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卡達早早落後 觀眾大量離場

世界盃開幕戰觀眾席上出現大量空位。【AFP授權】
世界盃開幕戰觀眾席上出現大量空位。【AFP授權】

週日卡達等待已久的世界盃首戰以怯場的最糟結果結束後,球場數千空位訴說了令人哀傷的故事。

早在終場哨聲於這座由貝多因人帳棚啟發,外表壯觀的巴伊特體育場裡響起前,全場67372名觀眾裡的地主球迷就已經開始往出口前進。

在厄瓜多前鋒Enner Valencia於比賽進行大約半小時後以頭搥頂進他對這個明顯不如對手的世界盃主辦國的第2球後,離場人潮就開始出現。

隨著下半場進行,整座球場都可以看到大量虛席,這個一開始歡喜慶祝,充滿興奮樂觀知情的夜晚,最終在啜泣中結束。

在這座位於距離卡達首都杜哈50公里的豪爾的球場,悲哀的結局與開賽前數小時歡樂氣氛成為明顯對比。

數千名觀眾在廣闊的路薩爾火車站抵達,這個花費360億美元的地鐵線,是為了世界盃而特別興建。隨後觀眾搭上大隊巴士,前往他們旅程的最後一站。

現場保全人員顯得緊繃,知道全世界都在關注這個許多評論認為根本不該主辦世界盃的波斯灣國家。

一旦觀眾抵達這個壯觀的球場後,通往驗票閘門的路上羅列著駱駝與馬。

住在厄瓜多的厄瓜多人Carlos Alvear表示:「來到這裡感覺很特別,這是第1次在中東舉辦的世界盃,有歷史意義,而厄瓜多為了開幕戰而來。」

「老實說這都有點怪。這裡相當安靜,就算來到這裡的厄瓜多人比我原本以為的要多,但這些建築看起來空蕩蕩的。」

1名自稱名字是Abdallah的卡達球迷表示,這是令人興奮的時刻。

「這一刻我們等了12年了。」他說:「對此盛典我們非常有信心。我們相信自己的球隊,我們有野心但也很實際。」

他有信心對上這支南美洲球隊能獲勝,預測他的球隊會是分組第2名,前進下一輪,等待著他們的會是英格蘭。

「今天我們會贏,但我們會落後荷蘭名列第2,然後會對上英格蘭,我們會贏。」他笑著說。

來自英國城市諾維奇的球迷Danny則說,他打算「今天跟上風潮」支持卡達。

他來自北英格蘭謝菲爾德,自稱名字是Abdul的朋友,買了1面卡達國旗,在英格蘭球衣下穿著紅色上衣,要在卡達進球時露出來。

Danny在為了來訪的觀眾而設置的貨櫃箱住宿處住了2週,表示這跟他想像的不太相同。

開幕戰之外,數千名墨西哥與阿根廷球迷擠爆卡達市中心的濱海大道。

65歲的比利時人Leopold Fes表示,他難以接受最後一刻決定禁止在這個有著嚴格伊斯蘭規範的國家於球場販售酒精飲料。

「我不認為這會像其他世界盃。」他說:「沒有酒很奇怪,對很多人來說足球就是要配酒。」

【AFP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