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排名的對手 最深意義的美網冠軍Nadal

Kevin Anderson是ATP有世界排名系統以來,打進美網男單決賽中排名最低的選手。32名。

  【 我是fiancailles(費恩斯),歡迎「費恩斯FB」討論網球、棒球、籃球和任何體壇動態。】


2017年美網男單冠軍戰開打前夕,其實外界多半早已投下Rafael Nadal勝出一票。並非瞧不起南非長人Kevin Anderson,而是不管在經驗上、客觀實力上,賽前手握15座大滿貫的Nadal當然都技高一籌。對方第一次站上大滿貫爭冠舞台的緊張感,一定也是Nadal的優勢。最後的比數6-3 6-3 6-4一點都不讓人意外,Anderson甚至沒有逼出任何破發點。

就像Nadal的叔叔兼教練Toni在Nadal奪冠後老實說的一樣:「有太多好手沒參賽。」一路晉級過程中,Nadal的對手排名遠不如昔日般競爭,前5場的對手世界排名都在50名外,4強可說是最難過的一關、但帶傷史重返球場的Juan Martin del Potro排名也只在28。

只不過難道這座美網冠軍的價值,就會隨著對手史上最低的排名而下滑嗎?並不是。

不管是Nadal的重返榮耀奇蹟,或是Roger Federer今年再度擁吻2座大滿貫的不可思議,都已為人津津樂道。在這座美網背後,對Nadal來說意義非凡的原因超越所謂「激勵人心」、「老將價值」等表面的感動。

放眼年終八強賽冠軍,是第一層意義。Nadal「回得來」這件事情就算並不意外,對眾人來說仍只願意先相信他的紅土實力。正拍無法像昔日一樣又快又旋的情況下,在硬地上Nadal並不肯定吃香。但這已經是他第3座美網冠軍,冠軍數量超過在美網「平均」戰績勝過自己的Novak Djokovic。得到硬地這份加持,Nadal生涯的全版圖最大的目標,就近在年底的ATP年終賽冠軍了。

過去因為年終賽於室內場地進行,Nadal總是挑戰失利,今年就像Toni所言,不少好手缺陣到年底,Nadal除了敵人少,自己一定從再度征服美網的過程中,得到無形的自信。他現在能夠告訴自己的已經不是「年終賽室內場,我不行吧?」而是「美網又再次拿到了,年終賽也可以吧!」

第二層意義,來自於big 4的壟斷。令人驚奇的是,其實big 4今年的表現模式跟過去大不相同,但「結局」卻是一樣的。如果把Federer、Nadal和Djokovic、Murray視為一個「單位」的話,big 4仍然稱霸了2017年最大賽的舞台。他們彼此之間的競爭削弱了,他們遭遇的次數是歷年來最少的,他們不再能打造4強4人、或是逼迫其他好手要挑戰連過「兩關」才能稱王,Djokovic和Murray相繼養傷,但最終大滿貫冠軍還是沒有落入其他人之手。

big 4壟斷的模型又多出一種可能性。「4人輪流重返顛峰」並非不可能,看著Federer和Nadal的養生模式成功,我相信其他人也蓄勢學習中。這個黃金世代很有機會再度延長,而同期球員的不說,下一世代、下下一世代的好手黑暗期,抑或也會蔓延。

如果你活在跟big 4一起掘起、成熟、收割的年代,確實是非常幸運的。身為觀賽者,你不用承受被他們擊敗的心痛,但卻能享受驚心動魄經典的脈絡。這樣的19+16+12+3的大滿貫數字還在累積,空前是確定的,絕後沒人敢保證,但也很難想像後人會能革新到什麼程度。

最後一點意義,也是我最為Nadal感到開心的。他終於學會了不要以戰養戰,而是「休息走更長遠的路」。新任教練Moya表態證明了Nadal過去把自己「ㄍㄧㄣ」太緊,太愛練球太投入,反而在生涯危機時令他找不到方向。

恭喜Nadal,這是他奪冠後第一次,我看見最放鬆的笑容。

【 我是fiancailles(費恩斯),歡迎「費恩斯FB」討論網球、棒球、籃球和任何體壇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