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一家親 沙烏地世界盃勝利激發阿拉伯世界罕見團結

沙烏地阿拉伯在爆冷擊敗阿根廷的瞬間,興奮歡呼。【AFP授權】
沙烏地阿拉伯在爆冷擊敗阿根廷的瞬間,興奮歡呼。【AFP授權】

沙烏地阿拉伯在世界盃意外戰勝足球巨人阿根廷隊,引發四分五裂的阿拉伯世界罕見共同慶祝,其中包括卡達人。不到兩年前,沙烏地和卡達仍在一場激烈的區域爭端中對峙。

在沙烏地以2–1擊敗這支南美冠軍隊後,成群結隊的卡達汽車按著喇叭,在首都杜哈街頭遊行,這是世界盃史上最大的冷門之一。

在沙烏地領導的近4年封鎖期間,這樣的場面不可想像,那次封鎖切斷卡達與其最近的幾個鄰國外交、貿易和交通運輸關係,理由是沙國指控卡達支持極端分子且與伊朗過於親近。

而在突尼西亞人、摩洛哥人、埃及人、黎巴嫩人和約旦人加入卡達首都狂歡的沙國球迷隊伍後,複雜的地區關係被拋諸九霄雲外。

24歲的約旦人Ahmed Al-Qasim身上披著約旦國旗,在杜哈球迷區告訴法新社,「這是沙烏地阿拉伯的歷史性勝利,也是所有阿拉伯人的偉大勝利。」

他悄聲補充道,「我也許不支持沙國政府的政策,但我對這場偉大的足球勝利感到開心。」

這是沙烏地自1994年首次在世界盃亮相以來所取得的最大勝利,也是世界盃首次在阿拉伯土地上登場,也是中東國家在今年世界盃的首場勝利。

在排山倒海而來的歡樂之前,一系列激烈的人權爭端才引發卡達主辦單位憤怒回應,包括指控他們反阿拉伯種族主義。

而今一些卡達球迷將保守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國旗與他們自己國家的國旗幟並列舉起,甚至卡達國王也圍著沙烏地圍巾觀看這場比賽。幾天以前,沙烏地實際領導人沙國王儲也穿上卡達的外衣。

一名只透露名字的卡達女子Anoud說,「兩國政府之間存在政治爭端,但這已經結束,我們終究是一個民族。」

她在杜哈一家購物中心外告訴法新社,「我們已經翻過這一頁,封鎖已經過去了。」

體育阿拉伯主義(Athletic Arabism)

這一地區人們紛紛表示敬意,許多阿拉伯領袖在推特上表達他們的祝賀。

兩座杜哈的摩天大樓以沙國國旗的綠色照亮玻璃外牆,位在杜拜的世界最高建築「哈里發塔」(Burj Khalifa)也是如此。

巴勒斯坦的加薩地區(Gaza)慶祝活動四處可見,葉門甚至燃放煙火,其強大的鄰國沙烏地阿拉伯自2015年以來領導一個軍事聯盟,支持其國際承認的政府。

在社交媒體網路上,沙烏地阿拉伯的勝利高居地區聲量榜首,並激發一連串的祝賀貼文和挖苦阿根廷的嘲諷梗圖。

開羅大學政治學教授Nevin Massad稱沙烏地足球隊的勝利是個「特別激動人心的時刻」。

她告訴法新社,「政治阿拉伯主義也許不再可能,但人們心中存在不同形式的阿拉伯主義」,包括「體育阿拉伯主義」。

阿拉伯世界不乏引發地區分裂的爭議性議題,包括敘利亞、葉門和利比亞的戰爭。

伊斯蘭教兩個主要陣營之間的宗派緊張局勢火上澆油,加劇了這種分歧。

2017年6月,沙烏地阿拉伯策劃了對卡達的封鎖,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和埃及也切斷與杜哈的聯繫。這場爭端直到2021年1月才獲得解決。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政治學教授Abdulkhaleq Abdulla在推特上發文,稱沙烏地隊是「阿拉伯英雄」。

繼沙烏地阿拉伯成功之後,突尼西亞和摩洛哥的表現也值得稱道,他們分別以0–0逼和兩支歐洲強隊丹麥及克羅埃西亞。

23歲的沙國球迷Khaled Abdullah在杜哈參加慶祝活動,他說,「我們覺得所有阿拉伯人都在支持我們。」

「我們的歡樂是一體的。」【AFP授權】

——————————————————

👉瘋足球,預測冠軍抽好禮

👉瘋足球聚會美食全面下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