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不會「放輕鬆」 造成肌肉持續緊繃

·5 分鐘 (閱讀時間)

為什麼肌肉持續緊繃


當我們想要移動時,腦部會發出訊息讓肌肉開啟收縮期。這是腦部唯一可以傳送給肌肉的訊息類型;它無法送出「放鬆」的訊息。當動作完成,腦部停止發送收縮的指令後,肌肉才自動地放鬆回到放鬆期的正常靜止長度。

如果腦部持續發送「收縮」的指令給肌肉,放鬆期就無法完整地發生,甚或完全沒有機會發生。放鬆的程度,取決於腦部發送收縮訊號的頻率。收縮指令愈常發出,放鬆期就愈少發生。當這訊號的頻率非常密集時,放鬆期完全不會發生,肌肉也會進入強直收縮(tetanic contraction)。


雖然這聽起來像是你想要避免的,但大部分骨骼肌的收縮確實是強直的;我們得要仰賴持續收縮來協調動作、維持平衡和姿勢。在意識主控的自主動作中,像是抬起一個沉重的箱子,強直收縮只會發生在你抬著箱子的那幾分鐘。一旦你將箱子放下,大腦不再命令肌肉收縮,放鬆期就可以發生。這一切是因為動作的控制發生在大腦的意識部分。


不過,如果我們一再重複相同的姿勢或動作,它會漸漸變得自動化,而我們也會慢慢地放掉對它的意識與自主控制。當我們太常重複一個姿勢或動作時,相關的肌肉將不會完成它的放鬆期。它們會繼續保持某種程度的殘餘張力,休息中的肌肉出現這種下意識的部分收縮,稱之為肌肉緊張(muscle tone ormuscle tonus)。


就如同大部分身體的其他部位,肌肉的張力也有高低不同的程度差異。當肌肉異常鬆弛時,稱為低張(hypotonic)。當肌肉異常緊繃,像某些神經性疾病會發生的狀況,稱之為高張(hypertonic)。對大多數人來說,常態往往介於兩者之間。


我們需要某種程度的靜止肌張力來維持平衡。肌肉中一點點的張力幫助我們更快速地移動,因為這樣的話,神經系統僅需傳送較少的訊號就可以執行動作。由於我們有習慣的姿勢與動作模式,因此在不同的肌肉裡都會形成程度不等的靜止肌張力。


我們在前一章裡得知,動作模式的創造和儲存發生在腦部。肌張力的程度同時取決於習得的動作模式(神經系統發送訊息使肌肉收縮),以及負責感知與維持肌肉長度的感覺運動回饋迴路(sensorimotor feedback loop)。


這個感覺運動回饋迴路,就是伽馬迴路(gamma loop,圖7),它由阿爾發(alpha)與伽馬運動神經元、感覺神經元、骨骼肌,和一種稱為肌梭(muscle spindle)的本體覺受器這五項所組成。


image





阿爾發運動神經元支配(以神經供應)骨骼肌,而伽馬運動神經元則是支配肌梭內的肌纖維。阿爾發和伽馬運動神經元會轉傳來自腦部和自動回饋迴路的訊息。纏繞在肌梭外的感覺神經元則是感知肌肉長度的改變,並且將這個資訊發送給阿爾發運動神經元,讓它能夠調節骨骼肌的長度。


不幸的是,當腦部對肌肉發出反覆收縮的指令時,伽馬迴路會失控。伽馬迴路裡的運動神經元過度活化或失衡的發動,會增加肌肉張力與痙攣,甚至造成嚴重的強直或僵硬。


如同稍早所述,一定程度的肌肉張力是有益的,因為這讓我們能夠站立與快速移動。但當肌肉變得緊繃到無法完全放鬆時,糟糕的事情就發生了:緊繃的肌肉感覺起來又痠又痛,拉扯骨骼偏離正常的排列,壓迫關節,增加肌肉痙攣與受傷的風險,還會使血壓上升。


想像一下你的腿部肌肉因為馬拉松訓練而變得長期緊繃。因為過度使用的緣故,腿後肌群、四頭肌和小腿肌都形成許多的殘餘肌張力—它們也許總是保持著20%的收縮。這緊繃整天困擾著你,有時還會小腿、大腿後側抽筋。不論如何伸展、按摩,或用滾筒工作你的肌肉,它們就是不肯放鬆。


被動伸展或按摩這類外加的整復矯正對於肌肉張力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因為它們無法改變腦部發送的訊息,它們對於伽馬迴路的活性也沒有持久的影響。若要改變訊息並讓伽馬迴路回復一般的基礎活性,我們需要以緩慢而有意識的動作來改寫神經系統。你將會在第九、十和十四章學到操作的方法。不過這只是其中一片拼圖。隨著慣性肌肉模式的形成,我們也失去了感覺和覺察的能力,使得改變模式和脫離疼痛變得更困難。


本文選自 商周出版《 釋放疼痛:重新訓練你的神經系統,療癒身體,克服長期疼痛的祕方》


image

本文選自 商周出版《釋放疼痛:重新訓練你的神經系統,療癒身體,克服長期疼痛的祕方》一書。


人的身體擁有智慧,「疼痛」儘管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情況,卻也是應該好好善待自己的提示;本書一步步所謂臨床身心學,能夠釋放長期錯誤姿勢造成緊繃、僵硬、痠痛與乏力的肌肉,更棒的是,這個科學將權力還給身體——無須任何醫療與藥物花費,就能感受肌肉的變化,將身體還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