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最好的安排,台電女籃

羅比特
李宜瑄。(羅比特提供)
李宜瑄。(羅比特提供)

聖雅各古道,是基督教三大朝聖古道之一,從法國庇里牛斯山腳下啟程,第一天就要翻越庇里牛斯山,再走過巴斯克地區、拿瓦拉、拉里奧哈、卡斯提雅萊昂、加利西亞,終點是西班牙的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教堂,總長約800公里。

今天加入台電女籃的眼鏡後衛李宜瑄,第12季WSBL結束後,她告別台元女籃,給自己一段長長的假期,到了沖繩學潛水、去了南韓找學生時期恩師「歐尼」李亨淑、爬了日本聖山富士山、造訪洛杉磯看當地兒童籃球訓練,還當了背包客,獨自走完這條聖雅各古道。

那是李宜瑄人生第一次到歐洲,一次就待了90天。她和高中普門隊友魏于淳同行過一段時間,其他都是獨身一人,包括西班牙短租一個月學習西班牙文,還有花了31天徒步完成這趟800公里長征。

說起來,會有這段歐洲旅程,似乎都是冥冥中的注定,基督教徒的李宜瑄笑說:「這是上帝的安排。」

打完第12季WSBL,她想離開球場,但對下一步沒有確切想法,和魏于淳、張以琳、蘇苡瑈等昔日高中隊友看了德國電影《我出去一下》讓她有了挑戰聖雅各古道想法,欣賞的作者謝哲青2017年完成這一趟聖雅各古道之旅,更堅定李宜瑄啟程的想法。

人生地不熟,又是那麼長的時間,家人、朋友擔心難免,李宜瑄為了讓家人點頭,擬定了一份計畫表,但旅程更多的是不確定性,她第一天翻閱庇里牛斯山就付出膝蓋發炎代價,不過跟著同時間出發的朝聖者走一走,就像一個跨國小家庭,不同種族的朝聖者在庇護所閒話家常,徒步時互相鼓勵,成她談起眼睛就閃閃發亮的回憶。

歐洲行回台後,她學了半年的調酒,持續探索人生,但沒想過重回球場,不料去年加入台電的蘇苡瑈,剛好和台電教頭林紀妏到屏東參加一場三對三比賽,蘇苡瑈找了老家在高雄的李宜瑄碰面,才意外促成昔日隊友再聯手。

李宜瑄透露,其實在離開台元時,剛接台電兵符的林紀妏就有探詢過她轉戰意願,但那時李宜瑄已決定到世界一闖;這次第二度探詢,還是喜歡籃球的她被打動,「時機對了吧。」戴著招牌眼鏡的李宜瑄笑說。

李宜瑄、劉希曄和蘇苡瑈。(羅比特提供)
李宜瑄、劉希曄和蘇苡瑈。(羅比特提供)

外面世界走過一遭,李宜瑄更能享受球場時光,尤其和台元同隊過的蘇苡瑈及劉希曄再「合體」,更是美麗的意外,也成她口中「得來不易的機會」。

上季還效力台元的蘇苡瑈,因未來生涯規劃決定轉戰台電,對李宜瑄兩年來的人生閱歷大躍進,她羨慕之餘也是滿滿祝福,畢竟每人的人生進度本就不同,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那麼剛好,台電選秀會選了3個佛光學妹,剛好都是一路看大的,那麼有緣,也希望能打她們帶起來。」蘇苡瑈說著今年目標。

第15季例行賽共有5循環,第二循環的最後一場比賽,面對中華電信,台電終於盼來一千多天來的首勝;這場林紀妏帶隊3季的執教首勝,只是WSBL賽季的一段插曲,卻也是台電的起步,就像林紀妏為首勝下的註解:「遲到總比不到好。」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