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的跑步方法 才是不受傷害的智慧

RUNIROUND

實際上,科學家聲稱人類是天生的長跑健將,人體是專為這個目的而設計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有阿基里斯腱(achilles tendons)、弓形結構的足部、豐臀,以及頸背韌帶(以保持頭部在跑步時能穩定不動)。科學家還表示,以人體的結構設計來看,跑步應該以赤腳跑。穿鞋跑步只是打亂人體的結構機制。

在我讀到這些論述的幾個星期前,我才為自己買了一雙新的運動鞋。這家賣鞋的店還擺了一套高科技儀器為顧客評估跑步的步態。挑鞋的時候,一名男店員讓我試穿好幾款運動鞋,要我在跑步機上試踩,然後他拍下我在跑步機上的足部動作,再倒帶給我看。他分析我的步態就像八成的跑者一樣,是以腳跟先著地。這種步態會讓我的雙腳「內旋」(pronate),也就是說我每踩一步,足部就會變成旋前動作。要矯正這種步態,他建議我必須在跑鞋的一側添加支撐。


我感謝他提供這麼有用的建議,也依建議買了一雙穩定性更高的運動鞋。一星期後,我打破了自己半程馬拉松的紀錄。然而不幸的是,我的左小腿肌也輕微受傷。身為跑者,受傷如同家常便飯,因此我沒有大驚小怪。根據研究顯示,大約有百分之六十到八十的跑者一年至少會受傷一次,所以我算是非常幸運的,因為我過去從沒受過傷。我覺得輕微的肌肉拉傷應該很快就會痊癒。


然而,麥杜格不贊同這項觀點。他認為,跑者會這麼頻繁受傷,原因在於他們腳跟先著地,而且腳跟會先著地的肇因就是穿著具穩定性的運動鞋。這聽起來像是一個不合邏輯的說法。但是,依據麥杜格和哈佛大學科學家兩方的說法,要避免受傷的簡單解決之道就是:脫掉鞋子。他們認為人體已經是完美的跑步機器,而且是歷經數百萬年的測試和微調發展而來的。因此人類不需要運動鞋這樣的文明產物來輔助數千年來我們早已經達到極致的本能。


和大多數人一樣,起初我覺得這只是一項有趣的理論,若換到現實生活中,我怎麼可能光著腳丫四處跑,要是踩到碎玻璃或是狗大便,那該怎麼辦?不過隨後,我讀到一個引起我注意的訊息:有一位麥杜格在書中提到的重要科學家叫丹恩‧李柏曼(Daniel Liebermann),他從研究肯亞跑者中提出見解。


由於肯亞人從小到大都是打赤腳跑步,所以他們擁有截然不同的跑步方式。他們是前腳掌先著地,而不是後腳跟。這種跑法不僅能降低受傷的風險,還是一個更有效率的跑步方式。實際上,以腳跟先著地讓多數的歐美跑者每跨出一步,身體就像不斷在踩煞車一樣。難怪,我們總是跟不上肯亞人的步伐。

本文選自本文選自 臉譜出版《 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揭開地球上最善跑民族的奧祕 》一書 。 從小就熱愛跑步的亞德哈羅南德.芬恩,是著名跑步雜誌《跑者世界》(Runners World)的特約記者,多年來看著肯亞人從奧運到城市馬拉松,一路稱霸,也見識到全球世界級的跑步選手,只要到肯亞受訓幾個月就有驚人的突破。久未練跑且體態完全走樣的他,以挑戰當今最艱難的里瓦馬拉松賽為目標,踏上揭開地球最善跑民族的奧祕之旅。


◎書籍資訊: https://lihi1.com/LrSJz

◎延伸閱讀:慢慢綁著鞋帶 我想起了爸爸

◎ 更多運動資訊請見:慢跑俱樂部粉絲專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