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能耐熱/劉娜

劉娜

以前讀賈平凹《好詩能耐熱》一文,不理解,詩既不是空調也不是冰鎮西瓜,怎麼能消暑解熱?後來年齡大了,讀書多了,恨不得去找賈平凹老師擊個掌!好書,真能耐熱!

好文章會讓讀者不經意間“噗嗤”笑出聲,或雙眼濕濕地沁出淚。讀好文是一種享受,若非要用個比喻句,那就是春天綠色的風,夏天清涼的雨。

捲動即可繼續閱讀內容
廣告

好文章的詞語常讓人驚喜。我們描述高原“像個鼓包”,賈平凹描述高原,“緩緩地湧上來了,緩緩地又伏下去”。我們描述荷葉“像個圓盤”,朱自清筆下的荷葉,“像亭亭的舞女的裙。”文字怎麼排列組合,怎麼調和配色,好作家信手拈來,好文章震人心弦。

好文章會憑本事吸引你,讓你不知不覺間一頭紮進故事裏。等忽然回過神,發現窗外太陽已經挪正了,鳥還喧鬧著,胳膊有些麻。壞文章就沒這本事。長篇累牘或空洞無物的文章,人看不進去呀,又不能看一半就把書撕了,只好不斷驅除閱讀時腦袋裏蹦出來的雜念:中午的菜有些辣,夏天可不能吃這麼多辣,容易上火,一上火就牙疼……哎!我在看書呀!又把思緒拉回書上,結果書不接納人,人也進不去書,僵持幾個回合,還是人輸了:我先倒杯水,一會兒再看吧!這杯水一倒就是兩個小時。壞書心安理得午休,手機倒忙起來了。

好文章是一副靈丹妙藥。不如意時讀篇好文章,鼻不塞了,嗓子不疼了,心裏的鬱結全通了。遇到好事看篇好文章,文字在紙上翻飛起來,墨香飄了出來,翻頁的聲音如林籟泉韻。

好文章是一張車票,一張船票,一個時空隧道。在好文章裏,讀者上可摘星攬月,下可魚翔淺底。文字明明沒接觸人的皮膚,也沒刺激人的舌尖,可就是能讓人心裏或揪一下,或舒展開,或皺了眉,或勾起嘴。心紮根在黃土地上,思想隨著文字冒葉開花,天地時大時小,好文容納天地。

好文章會讓寫作的人迸發出強烈的創作衝動,可拿出紙筆又冷靜下來,我能寫得跟筆者一樣好嗎?珠玉在前,寫不好就是打自己臉了。於是糾糾結結,手又離開了紙筆,眼睛再去讀文章。好文章有一種力量,它雖然讓你想創作又羞於動筆,可它字裏行間都在鼓勵你,讓你重振旗鼓,心甘情願在它面前承認自己是個小學生,並有堅定的學習的決心。“沒事兒,寫得不如人家很正常。我多讀多寫多練,遲早有天也寫出這麼好的文章!”

好文夏能耐熱,冬能驅寒。歌德說:“讀一本好書,就等於與一位高尚的人對話。”讀好文如與大師對話,予人解惑,使人明智。當然,也可以什麼也不圖。若在酷暑中遇見一位大師,一起賞碧波清風,一起品歲月之茗,也是極好的。

檢視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