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她用另一種方法對足球表達愛

迪比派路

Mandy Barker是足球愛好者,小時候打過校隊,長大了成為攝影師及視覺藝術家,依然沒離開足球,每逢比賽日,只要有時間便與祖父進場觀看「老虎」赫爾城的比賽。足球是她深愛的運動,同時因為「職業病」所致,用了一種特別的方式向人類展示海洋塑膠垃圾的禍害。

Barker鏡頭下的足球,穿越了不同時空,如1970年墨西哥世界盃比賽用球、來自於愛爾蘭的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比賽用球、印有Kevin Keegan簽名的廢棄足球、英國約克郡的廢棄足球等等,這是她的攝影項目「PENALTY」展示出來被人遺棄的足球,表明全球海洋塑膠廢物的嚴峻狀況。此次創作靈感始於回到赫爾城的回鄉之旅,主旨是攝影生涯9年來的第一次,把藝術和足球結合,她說:「每次回家總會去看父母陪伴我成長的海灘,我注意到垃圾越來越多,有一次甚至出現了冰箱、電腦和螢幕!」

人類會對痛楚、不仁和污染慢慢感到麻木,但藝術家就是對萬物有情,她在社交媒體發出請求,呼籲世人一起合力拯救被沖上海灘的足球,之後寄給她,4個月收到89名志願者在41個國家或地區的992個足球,當中來自144個不同海灘。「起初,我以為只會收到30至40個,項目的目標是過將足球來吐現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引起人類對塑膠垃圾的共鳴。」志願者背景各不同,肯亞的海灘清潔工到夏威夷科研人員都有,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是,南非著名民運領袖曼德拉被監禁18年的Robben Island。

項目需要志願者在發現足球時,先在相應地點拍攝照片,隨後連同足球寄給她,Barker收到時,有些仍滲滿海水、有些淪為螞蟻窩、有些成為螃蟹的家。「其中一個足球經歷了日本大海嘯,之後飄到美國西岸,那是2011年在日本被丟掉的足球,上面甚至寫了足球主人的住處;有一次,海豹救援人員把救援網升起來時,發現海豹旁邊有個足球,她一直將足球放在家裡的壁爐旁。」她說。其中一個志願者是蘇格蘭海岸管理員,貢獻良多,她苦笑道:「第一次電郵聯繫,他告訴我找到30個足球,之後他說已找到70個,3星期之後,他找到228個足球,當我前往當地接收時,不得不駕駛小型貨車。」

Barker先把所有收集回來的足球留在家中,再把它們集中放置在球場上拍攝,當中有9屆世界盃比賽用球,從1970至2010年都有,尤以Frido足球最罕見,意味著那個球可能在海上漂浮了半世紀。地球消化不了半世紀的塑膠垃圾,破壞力驚人,她完成「PENALTY」後,將與科學家前往全球探索海洋廢棄塑膠垃圾,計劃在2019或2020年舉辦展覽會。專家推算每年大概有1000萬噸的塑膠廢物進入海洋,到2050年,塑膠廢物的重量將會超過魚類,如果魚兒將來要吃垃圾,等於人類將來也要吃垃圾。

英國政府為了減少塑膠垃圾,今年1月制定《綠色未來:環境改善25年規劃》,提到2050年時實現對「可避免的塑膠垃圾」零容忍,Barker認為政府要逼迫相關製造商,尋求可持續的替代解決方案,並希望自己的作品能令每個人更意識到塑膠的危險性。「不幸地,那些足球最終還是被送到堆填區,因為全部是不可回收的,當下我們沒有解決方案。」Barker無奈地說。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