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籃界的Kobe? 魔術強森? Diana Taurasi寫自己的傳奇

美國職籃雜誌

The Legend,The New Page-Diana Taurasi

文/古硯偉

有人說她是女籃界的布萊恩(Kobe Bryant),也有人說她是女籃界的魔術強森(Magic Johnson),已經握有一座WNBA年度MVP,三座WNBA總冠軍,五座WNBA得分王和四面奧運金牌,過去十多年扮演美國女籃甚至全世界女籃的指標人物,已經35歲的桃樂西(Diana Taurasi),還在續寫她的傳奇。

不服輸的女籃傳奇

今年五月,才剛打完歐洲聯賽不到兩周,桃樂西回到鳳凰城,準備水星隊的訓練營,媒體日上,已經在水星效力十三年的桃樂西說:「球隊很多新面孔,讓我感覺又像回到新人球季一樣。」

如果說萊斯莉(Lisa Leslie)帶起WNBA自草創以來改變了外界對於女子職業籃球的定義,那桃樂西可以說是接過這項火炬,成為過去十多年來,WNBA最具代表性的看板人物。

桃樂西絲毫沒有半點退化,本季平均只上場29.4分鐘,就能轟下18.6分、2助功,平均每場還以41.5%的命中率投進3.4個三分球,不僅是現在WNBA第一,也是自己生涯次高,上一次她投進比本季還多的三分球,已經是2006年,那年只是她加入WNBA的第二個球季。

即便在今年WNBA開季前只差35歲生日沒剩幾天,但桃樂西完全沒有放下自己腳步的意思,她很強調自己身體和比賽狀態的平衡,但那標準卻遠高於其他人,她說:「我給自己所謂的『平衡』,大概是別人的150%,無論是在練習,投籃訓練或是比賽上,即便我年紀比以前還要大了點,我仍然會想要尋找這種平衡。」

桃樂西成名很早,由於移民家庭背景,她小時候最愛的運動是足球,她第一次真正接受籃球訓練是小學六年級,但當她七年級的時候,就收到第一份籃球獎學金了,2000年她高中畢業的暑假,加入女籃超級強權,由總教練亞瑞馬(Geno Auriemma)掌兵符,大學超級控球柏德(Sue Bird)領軍的康乃狄克大學(UConn)。

日復一日,就像是機械化訓練一樣,桃樂西進了球場,包紮、暖身、運球、傳球、投籃,那些看起來枯燥乏味的基本技巧,在桃樂西眼裡看來半點碼虎不得,她大概可以說WNBA最具企圖心,形象最鮮明,史上成就最驚人的球員,因為她從來不想輸。

她說:「只要我一回到場上,感覺自己狀況不錯,我就會認為自己回春了,不只是身體上的,而是精神上,那種感覺讓我每天迫不及走進體育館,等不及想趕快開始投籃訓練,然後上場。」

彷彿有燒不完的鬥志一樣,2015年,她曾經放掉整個夏天的WNBA球季,打完歐洲聯賽就宣布進入休養。不過她那三個月可是一點都沒閒著,「我那三個月每周五天,周一到周五都在訓練,即便沒打WNBA,我不可能讓自己遠離籃球,我要讓自己堅定,讓自己更穩定,因此無論任何時刻,我都會繼續訓練。」

亞瑞馬的執教風格是非贏不可的嚴師,但亞瑞馬回憶當時第一次看到她,他說:「她打球很享受其中,讓我想到魔術強森,雖然風格不太一樣,但她能讓所有人都參與其中,她是如此特別,我不需要多教她持球、傳球或是投籃,只需要讓她打得更享受。」

即便從2004年加入WNBA開始,每年幾乎馬不停蹄的美國和歐洲球季間來回奔波,但絲毫沒有改變桃樂西的比賽風格,她是WNBA關鍵時刻心臟最強,球風最張狂,數度和對手起過衝突,甚至進球挑釁動作也沒少過的代表人物,但正因為她的強悍,讓她能在屆退之齡仍保有WNBA頂尖後衛身手,正因為她的強悍,讓她幾十年來不變的風格和高水準,成為引領全世界女籃的靈魂人物。

桃樂西對自己的要求以前大概可以像是布萊恩(Kobe Bryant)那樣自律,就連和她從美國打到歐洲俄羅斯都是隊友的葛瑞娜(Brittney Griner)說,「她最近傳了封簡訊給我,問我『今天準備打多好?』,她已經把標準放寬很多了,以前就算我火鍋蓋到生涯新高,她還是會問你『你不能再多敲幾個火鍋嗎?』,即便她不斷抱怨我哪裡不夠好,我都會繼續仔細聽,因為她永遠是用追求自己超越成功態度在努力。」

想成為豪門領袖的開端

這種性格養成和她的背景有些關係,自己小時候是典型的移民家庭的小孩,「我大概像是有9成的阿根廷、義大利混血,只有1成像是美國人,我們在家裡吃阿根廷傳統食物,說西班牙語。」

她在13歲那年,全家曾經回到阿根廷生活一年,當時經濟陷入谷底的阿根廷,桃樂西回憶,當時他父母雖然在美國經濟並不算寬裕,但回到阿根廷之後卻變成家中經濟支柱,還要幫全家張羅食物,阿根廷的家人們沒有錢,沒有工作,整個家族一片頹廢。

一年後,他們還是決定搬回美國,當時他爸每天早上5點半起床準備上班,媽媽兼上兩份差,見過那些家人,她發現自己受不了安逸度日的生活,她熱愛挑戰,從此桃樂希告訴自己,以後不要放棄任何能抓住往上爬機會。

亞瑞馬和桃樂西除了大學時代,更在美國隊自2008年起再度攜手,拿下三面奧運金牌和兩面世錦賽金盃,但亞瑞馬回憶對桃樂西最深的印象,是十多年前飛到加州奇諾丘桃樂西的家中希望招收她到東岸康乃狄克。

同樣有義大利血統的亞瑞馬和桃樂西父母共進晚餐,他和桃樂西家人用義大利文相談甚歡,亞瑞馬當然很想招收已經明滿全美的桃樂西,但他印象最深的,是問桃樂西:「康大在你的位置上已經有了三個全美明星球員,為什麼妳還要來這裡?不怕有人擋在你前面嗎?」,當時只有18歲的桃樂西回答:「如果我沒準備好接管這支球隊,我就不會選擇康乃狄克。」

大一那年,康大止步四強,但隨後大二球季她們捲土重來,寫下單季39勝、0敗的全勝封后,然後,她們寫下當時NCAA史上第二長的跨季70連勝。過去NCAA女籃是由田納西大學(Tennessee)的美國女籃教母桑蜜特(Pat Summitt)壟斷大半江山,也將女籃從過去男籃的附屬品推向主流。

但亞瑞馬自從招進桃樂西之後,2002到04年寫下生涯第一個三連霸,桃樂西大學生涯寫下四年139勝、8敗,拿下兩座最傑出球員(Most Outstanding Player),也成功打破過去田納西統治大學女籃的神話,讓康乃狄克走向NCAA史上最成功的女籃強權。

桃樂西說,踏上球場,別人認為是比賽,但她卻像是「生存」,大一那年康大與冠軍擦身而過,止步四強,桃樂西當時下定決心,她大學生涯再也不要和冠軍錯過任何一次,未來三年,她真的做到了,康乃狄克女籃在2002到2004年,完成女籃史上第二個三連霸。

大學女籃曾有句很有名的訪問,有人問到亞瑞馬為什麼康大可以超過田納西,成為全美最強的女籃強權,他回答的很乾脆,「因為我有桃樂西,你們沒有。」

桃樂西從來打算輸給別人過,她永遠都要搶第一,亞瑞馬說:「到她家拜訪那天,她對我說,『我比這球隊每個人都更強』,她當時是隊上最好的嗎?當然不是,但她比誰都有企圖心,然後一點一滴,她真的成為那個最好的球員。」

2002年奪冠之後,康乃狄克一口氣包攬WNBA選秀會首輪前六順位中的四個位置,成為史上少見的超級黃金梯隊,但隨後三連霸的後面兩座冠軍,可以說是桃樂西紮紮實實帶領球隊拿下來。

康大自從柏德之後,成為每個有籃球夢的女孩嚮往的超級豪門,在桃樂西之後,也還有摩爾(Maya Moore)和史都華(Breanna Stewart)等帶領康大完成連霸的名人堂級球員,但助教戴利(Chris Dailey)說:「那兩年我們幾乎就是『桃樂西秀』,把那兩年她的位置換成其他任何球員,我不認為我們有機會拿下那座冠軍。」

關鍵就在於桃樂西的求勝意志,她除了對於自己的要求極高,場上無私表現,亞瑞馬說:「她是能讓整個團隊更好的那種球員,無論是場上她拿球或是無球,她都是對手第一的防守重點,甚至是場下她對於籃球的熱情,這些都是非常罕見的。」

她曾經形容自己的風格,是從90年代的肢體碰撞中發展出來的,因為她是屬於那個年代的球迷,她說:「時代在變,很多人喜歡看現在杜蘭特(Kevin Durant)的球風,而不是過往活塞和尼克的肢體接觸,很多人不喜歡看到球場上大家纏在一起想是摔角一樣,但我就是喜歡這種強悍對抗。」

桃樂西說,過去她享受贏球,但到了康大後,她開始痛恨輸球,她回憶,「你覺得我們很難輸一場球嗎?當然不是,我們是被逼著拚了命不輸一場球,當時我們打到別人認為康大應該離開大學籃壇一整年。」

日後桃樂西在鳳凰城水星以及歐洲聯賽都是隊友的葛瑞娜說,她總是會選擇和桃樂西同支球隊簽約絕非偶然,最重要的就是她能夠感染身邊隊友,又能以身作則的態度,她說:「如果沒有桃樂西,我不可能是現在的我,她各方面都都是我的老師,無論是傳球給我,教我解讀防守,甚至在俄羅斯帶著我生活,幫我點餐,她總是這麼做的比別人更多。」

柏德說:「如果美國女籃史上少了她肯定會失色很多,當她離開大學,踏進WNBA,就已經準備好成為女籃史上最佳球員,無論在大學、WNBA甚至美國女籃國家隊,無論身邊有多少才華洋溢的球員,桃樂西就是有本事成為最突出的那個,她能吸引觀眾,吸引球員,讓不認識她的人想看她的比賽。」

桃樂西的籃球路即便到今日,仍然用一樣的方式實踐著,她從沒害怕過任何形式的對抗,場上她肢體,場下她更曾在國家隊隊友戴菈多恩(Elena Delle Donne)表示女籃可以考慮將籃框調低一呎之後,高分貝反擊:「這種想法像是讓女性只適合穿圍裙待在廚房般守舊。」

桃樂西的父母當初是因為抱著美國夢來到美國,但他們家的美國夢,直到她這一代才實現。像她一樣的新住民,要在新的國家起步,從來不是容易的事,「美國是個很兩極的地方,外人看來在美國是種特權,但身在內部來看,我們要的只是機會,我覺得我體內還有很多像是阿根廷人的地方,例如別人總是要我冷靜,但我每次都回答,只有我高掛球鞋的時候才是真正停下激情的時候,激情是我阿根廷血液的根。」

傳奇人生的新篇章

桃樂西曾經以為自己一輩子都是被看作是籃球員,但今年結束俄羅斯球季之後,她突然宣布開季前將會和過去水星隊常年隊友,現在水星隊助理教練泰勒結婚。

兩人其實有很深的緣分,2004年,桃樂西頂著大學超級球員光環加盟水星隊,比桃樂西大了兩歲的泰勒,也在當時克里夫蘭搖滾者解散之後的解編選秀會上被水星挑走,兩人隊友一當就是超過十年。

過去是世界上頂尖女籃強權澳洲隊當家核心的泰勒,曾和巴西男排選手吉爾(Rodrigo Rodrigues Gil)有過一段婚姻,但兩人在去年奧運前離婚,

桃樂西自嘲:「我不是很好相處的人,尤其是身為隊友和職業球員兩種身分,我以為我永遠身分只會是一個籃球員,想辦法保持健康,打得更久一些,婚姻的大門似乎永遠不會對我打開,至少不是在我的想像中。」

在桃樂西強悍球風下,其實她也曾遭受場外連續打擊導致自己意志消沉,包含2009年酒駕遭逮讓形象重傷,接著自己在歐洲籃壇的球隊老闆卡曼諾維奇(Shabtai von Kalmanovic)遭到槍殺,桃樂西將她視為人生第二個父親,也讓她選擇遠離俄羅斯前往土耳其職籃,但剛到土耳其,卻又在2010年底被指控服用興奮劑,她花了很大力氣才證明自己清白。

泰勒也是,離婚之後她在去年里約奧運宣布將會是自己最後一次出征國際賽,被選為澳洲女籃隊長,而她當時才經歷過父母親相繼過世,休養一年沒打WNBA的人生低潮,她在自己的鞋子上寫上爸(Dad)和媽(Mom),象徵與他們一同出征。

而泰勒能夠走出來,桃樂西在一旁的陪伴扮演很重要關鍵,經歷過彼此低潮的人生,桃樂西當時選擇和多年好友的泰勒伸出援手。

桃樂西說:「經過那幾年之後,我們發現彼此很多相同之處,兩個人如果能夠走下去,可以成就讓我們人生更完整。」

在兩人都曾經受過傷的人生中,泰勒和桃樂西發現了彼此相似、相異和互補之處,桃樂西外放,泰勒內斂,桃樂西對於挑戰總是勇往直前,泰勒則會更深思熟慮一些。當兩人決定開始交往,跨越了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背景的隔閡,甚至在歐洲球季間需要來往俄羅斯和土耳其的長途飛行,只為和對方多相處幾天。

桃樂西說:「此時我才知道,這是我人生中最想要用心,關心,細心呵護的一個人,泰勒總是在我需要的時候陪在我身邊,我也希望能夠成為她人生中的那個人。」

今年球季開始前,兩人在美國舉辦婚禮,這不是WNBA第一對球員結婚,但意義重大,尤其澳洲還不允許同性婚姻,泰勒更藉由這次機會希望讓澳洲重新正視同婚重要性。

桃樂西說:「我們一起度過了很多,職業生涯、人生,我們在彼此最低潮的時刻開始有了更深認識,我想,這是某種幸運,或許那是人生低潮,但對我們來說卻是最好的時刻,似乎某種注定,前面所經歷的人生就是為了這一刻。」

桃樂西無論在哪個方面,都是女籃球員的榜樣,即便個人風格無比強烈,但她同樣是籃球智商和團隊意識最優秀的球員之一,她本季同時打破WNBA史上三分命中總數和生涯最多得分兩項難能可貴紀錄,但她卻說能打破紀錄不是因為她多強大,而是身在優異的團隊和隊友身邊,而她需要的,只是讓身體健康,等著時間到來。但其實誰都知道,以她一年到頭幾乎沒有休息的賽程,要保持身體時多年如一日絕非易事。

即便已經被認為生涯遲暮,但桃樂西還沒打算到退下球衣的時刻,今年有人問她想拚到什麼時候,她說,2020年的東京奧運,那一年她將滿39歲,聽來不可思議,但她是百分之百認真的。

她說:「這幾年很多人問我什麼時候準備退休?當我不再對於擊敗眼前的對手有熱情,不再想拚命擊倒每一個防守者,戰勝每一支球隊,或許那就是我該選擇退出的時刻,但現在的我還沒有半點這種想法。」

應該慶幸的是,我們還身處在能看著桃樂西身影的日子,見證女籃傳奇走向每一步的新篇章。

【完整內文刊登於美國職籃雜誌2017年七月號】

https://www.facebook.com/HoopTaiwan/?fref=ts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