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倒閉潮只是剛開始

迪比派路

歐洲足壇的普遍想法是:「復賽不一定生存,停擺就一定死亡。」武漢肺炎之下,法甲取消賽季,德甲率先重啟,其他三大聯賽亦會落實重燃戰火。問題是,各國聯賽既要承受閉門作賽的現實,也要準備經濟走下坡的後果,究竟有幾多球隊能夠在這場世紀疫症中生存下來,恐怕目前是言之尚早。

德國《踢球者》披露,4支德甲球隊可能最早在6月份,需要接受破產託管,德乙更多達7支球隊。《慕尼黑日報》消息指,德甲豪門沙爾克04停擺前的負債達到1.98億歐元,其中8300多萬歐元要在一年內歸還,談何容易?球隊發言人說:「這場疫情的打擊很沉重。」

沙爾克是其中一支最早響起警號的德甲隊,全部球員放棄停擺期間的三成薪水,另外三成要延期支付。而且,球隊不僅沒有向粉絲退款,甚至公開請求4萬多名季票持有者,放棄剩下4場主場球票退款,冀能捱過寒冬。魯爾德比的對手多特蒙德願意伸出援手:「如果他們有財政需要,我們可向鄰居提供幫助。」

德甲豪門都陷入危機,何況是其他小球隊?2020年4月,威爾斯第二級別球隊萊爾正式宣佈破產,結束長達142年的歷史使命。要知道,他們是2004年和2009年威爾斯超聯冠軍,更獲得歐冠資格賽席位,想不到,2010年居然受到財困影響而被罰降級。2013年,萊爾重返威超,熬不到4年再次降級,眾籌已救不到他們,即使威爾斯足總已經提供小額貸款,但依然沒能償還17萬鎊欠款。17萬鎊在英超可能是一個球星的周薪,但17萬鎊在威爾斯卻能拯救一支球隊。

曾經的斯洛伐克強隊日利納歷史已有113年,同樣是百年老字號,出產過的國腳多不勝數,2000年後合共5次奪得聯賽,上一次征戰歐冠不過是2017/18賽季。一場疫症,原本排在聯賽次席的日利納宣布倒閉,倒閉前已與17名球員解約,但是4月份終告「不治」。其實,他們在去年把新星賣給費耶諾德,轉會費達到460萬歐元,本來可以安穩地過日子,豈料,對手只是支付了一成轉會費,剩下九成是分期付款,如此環境,也沒能要求他們提早還款舒困,結果走到盡頭。

比利時乙級球隊洛克倫未夠百年,但在1923年成立,上賽季從比甲降級,一直積極地尋找新財主,但突如其來的武肺打亂了部署。地方法院於4月22日宣佈,洛克倫沒能及時找到贊助商,導致500萬歐元欠債無法還清,被迫破產,主席也放棄上訴。本土球員最多留在比利時尋找新東家,陣中兩名日本外援天野純和小池龍太,忽然變成「無家可歸」,皆因日本轉會窗已經關閉。拖了一個月左右,國際足聯開出特例,兩人於5月29日雙雙加盟橫濱水手,避免陷入無球可踢的失業狀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