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規模西進潮

羅比特

12,這是2018年前往WCBA發展的台灣女籃球員人數,人數之多史無前例,應該也是難再超越。

出征亞運的中華隊名單中,除了包喜樂效力澳洲聯賽,剩下11名本土球員就有8人投身WCBA,只剩林育庭、鄭伊秀和黃鈴娟留在國內,包括彭詩晴、黃品蓁、吳盈潔、陳鈺君、黃英利、黃凡珊、王維琳和陳晏宇新球季都是在對岸發展,另外加上魏于淳、楊雅惠、林仙芳和劉希曄,幾乎都是國內4隊一線好手。

「西進」已是趨勢,就算下個賽季WCBA定改變,前8名球隊不能再登錄港澳台球員,仍難阻擋台灣好選手往外挑戰的企圖。

陳孟欣,104學年HBL新人后、106學年助攻后,雖只有164公分,但爆發力、破壞力俱佳,連日本前國家隊隊長大神雄子都稱讚;今年參加FIBA 3x3,她一次換手運球加上大拉桿的高級動作入選單日5大好球。

還記得,今年3月,陳孟欣率普門完成2連霸後,問她是否會想繼續打球,她肯定點頭,但說出的目標卻是放在WCBA。

當一位高中都還沒畢業的球員,都將目標放在WCBA,國內女籃的發展真的讓人擔心。

當然,樂觀來看,危機當然也是轉機,頂尖好手出走,代表其他球員有更多揮灑空間;在國外走一遭,對球員本身的提升也有幫助,彭詩晴和黃品蓁就是近期最佳例子。

最近剛好看「西進」前輩之一的姜鳳君聊到這波旅外狂潮,她2010年曾加入浙江稠州銀行女籃,今年黃凡珊挑戰WCBA,就曾和她探聽過不少消息。

姜鳳君直接說,到了完全不同的環境,場次多、隊伍多、強度又高,就是「用實力說話」。

「我和阿凡說,在台灣習慣在單一隊伍,對手也是這些,過去要在短的時間融入,適應教練、外援,她又是後衛,要去整合,還要表現自己,證明自己能力。」

WCBA從2002年開辦,國內西進的「始祖」從錢薇娟、鄭慧芸到姜鳳君,當時的環境和現在當然也有很大差異,就隊伍數來多,就從12隊拓展到上季的14隊,今年更增加到18隊。

WSBL隊伍數最多的第6季,也不過6隊,第7季開始只剩4隊,兩相對比差距顯而易見,更何況WCBA還有外援,球員平時就能和WNBA球星相處對抗,這也是WSBL沒得比的地方。

今年首度挑戰WCBA的「法拉利」陳晏宇說,去年本來就有機會西進,因時間太趕才沒成行,今年幾番思量後決定動身,「最大的原因是我自己也想到別的地方打球,看看不一樣的環境。」

她沒設定時程表,就是先去「試試看」。

同樣首度赴陸的「阿盜」吳盈潔,今年加盟山東隊,喊了好幾年的旅外夢實現,她坦言若是第一年結束還有其他球隊青睞,續留WCBA是優先選項。

人才大舉出走,對WSBL當然是打擊,但姜鳳君也認為,旅外後對選手適應、球技都有加分效果,「這對台灣籃球國際觀和球技,又提高到一個不同的層次。」

就今年中華隊成員來看,旅外兩名大將彭詩晴和黃品蓁的確是球隊兩大靈魂,或許真的能期待,這股西進潮能對未來中華隊帶來正向幫助。

其實,女籃幾年來「登陸」球員不少,但待著久的倒是沒幾個,目前旅外時間最長的是小「AI」彭詩晴,她從2014年挑戰WCBA,今年還兩度赴美訓練,或許也是現階段最靠近WNBA的台灣女將;再來是同在2015年赴陸的黃品蓁和楊雅惠,兩人都在今年換到第3支球隊。

今年12名旅外球員有8人是「第一次」,明年此時也能再來盤點,留下的還剩多少人。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