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無緣的亞洲盃 與持續振奮地基層足球

鄭仲嵐
遠征土庫曼的中華男足雖未能帶回勝利,但16日返抵國門時,仍有大批球迷歡迎這群英雄歸來。看到球迷的熱情與溫暖,隊長陳柏良在感謝之餘,仍自責地說:「很抱歉輸了。」
遠征土庫曼的中華男足雖未能帶回勝利,但16日返抵國門時,仍有大批球迷歡迎這群英雄歸來。看到球迷的熱情與溫暖,隊長陳柏良在感謝之餘,仍自責地說:「很抱歉輸了。」

中華男足可惜了,在最後的關卡沒有能踢贏或踢平土庫曼,正式無緣2019年的亞洲盃,最後一場明年3月在新加坡的客場戰,也變得相對不重要。中華隊在賽前於卡達集訓,準備充足前往中亞的這個極權國家,也是遭受不少政治難題,比如賽前轉播的一波三折,土庫曼官方片面改動比賽場地,使得中華隊要再轉國內班機到別的城市,再轉巴士到更動後的場地,沿途折損不少調整時間與體力。

但值得鼓勵的是,中華小將在反應與進攻上還是出現了不少進步,包括李茂、陳威全等,面對國際賽事的成長是更多了,陳柏良的領導、與溫智豪、陳浩瑋的搭配,數度造成土庫曼不小的壓力。不過最終可惜的是,還是沒有更好的串連讓土庫曼後防失守,最後中華隊先是上半場丟了兩球,下半場靠著一顆12碼罰球,但還是1比2輸球無緣亞洲盃。

很多人會感嘆許多關鍵時刻,比如朱恩樂在面對土庫曼的門前起腳,如果角度能夠更好一點,或許中華隊也能多拿一分,或著什麼樣的狀況,我們可以表現更好。然而,台灣體育在各項賽事常常臨門缺一角的遺憾,似乎已經屢見不鮮,在當我們看到棒球亞冠賽的台韓戰,陳子豪在二三壘有人的時刻,滿球數放掉韓國投手的好球,而放棄正面對決的機會被三振,最後中華棒球隊一分惜敗。過往球迷都會提起的“細膩度”與“正面對決的勇氣”,似乎棒足兩方都有足跡。

只是,基本功還是每項運動的根本,中華男足總教練懷特依舊是對球隊滿懷信心,他的“台灣足球正在改變”,是一種心理上的啟發。而在基層培育上,中華U-19男足也暌違44年取得亞錦賽會內賽資格,也是重要的鼓舞。縱然這一次無緣亞洲盃,但是加強基層培育,加上歸化選手周定洋與沈子貴給予的正面化學效益,未來男足的前景還是很樂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