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那一聲自我了斷的槍響─Ryan Freel

城牆
Cincinnati Reds' Ryan Freel.(AP Photo/Nam Y. Huh)
Cincinnati Reds' Ryan Freel.(AP Photo/Nam Y. Huh)

近來因「殺警案判決」引起了諸多對於精神疾病的討論,去年光芒小聯盟投手Blake Bivens便遭受慘絕人寰的悲劇,妻子、兒子和岳母全被患有精神疾病的小舅子槍殺,一夕之間所擁有的一切瞬間崩塌,如今Bivens透過信仰努力重拾生活,至於兇手Matthew Bernard被美國法官勒令他接受住院治療,直到狀態恢復,再進行司法審判。

儘管情況不完全相同,但牽涉到人命以及疾病,浮現在我腦海的,是前大聯盟球員Ryan Freel。

2012年年底持槍自戕至今也過了七年多,他的名字或許會慢慢被淡忘,但不該被遺忘。

右投右打的Freel生於1976年,1994年選秀被紅雀選中(第13輪),但選擇念大學,隔年再被藍鳥指名(第10輪),投身職業賽場,Freel缺乏長打能力但有傑出速度,小聯盟層級每年都有雙位數盜壘,2000年更是在高階1A、2A、3A合計13轟32盜,三圍.299/.388/.499,於2001年成功登上大聯盟舞台(昔日和Freel選秀同一輪的其他球員,只有另外5人能上大聯盟)。

RYAN FREEL
RYAN FREEL

2001年季後,Freel成為自由球員,轉而效力魔鬼魚,2002年整季都待在3A,奔出37次盜壘成功,球季結束後與紅人簽約─也在辛辛那提留下精彩成績。

2003-2008的六年期間,累積540場出賽,22轟、140盜,.272/.357/.377(OPS+ 91)的表現,幾乎是不動開路先鋒的他,靠著拚命三郎的衝勁,為球隊搶下一分又一分,守備位置遊走於外野三處和二壘、三壘,是相當好用的活棋。

2008年季後,Freel和包括Justin Turner在內的小聯盟球員被紅人交易到金鶯,換來捕手Ramón Hernández,隔年五月,Freel再被交易到小熊(換來Joey Gathright),七月時遭到DFA被換到皇家,過了不到一個月又被釋出,與遊騎兵簽下小聯盟合約但兩天後就被釋出,際遇多舛。

2009年這年,他合計僅41場大聯盟出賽、103打席,在小熊時跑出整季唯一一次盜壘,也是大聯盟生涯最後一次盜壘,2010年季初,Freel加盟獨立聯盟球隊Somerset Patriots,但旋即五個禮拜就宣布退休、高掛球鞋。

我們既非當事者,無法瞭解此時此刻Freel的心情與思緒想法,但兩年多後再度看到關於他的消息,就是於自宅舉槍自盡的哀慟消息,震驚球壇。

紅人球團當初發布了聲明:「紅人球團對於Ryan Freel的死深感悲痛,他的隊友、紅人球迷都很喜愛他在場上奮戰的態度,他也樂於回饋給社區,我們為他家人與朋友祈福。」戰友Brandon Phillips亦在推特上表示:「Freel請安息,對突如其來的辭世我感到相當難過,你永遠留在我們心中。」

36歲便離開人世,Freel死後被家人捐出他的腦、以作為頭部創傷行為的相關研究,從家人的訪談內容可以得知Freel的晚年受到腦震盪後遺症(如幻覺)影響甚鉅,後續更證實Freel患有慢性創傷腦部病變(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CTE),這是在解剖時才會確診的疾病,並且十分罕見,通常與劇烈運動、頭部受傷有關,病徵有思緒混沌或認知障礙、情緒不穩定、焦慮易怒、有攻擊性或衝動行為、短期記憶喪失、注意力難以集中、視力障礙、吞嚥困難、嗅覺異常,引起憂鬱症、失智症甚至自殺行為等。

過往NFL和NHL就有發生過CTE案例,但Freel是第一個MLB確診案例,具有一定程度的重要性,也被認為與後續聯盟官方盡可能避免賽場上的全速衝撞有關聯。畢竟Freel為人熟知的就是在各種豁出去的外野奔馳、頭部滑壘等,與隊友或對手相撞的情形時有所聞(2007年與Norris Hopper的相撞最為嚴重),運動傷害就是這樣找上他的。

Freel十分受到球迷歡迎,因為熱心、親切的他對簽名總是來者不拒、有求必應,待在紅人期間更創立了「紅人菜鳥成功聯盟(Reds Rookie Success League)」,希望能協助農場球員成長,聯盟為表彰具有拚勁的球員、給予「Ryan Freel Heart and Hustle Award」,諷刺的是Freel得病、離開也正是因為他那「不要命」的拚勁…

毫無疑問,Freel的遭遇是個令人難過的悲劇,而他的奮戰精神永存人心,就像一個月前的紅人網站還發文提及肯定他:「是紅人隊史最偉大的6號背號使用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