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正義鷹大俠】孤單奧克蘭:運動家隊的球迷忠誠度危機(下)

·Yahoo奇摩運動專欄作家
奧克蘭運動家主場RingCentral Coliseum票房慘淡。(Photo by Ezra Shaw/Getty Images)
奧克蘭運動家主場RingCentral Coliseum票房慘淡。(Photo by Ezra Shaw/Getty Images)

文/正義鷹大俠(訂閱《MLB星系》,享受更多MLB專業好文)

延續前文,除了陣中極度缺乏明星級選手、過往「魔球軍團」自豪的戰績沒有起色,以及主場軟硬體老舊且不具吸引力…等老問題之外,奧克蘭運動家隊主場觀眾數銳減還有什麼其他原因?未來又有何願景可以期待?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你看過棒球電影《大聯盟》嗎?

明明就連吸引球迷進場都快求之不得,但是從運動家球團本季的行銷面或票務系統來看,他們卻更像是有意將球迷推得越遠越好。檢視今年包括票價、停車費均有調漲,許多套票或特殊優惠方案被取消,會員制選項也不復見,就連針對最死忠球迷的季票服務也引發怨氣。

球迷Jeff Paulson在2019年以約600元美金購買了左外野「樹屋」區域的季票,整季入場看超過50場賽事,不過今年起再也沒有該方案可選擇,且球團也未積極勸敗其他方案。「這個球季沒有任何1個票務人員跟我聯繫,」Paulson無奈表示:「我只接到e-mail,要我上網登錄帳號並選擇想要的(新)方案。當我真的登進系統,發現能夠找到最便宜的票好像是1,500美金。」

也有其他的季票持有者回報,他們和過去向來樂於協助顧客解決問題的票務人員進行了奇怪的互動,「在取消購買季票後他們沒試圖吸引我回籠,」手上傳統季票被調漲5成到6成的球迷Mike Winstanley抱怨道:「他們打電話來,我說不(再續買季票),他們回說:『謝謝,退款3到5個工作天內會退到您的信用卡裡。』之後就沒再接到他們的聯絡了。」此外,也有原季票持有者埋怨就連場次較少的優惠方案都沒得選。

關於這點,運動家總裁Kaval則說自從2019年球季之後球團就不曾發行季票,這次的調價是因應上季一般門票的定價而調整,還強調票價的確是變貴了,但是「相較去年那支頗有競爭力隊伍的門票相比已經打了8折」。不過球迷顯然並不買單,除了今年的戰績不再有競爭力,還有另一派論調正迅速崛起。

演員Charlie Sheen在1994年電影“Major League II
演員Charlie Sheen在1994年電影“Major League II" 繼續扮演Ricky 'Wild Thing' Vaughn 。(Photo by: Diamond Images/Getty Images)

「你有看過電影《大聯盟》嗎?」球迷Megan Harter受訪時提到1989年上檔,由知名影星Charlie Sheen主演,內容講述球團為了搬家至新城市而不惜晉用B咖球員、搞爛戰績以達目標的經典棒球喜劇片:「他們不想讓球迷進場,才能夠順利遷走。」

未定之天

與此同時,運動家總裁Kaval則主張球場留在現地已經不可行,尤其是自家球隊經常被拿來與主導灣區市場、擁有一座舊金山灣畔美麗場館的巨人隊相提並論,「因為這裡是一個雙球隊的(共同)市場,因此擁有一座夢幻般的水岸球場對奧克蘭來說是特別重要的。」他還明言若不這麼做,球迷只會被橘黑軍團不斷吸走。

過去幾年,傳聞運動家隊有可能跟隨突擊者隊腳步移駐拉斯維加斯的消息始終不斷,球團更表示每月花費數十萬美金推動遷移方案,但這也惹毛了部分球迷,對於球團想要「變心」出走大為感冒。

「在那之後,我不曾再將任何一分錢花在運動家隊相關的東西上頭,未來也不會(雖然真的很難),」Paulson對於季票價格高漲且遭無視仍難釋懷:「直到他們宣布繼續留在奧克蘭。」

霍華德碼頭(Howard Terminal)。(Photo by Jane Tyska/MediaNews Group/The Mercury News via Getty Images)
霍華德碼頭(Howard Terminal)。(Photo by Jane Tyska/MediaNews Group/The Mercury News via Getty Images)

但實際上據Kaval表示,運動家隊雖無意續留舊場館,卻也同時爭取能被納入緊鄰奧克蘭港、市中心預算高達120億美金的霍華德碼頭(Howard Terminal)開發案,「我知道有些人覺得我們就像是電影《大聯盟》,但並非如此,」Kaval解釋:「如果我們不是認真想留下,不會每月花費200萬美金去爭取濱水球場的核可。」倘若為真,那運動家投注在續留奧克蘭的預算,在隊上將只低於「貓王」Elvis Andrus的月薪。

「我確實認為他說得沒錯,」33歲的當地球迷Kevin Peters談到球隊正在努力的說法支持道:「突擊者和勇士離開了,運動家雖然小氣,但至少他們試著要留在奧克蘭。」

只是運動家隊的作法也讓Kaval成為箭靶,除了夾在球迷和想省錢的老闆之間,在地公民團體對他也不友善。近來舊金山灣保護與發展委員會(San Francisco Bay Conservation and Development Commission)在一次重要投票中,建議霍華德碼頭開發案的未來藍圖並不需要一座新球場;接踵而來的則有市議會對此政策的具體財務狀況所舉行的關鍵投票。

「假如他們投下反對票,這個計畫就玩完了。」Kaval表示屆時會將眼光轉向賭城,但拉斯維加斯這個選項同樣需要獲得當地公眾投票的許可和授權。好在相較於民意機關,奧克蘭地方行政首長倒是樂觀其成。

奧克蘭市市長Libby Schaaf向來強烈支持運動家遷址至霍華德碼頭,並高呼這將為整個區域帶來經濟效益,她也表示已從突襲者和勇士的離開學習到經驗,將確保捍衛公共財政,「這會讓未來數代的奧克蘭市民蒙受巨大損失,而不只是運動家球迷。」面對可能留不住運動家的代價,Schaaf大聲疾呼。

願景與現實

倘若Schaaf的願望能成真,運動家將迎來自1901年創隊至今、第二座專為他們所興建的球場。1909年開幕、位於費城的Shibe Park曾自豪為球界首座由鋼筋混凝土打造的場館,睽違超過兩甲子的新家勢必也將掀起熱潮。Kaval聲稱新球場將為球團帶進數億美金收入,並可望結束士氣低落的球員陣容輪動週期。只是如果兩個遷址方案都落空,續留原址也非不可能,但問題會是目前遭遇的狀況不但無解,恐怕還將延續下去。

回到文章一開頭、那場5月初不到2,500人進場的比賽現場,「我覺得現在就像是博覽會隊快要搬到華盛頓特區前的氣氛。」一名36歲、任職營建業的前季票持有者Jorge Lopez言談中充滿濃濃末世感:「在球隊離開之前,我只想沉浸在這一切之中。」而在比賽結束後,坦帕灣光芒隊外野手Brett Phillips則與4位靠在內野欄杆上的球迷們聊了起來。

坦帕灣光芒野手Brett Phillips。(Photo by Lachlan Cunningham/Getty Images)
坦帕灣光芒野手Brett Phillips。(Photo by Lachlan Cunningham/Getty Images)

「我感謝了他們4個人,」Phillips回憶道:「我跟他們說:『我知道對面休息區那些傢伙很感謝你們出現在這裡。』因為球迷,運動才會受到歡迎而且刺激,他們是比賽當中最重要的一環。」

在一切出現轉機之前,假如運動家隊當真有心續留,民之所欲,或許才是他們眼前最重要的事。

※本文編譯改寫自The Loneliest Team in Baseball,作者為David Waldstein


◤品牌好康下殺◢

👉UA全館3折起 2件再79折

👉adidas OUTLET全館5折起 2件再7折

👉夏季減脂戰 聯合品牌全館6折起

◤推薦文章◢

👉獨家專訪廖老大 放眼台灣賽車環境 廖老大拋「三個期待」有話要說

👉賽車 X 旅遊》熱血的夜衝!來去新加坡看F1一級方程式夜戰吧!

👉賽車 X 旅遊》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歡迎你來參戰!

👉2022年春夏8雙必買:NIKE Waffle Debut、NB XC72、PALLADIUM日本限定配色⋯每雙都讓人心癢癢!

精采運動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