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HBL高中籃球,從籃球到商業

文/李亦伸

HBL高中籃球今年夏天剛做完電視轉播和比賽用球招標,電視轉播權利金(FOX)兩年創下新高,比賽指定用球(斯伯丁)權利金也很可觀。

最近剛好跟幾名HBL高中籃球教練打球聊閒,他們給我一個敏感訊息:HBL高中籃球太商業化,籃球已經不再是純粹的籃球,學生球員也不再是單純學生球員,高中籃球太過功利傾向,影響到的不只是籃球和整體發展,更重要的是學生球員的教育+人格養成。

這是高中教練切身之痛和感觸,不會差太多,我也同意高中籃球商業化+市場走向已經嚴重影響學生球員和HBL高中籃球總體發展,更重要的是這些招商+權利金+營收,有沒有完全投資在籃球項目,並且分配到所有學校需要的資源。

一如美國大學籃球NCAA,標榜業餘和學生運動員規範,但NCAA數十年來高度商業化卻是不爭事實,贊助商圍繞聯盟,廠商和學校密切結盟,跟一線球員提早接觸,這一切都是擺在陽光下的現實。

HBL最近幾年蓬勃發展,人氣+觀感+市場+形象都超越SBL超籃,人們+廠商一窩蜂的推崇HBL,HBL創造史上最高鋒,光是電視轉播金+比賽用球+官方贊助夥伴,一年權利金逾2000萬。

現代體育文化,學生運動商業化難免,所有運動產業都需要創造商機+贊助商,這是世代文化和社群趨勢。但如何規範聯盟+贊助商,進行管控監督,如何約束學校+教練,給學生運動員一個更好成長環境和選項,在球技、學業、人格、教育養成上建構最完美體系,這是高中體總和教育部+學校共同責任。

HBL高人氣和驚人聲勢,多少讓球迷和一般社會大眾、媒體誤認高中球員的能力和競爭力,這也是為什麼有那麼國家隊「換血」聲勢主因。

事實上,高中籃球這階段除了「軍事化+職業化」密集高度訓練之外,培養學生球員自律和自我要求文化,是現階段最迫切重點。

南韓高中也是職業化+軍事管理,但南韓大學延續這套軍事管理+職業化訓練,因此南韓大學在銜接KBL職業籃球方面可以無縫接軌。但台灣沒有,從HBL到UBA大專籃球,這裡頭的落差和反轉,往往讓大多數學生球員失去方向和自我要求。

高中時代有教練和環境逼著走,一日兩餐或三餐訓練,大學變成制式訓練+生活,大多數學生球員少了教練要求和環境激勵,失去自律和目標。

教育+人格養成是HBL高中籃球之外很難看見與衡量的層面,過去10年高中旅美和大學旅美成潮,這是趨勢,這些旅美球員不管是選擇籃球還是學業+其他,各有目標。

高中籃球高度商業化趨勢中,UBA大專籃球也在走向這條路,學生球員在「功利主義」下成長,選擇大學和各種衡量,除了獎學金+營養金之外,更多了廠商和贊助商的角力,這會使得廠商、學校和教練、球員之間關係變得更加複雜。

台灣籃球停滯10年或20年,不進則退,每個人看法眼界都不同。中華男籃在2018年籃球世界杯亞洲區資格賽慘敗收場,無緣下一輪,中華亞青男籃也在2018年亞青無緣八強,吞下苦澀教訓,這樣的文化環境和廠商贊助商高度介入學生運動,行銷包裝蓋過學生球員學業+自律+人格教育,籃球不再是單純的籃球。

在高度商業化中保有單純的籃球本質+教育,建立正確文化並不容易,在名氣和功利推波助瀾下,HBL高中籃球與UBA大專籃球的銜接,以及未來和SBL超籃或職籃的接軌,都需要建立一套更嚴謹文化和約束。

除了熱鬧+人氣,充滿商機的HBL高中籃球得更多回到籃球+教育+人格本質,這才是台灣籃球最重要基礎文化。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