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一線之隔的命運差很大

翁明璽
一線之隔的命運差很大
一線之隔的命運差很大

上週美國女子高壇的行程安排很有意思,LPGA選手在Old American Golf Club(老美高爾夫俱樂部)爭奪Volunteers of America Classic(德州菁英賽),而同期間在佛羅里達州的LPGA International Jones Course(LPGA國際瓊斯球場),則上演旗下辛巡賽的年終大賽-Symetra Tour(辛梅塔巡迴賽)。

這兩場比賽的層級差很大,新科德州菁英賽冠軍Cheyenne Knight(夏恩‧奈特)的世界排名戶頭內增加三十七分,但登上辛梅塔巡迴賽后座的Laura Wearn(蘿拉‧薇恩)只有四分,雙方所賺取的獎金也差很多,不過兩者都有一個共通點:決定哪些人明年可以在LPGA打球。

原來德州菁英賽扮演著2019年LPGA例行賽「封關戰」,只要名列獎金榜百大,新球季將獲得先發地位的種子權;辛巡年終大賽落幕後的獎金榜同樣一翻兩瞪眼,前十名直升LPGA大聯盟,接下來的二十五位選手和LPGA的五十位落選者,只能在八回合的LPGA資格系列賽挑戰更上層樓。

去年在資格賽考取並列二十七的奈特,菜鳥球季表現平平,不過剛好在家鄉州的最後一戰改變自己的命運,LPGA獎金榜從原本的一百二十推升至六十五位,接下來甚至有機會補進亞洲系列賽,不過薇恩就沒那麼辛運了,僅能讓自己的辛巡賽年終排名推升至二十二位。

根據LPGA資格規定,獎金榜前八十名被列在天字一號類別,這也是各路選手每年設定的基本目標,而過去兩年的單站冠軍為第四類,新球季可以自由安排大多數的行程。

辛巡賽的十位畢業生位居第九類,比LPGA排名八十一至一百者的第十一類還前面,兩者的參賽號碼牌都在一百三十名內。換句話說,辛巡賽的十強之爭只是新舊生活的差別,LPGA的百大之爭卻是生死關頭,線外的參賽排位落居在一百八十名外,新球季剩下看別人臉色遞補的半卡參賽權。

擁有兩年LPGA資歷的程思嘉,最近兩年都在辛巡賽打球,不過有時候降階並非壞事,今年除了贏得FireKeepers Casino Hotel Championship(持火者錦標賽)冠軍,另有兩個第二名,最後以99,232美元位居第四,成為自2011年林子麒(10)、2014年李旻(5)和徐薇淩(6),以及2016年錢珮芸(10)之後,另一位從辛巡賽畢業的台灣選手(註:林子麒當年的六至十名的排序有別於前五名,2012年只補了四場比賽)。

程思嘉即將重返LPGA,反而過去兩年都在八十強大種子行列的錢珮芸卻陷入苦戰,雖然最後三戰繳出並列第九、並列三十一和並列二十四的佳績,仍以4,318美元名列落選頭,苦吞最難下嚥的獎金榜第一百零一名。

過去,百大之爭的落選頭還能補進不少比賽,不過隨著資格賽畢業生增加至四十五名,自然壓縮了其出場機會,像今年的Cydney Clanton(雪妮‧克蘭登),在七月中勇奪團體賽制Dow Great Lakes Bay Invitational(大湖灣邀請賽)前,僅僅參加了三場比賽,隨後是靠著冠軍種子身份,才取得先發地位。

LPGA的八回合資格系列賽預計在十月二十三日登場,參賽陣容除了從第二階段出線的選手之外,還有LPGA獎金榜一百零一至一百五十的選手和辛巡賽奬金榜十一至三十五的選手,加上最多十位世界排名前七十五的國際選手,這也是錢珮芸等人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否則明年多數時間恐怕得在獎金收入差很大的辛巡賽渡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