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延邊奇蹟變海市蜃樓

迪比派路

4年前是奇蹟,4年後是奇聞,大陸社會就是變得如此快。2019年11月,延邊州中級人民法院敲定,擁有64年歷史的延邊富德足球隊負債3.8億人民幣(下同),嚴重資不抵債,正式壽終正寢。范冰冰例子在前,大陸政府追稅絕不手軟,而延邊富德不是欠薪,而是欠稅,並成為中國足壇首支因拒欠稅項而消失風雨中的球隊。

延邊富德隊的兩大股東,一邊是持股70%的富德集團,一邊是持股30%的延邊州體育運動管理中心,曾就拖欠2.4億元稅款進行多次談判。今年1月,雙方傳出達成共識,並簽訂保密協議,球隊安然度過春節,前往韓國冬訓,豈料2月下旬,最後一次談判破裂,繼承了吉林足球的延邊富德宣佈破產,當年的「延邊奇蹟」從此消亡。

由1994年到2014年,延邊足球的基地是位於體育局的舊樓之內,建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樓高三層,每樓層只有一個公共洗手間,可見嚴重追不上時代。2013年,球隊資金不足,名叫崔玉龍的長春球迷,甚至呼籲粉絲眾籌救亡。其實,大陸足球雖然進入職業化多年,但很多球隊是掛羊頭賣狗肉,延邊隊一直是延邊州體育局所管理的部門,二三線隊則是體育學校。

2014年,延邊隊由中甲降級到中乙,經引薦接觸到富德集團,派人前往求見老闆,但不得要領。最終,雙方未曾見面,富德就答應贊助,但一度拒絕冠名時,聲稱「不需要在中乙聯賽宣傳」,目的只求慈善公益。2015年7月雙方簽約,富德拿出8000萬支持,5000萬用作青訓,3000萬用於職業足球。

事實上,富德集團以保險業掛帥,一度成為大陸第三大保險公司,並有多項投資如影視,包括今年大熱的《流浪地球》,就是第二大股東。同一年,延邊隊以3800萬衝超成功,刷新中國足壇新紀錄,考慮到中超當時已進入燒錢新世紀,雙方自然要為此重新談判。

延邊代表再次到深圳,等了又等,老闆最終沒有接見,但被誠意打動,於是願意承擔70%,管理中心負責30%,以1億註冊資金成立中超球隊。不久,富德集團出資的7000萬已經到位,惟市政府的3000萬遲遲不見蹤影,也埋下了日後糾紛的導火線。好景不常,2016年3月,延邊隊在上海準備中超揭幕戰,富德老闆張峻因涉嫌案件協助調查。

由奇蹟到破產一刻,張總最終也沒有到過球場觀戰,賽季結束,富德投入了1.7億元人民幣。2017年是轉捩點,按規定「險資」不能投入足壇,集團自然開始收緊銀根。在中甲,延邊隊最高薪的球員是每月10萬元,替補兵每月2萬元,但到中超就水漲船高,其中一名留隊的外援由年薪6萬美元,飆升到年薪80萬美元!

工資上升,球隊達到45%納稅標準,明明交得起稅,卻跟隨其他球隊一樣欠稅。2017年,老闆不再投資,球隊沒能交稅。兩方面多次見面,延邊州體育局最初要求按股本比例分擔,然後讓步到50%,最後減至5000萬,但富德集團依然不肯。大股東始終有話語權,小股東又無力投入,只能眼巴巴看著足球隊走向滅亡。

市政府曾接觸收購荷甲海牙的北京合力萬盛,又引入過新商家,但富德堅拒提出無其他負債的證明,新投資者當然卻步。中國足壇「有進無出」,缺乏清晰可見的退出機制,以致延邊富德最終失救。在大陸,事情像馬桶一樣來去匆匆,是不是海市蜃樓,就留待時間說明真相。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