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到底你們是不是發死人財?

迪比派路
【專欄】到底你們是不是發死人財?
【專欄】到底你們是不是發死人財?

當疫症肆虐,有商人對醫療產品坐地起價,有黑心人回收二手口罩,有經紀叫疫區中人逃走到安全地方買保險,是否意味人類為了金錢可以完全沒有底線,早已道德淪亡,禮崩樂壞。2019年1月21日是阿根廷前鋒Emiliano Sala逝世一周年,其家人當日透過律師發表聲明,希望3月份的獨立調查報告能還原真相,目前只想「安靜地悼念親人」,謝絕其他好意,但事情不會就此結束。

一年前,Sala由南特轉投卡地夫城,身價1500萬鎊同時刷新兩隊的轉會紀錄,惟造物弄人,飛機失事墜毀,機毀人亡,終年28歲。死者已矣,我們依然有數不清的問號,其母Mercedes回應:「我們只需要真相,其他都不重要,因為傷疤會留在人心一輩子。」雖然她與Sala的父親離婚,但與24歲的次子Dario同住,不算無依無靠。禍不單行,Sala離世後3個月,父親因心臟病與世長辭。

「15歲那一年,兒子告訴我想做足球員,不久就一個人搬去三藩市居住,只想圓夢。」時至今日,阿根廷的兒子睡房內,依然擺滿南特球迷贈送的禮物和慰問卡,Mercedes說:「每年10月,我會飛去法國,逗留一個月為他慶祝生日,行李放滿他喜歡的食物,也會攜帶自己親手做的義大利麵。」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Sala在母親心中永遠只是小男孩:「雖然我仍然在生,但感覺同死人沒分別,一切記憶都像昨日發生,彷彿見到兩兄弟在外面踢球,每到晚飯時間,也會不期然高呼兩兄弟倆的名字。」

一生顛沛流離的Sala,2010年首次到歐洲,前往波爾多試腳成功,並取得義大利護照。轉投南特前,他曾被租借給3支小球隊,2017年11月,他在賽季之初狀態極佳,只需98分鐘便踢進一球,歐洲僅次於同胞梅西的95分鐘,風頭一時無兩。轉投卡地夫城的消息公佈後,其家鄉熱烈慶祝,豈料兩日後發生了悲劇。原來,Sala在法國生活期間,拯救了一頭5歲的狗狗,但好人卻是命短,這幾年上的英語課如今也沒機會學以致用。

很多人都喜歡心地善良的Sala,就連在阿根廷的髮型師,也專程飛到法國出席葬禮。為了向前球員致敬,法甲球隊南特已把其的9號球衣封存,之後也沒有其他球員人可穿上9號,並在一周年紀念日宣佈,聯賽對波爾多時舉行悼念儀式,更會穿上特別版戰衣作賽。據知,特別版戰衣以淺藍白色為主,代表Sala的祖國阿根廷,也會印製800件公開售賣,收入所得會捐給兩支球員曾效力的青少年球隊,作為一點心意。

然而,南特表面上情深義重,但媒體所得的WhatsApp錄音顯示,Sala轉會前雙方關係已經徹底決裂。「我根本不想離隊,只是南特為了轉會費,堅決把我送走。」家人對此事沒作出回應,不想影響調查工作。究竟,南特是否有心繼續消費冤魂?事實上,即使國際足聯認為卡地夫城要承擔轉會費,但糾紛仍未正式解決,因Sala的前東家波爾多有權在轉會費上收取50%,而且卡城根本沒打算支付全部轉會費。更重要是,空難責任該由誰負責,南特聘用不合格的機師?事前是否知情?Sala是否被迫登上一架永不回家的飛機?當所有證據都無稜兩可,獨立調查委員會便是普世標準,也是唯一能夠化解恩怨的方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