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身障運動你我他 打造友善環境從你我做起

·3 分鐘 (閱讀時間)

自2003年起就著手推行老人運動,與社福機構創辦『創齡~銀向樂活』運動會,讓全國超過二百位以上安置在養護機構的失能老人一起參與競技的『萬歲』運動賽事。


前幾年正式轉任到台師大特教系執教後,便把重心放在推動全民體育教育,並配合體育署的資源計畫實務作業。過往從事學術研究的姜義村,十多年來作育英才,亦有多位學生與教授齊心推廣特殊教育,以此為職志。



在特殊教育系耕耘多年的姜教授,前身也是一名熱愛運動的跆拳道運動員,此次接下身障運動的推廣案,對他而言不只是一個政府預算案,而是一份社會責任。他坦言:「推廣身障運動,未來即使政府不補助了,或是資源不夠了,但我們還是想要做,也可以做的事情。」綜觀台灣現有數十萬身心障礙人士,這些於你我周遭的朋友,他們並非台灣的負擔,而卻是社會所遺忘的人們。



身障運動你我他

細分推廣身障運動最大的問題,可以將之細分為『你我他』三者:



『我』意指身心障礙者自己。周邊環境與家長們不重視運動,將運動擺在最後面。傳統來說,『我』往往是受到身邊親友與環境人事物所影響而構成。姜義村教授說:「大家普遍認為,你可以唸書就唸書,不要去運動,因為運動會阻礙到你唸書、升學、阻礙你未來翻轉自己的經濟能力。我們學校裡腦麻的孩子功課都很好,因為他們覺得反正我行動不方便,所以坐在教室裡跳掉體育課、放棄出去玩的時間,乖乖地待在教室裡讀書就好。」



身障朋友所領受的教育與影響,導致他們對運動毫無熱情與想法,進而損失了團體運動的樂趣、與同夥的社交,從運動中學習挫敗與成功的經驗,以及人生最大的資本─健康。



『你』則是身心障礙者身邊的人包含老師、家長、親友、鄰居等,他們形塑了身心障礙者『我』的概念。「一當有人覺醒想去運動或挑戰某些事,身邊的人就會以安全為由,以麻煩為由,以會阻礙到生活為由,或影響工作,以各種理由想盡辦法阻止他去運動,因為運動是不被認同的價值。」姜義村教授說:「我想,身為一個身障者的周圍利害關係人要背負起這個責任。」



『他』則是整體社會,社會或政策是否鼓勵身障人士的運動,包含場館的設計、宣傳作法是否對身障者友善。「我們很常看到『無障礙空間』,」姜義村表示:「事實上很多運動場所對身心障礙者來說是『超障礙』,充滿各式各樣的阻礙,例如說前往該地的交通不便、或者是入場館的報名、相關資訊不足,更不用談很多的賽事並不利於視障者報名,譬如有些比賽需要上階梯下階梯,那輪椅組的就沒辦法報了。」



如前所述,推廣身障運動是一種社會責任,姜義村教授希望這句話不只是善意的口號,而是能落實於各界,營造友善對待所有人的大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