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頭開始」學習怎麼跑步 像肯亞人一樣超越科技

RUNIROUND

Image by Pexels from Pixabay

接下來的幾週,最初發現祕密的那股興奮感開始逐漸消褪,我也意識到必須從跑步中尋求證明。赤腳跑步的整個概念深深吸引我,我愛上赤腳跑步。經過多年的探究之後,我們終於明白在科學家和企業伸出魔爪之前,人類過去一直採用的最自然和最原始的方式才真正是究極的好方法。儘管科技日新月異,但貧困的肯亞人憑藉著赤腳跑步超越了我們的科技,我真的愛死這項事實。以一個觀念來看,這實在是非常棒;但是放到實際面呢?證明它的唯一方法就是嘗試它。


為什麼這麼少運動員願意嘗試改變他們的跑法?按照李的說法,其中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是必須「從頭開始」學習怎麼跑步。由於新的跑法會使用到不同的肌群,因此你必須先從一公里的短距離開始練習,一旦跑完的隔天再也不會覺得肌肉疼痛後,就可以開始慢慢拉長跑步的距離。


之前我曾希望將赤腳跑步融入我平常的跑法中,兩種跑法都實行就可以避免失掉我的健身大計。不過,按照李的說法這不能是「複選題」,他表示:「它只能是單選題。」他說:「人的大腦會偏向自己最習慣的模式。一旦最常以腳跟先著地的方式跑步,你的身體就會視它為機械式反應動作。」


在我離開前,李承諾會寄給我一雙裸足鞋(barefoot shoes),試試看跑起來的感覺如何。裸足鞋?這種組合聽起來有點矛盾;不過話說回來,赤腳跑步強調的其實不是在打赤腳這件事,而是在跑步方法上。裸足鞋的設計是把緩衝墊或支撐物減到最少,但仍保有穩固的鞋底來防止你的雙腳直接踩到玻璃或狗大便。我決定一旦習慣新的跑法後,我會像肯亞運動員一樣,換穿薄底競賽鞋。這種鞋比裸足鞋多了一點支撐功能,不過沒有歐美跑者常穿的傳統運動鞋的體積和重量。


於是接下來的六星期,我開始重新學習跑步。短距離練習有它的好處,因為零星的時間也可以跑步,這代表我可以更容易將練跑納入我一天的時間裡。


要出門跑步時我可以告訴梅瑞爾塔:「放心,我十分鐘內就回來。」利用上班的午餐時間跑步也比較不會像一個滑稽可笑的瘋子,趕著在公司規定的時間內衝回辦公桌繼續上班。


如同李所預料的,最先幾次跑完後,我的腿會痠痠痛痛的;不過,跑的次數愈多、距離愈長,我開始感覺愈自然,甚至發現自己會不由自主地用新的跑法繞著街道跑。以前在這種地方,如果沒有穿上跑鞋,我總是小心翼翼地慢慢跑。現在,我很高興穿任何一種鞋子都能跑步。事實上,一般的跑步鞋似乎是最不適合拿來跑步,這真是不可思議。我平常上班穿的鞋子有一點點鞋跟,我發現穿這種鞋子,反倒很輕易就能練習赤腳跑法。用這種方式訓練愈多,感覺跑得愈快。


實行這項試驗唯一的問題是,我們的行李已經打包好準備前往肯亞時,我最多還是只能跑五公里遠。我簡直放掉很多健身的時間,所以腰圍明顯地變粗不少。以這種身材很難跟得上肯亞人,不過我還是持續實行這項試驗。如果赤腳跑步真的是他們善於跑步的祕訣,相信很快我就能恢復昔日的狀態,然後,呵……誰曉得我最後會達到什麼境界呢?

本文選自本文選自 臉譜出版《 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揭開地球上最善跑民族的奧祕 》一書 。 從小就熱愛跑步的亞德哈羅南德.芬恩,是著名跑步雜誌《跑者世界》(Runners World)的特約記者,多年來看著肯亞人從奧運到城市馬拉松,一路稱霸,也見識到全球世界級的跑步選手,只要到肯亞受訓幾個月就有驚人的突破。久未練跑且體態完全走樣的他,以挑戰當今最艱難的里瓦馬拉松賽為目標,踏上揭開地球最善跑民族的奧祕之旅。

◎書籍資訊: https://lihi1.com/LrSJz

◎延伸閱讀:原始的跑步方法 才是不受傷害的智慧

◎ 更多運動資訊請見:慢跑俱樂部粉絲專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