我發現我有點迷失了自己,但他們卻無法為我指引任何的方向。」待在醫院兩年,看到身障人士在醫學界沒有足夠的代表者,這也驅使著 Grewe 成為一名醫生。


儘管有強大動力驅使,但也曾找不到方向過。

我想成為一名醫生,教導孩子們適應性體育活動,幫助他們能夠理解身心障礙的機會,

但不知道該從何下手,因此我曾經感到非常灰心。


不過,Grewe 表示他已經開始找到了方向,並且提到了他在來參加比賽路上的一個經歷。

圖/Sam Grewe Twitter

「當時我剛下公車,走在前往賽道的路上,一位當地的日本人遞給了我一張便條,上頭說到他兒子在 10 歲時也被診斷出與我相同的疾病,但在看到我的比賽後,他們對於截肢後的可能性與能力是多麼的令人難以置信,而他的兒子也做出了同樣的決定,現在他正在上中學並踢著足球。」

「我甚至還不是一名合格的醫師,很高興能夠扮演著這個角色,讓更多的人們參與適應性體育,讓更多人有著不同的可能。」但 Grewe 其實早就潛移默化了影響了許多人,包括了同樣也參加 T63 級別的 16 歲美國小將 Ezra Frech

圖/Ezra Frech IG

Ezra Frech 自出生時就沒有左膝與左腓骨,在兩歲時切除了腿部下半部分,在 Frech 12 歲那年看到電視上 Grewe 參加 2016 里約帕運跳高比賽,突然意識到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於是投入了跳高運動,更成為了美國帕運隊最年輕的隊員。

Frech :「Sam 對我來說就像是個哥哥,他就像我的家人。」Grewe 則表示 Frech 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給我,並發送他的跳躍技巧影片,也因為這樣兩人產生了更多的共鳴,最後 Grewe 成為了 Frech 的指導教練、身兼偶像與照顧者。

Grewe 對此說:「我認為有太多東西是醫生教科說中無法學到的,就像同情心、同理心、與患者一起工作時的方法之類的。」

圖/Sam Grewe IG

最後當被問及他未來的專業時, Grewe 還不忘自己開自己地獄梗(笑)

他說:「如果要我現在必須選擇一個的話,那麼我會選擇去做骨科手術,我覺得在那裡砍掉幾條腿只是業力。」雖然未來還很難說,但可以肯定的是 Sam Grewe 未來仍會持續運動,在場上發揮他的影響力。



責任編輯:Ian
新聞來源:thederrick、teamusa

*帕奧人物,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