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大聯盟選手連贏小聯盟冠軍

翁明璽
【專欄】大聯盟選手連贏小聯盟冠軍
【專欄】大聯盟選手連贏小聯盟冠軍

照說大聯盟選手實在沒必要參加獎金只有其零頭水準的小聯盟賽事,不過睽違三個多月後重新啟動的美巡賽報名盛況空前,造成許多排序後段班會員無法排進Charles Schwab Challenge(嘉信挑戰賽)和RBC Heritage(傳承盃邀請賽)的陣容,以致於連續兩週上演美巡賽種子選手勇奪光巡賽冠軍的奇景。

這兩場美巡賽均屬於邀請賽性質,各有獨立的參賽系統,其中嘉信盃陣容為一百二十人,傳承盃一百三十二人,但考量到先前多場比賽遭到取消,今年分別擴編至一百四十八和一百五十一人制,意味著更多會員可以取得一席之地。

大概是美巡賽種子球星這陣子都悶壞了,等不及要上場揮桿,結果向來世界排名冠軍積分只有五十幾分的嘉信盃和傳承盃,雙雙打造史上最堅強陣容的七十二分,硬是把Tiger Woods(老虎‧伍茲)主辦的The Genesis Invitational(捷恩斯邀請賽)和去年Jack Nicklaus(傑克‧尼克勞斯)的the Memorial Tournament presented by Nationwide(紀念邀請賽)給比了下去。

在這樣的情況下,排不進嘉信盃的Luke List(路克‧李斯特),只好降格參加總獎金差了六百九十萬美元的Korn Ferry Challenge at TPC Sawgrass(光輝挑戰賽)。這是李斯特自2015年光巡賽畢業以來,首度回到小聯盟打球,反而贏得將近八年來的首勝,落袋十萬零八千美元,還不如去年Shriners Hospitals for Children Open(拉斯維加斯公開賽)並列十七的137083.33美元。

六天後,輪到傳承盃候補第一名的Chris Kirk(柯瑞斯‧柯克)發威,硬是拿下The King & Bear Classic at World Golf Village(國王與熊菁英賽)。柯克上次現身光巡賽是2010年的故事,當時單季勇奪兩勝,年終排名第二畢業,隨後贏得四座美巡賽冠軍,外加2014年聯邦快遞盃第二名。

根據規定,如果美巡賽會員未能排進比賽,可選擇參加同期間的光巡賽,不過這些人在正常情況都會休兵,只是今年狀況太特別了,所有選手都因新冠肺炎病毒疫情被迫休兵三個多月,自然想要儘快回到球場活動,像生涯在美巡賽累積71,253,842美元的長春選手Vijay Singh(維‧傑辛),原本也打算出席光輝挑戰賽,後來飽受批評聲浪而打退堂鼓。

美巡賽的大小聯盟獎金差很大,以上季為例,聯邦快遞盃一百二十五強的收入至少九十萬美元起跳,反觀最賺錢的光巡賽球王Scottie Scheffler(史考提‧薛夫勒),全年二十次出賽只有565,338美元,不過本季升上大聯盟後,十四場出賽進帳1,685,288美元。

李斯特在贏得小聯盟的隔週,隨即回到大聯盟的RBC Heritage(傳承盃邀請賽),但運氣不太好,剛好和確診新冠肺炎病毒退賽的Nick Watney(尼克‧瓦特尼)同組十八洞,之後在驚恐中完成第二回合,慘遭淘汰,本週將繼續轉戰Travelers Championship(旅行家錦標賽)。


相較於李斯特的美巡賽先發種子地位延展至明年球季(今明兩季合併),柯克則面臨保卡危機,原來他去年請假治療酒癮和焦慮症,其傷停資格剩十場比賽,接下來要進帳275.692分才能確保美巡賽工作權,不過隨著贏得光巡賽冠軍,至少保留了另一個機會大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