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被丟棄的廢鞋最後都去了哪裡?

愛燃燒(i Ran Shao)
·9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12-16 10:58:31 711

探尋一雙跑鞋的“命運”。

科技引領變革,引導跑鞋加速更新換代的關鍵,是越來越多的人工合成材料的加入,光一雙普通的跑鞋就可能是由尼龍、聚酯材料、聚氨酯、EVA、TPU、合成橡膠、紡織燃料等數種合成材料組成。

光一雙普通的跑鞋就可能是由尼龍、聚酯材料、聚氨酯、EVA、TPU、合成橡膠、紡織燃料等數種合成材料組成。 圖/愛燃燒

它們的加入,帶來了更具彈性的腳感、極高效率的能量回饋、厚實可靠的緩震性能、更耐久的使用壽命,以及更輕量靈活的穿著體驗,當然,跑鞋的生產成本也因此大大降低。

我們享受著化工材料帶來的種種優勢,卻很少重視跑鞋工業在生產、加工過程中會產生對環境的污染,我們往往會因為一雙很喜歡的鞋跑壞了而感到可惜,卻很少會去關注它們在被我們丟棄之後的命運。

我們享受著化工材料帶來的種種優勢,卻很少重視跑鞋工業在生產、加工過程中會產生對環境的污染 圖/愛燃燒

2013 年,MIT 曾經出過一份關於鞋工業與碳排放的調查報告,他們得出了這樣的數據:一雙正常的運動鞋,終其一生(從原料獲取到最終降解)的平均碳排放量為 14 千克,海外媒體在此基礎上進行延伸,如果把全世界的運動鞋工業視為一個國家,那麽照它每年的平均碳足跡計算,它是世界第 17 大污染體。

就讓我們以“碳足跡”為線索,來探尋一雙跑鞋的“命運”。


扣問出處

按結構來劃分,一雙鞋基本上由鞋面、中底和大底組成,不同的部分誕生於不同的原料。
一般來說,跑鞋鞋面使用的織物有尼龍(Nylon)、聚酯纖維(Polyester,國內俗稱滌綸)和聚氨酯(Polyurethane,即我們常說的PU)等幾種。其中尼龍和聚酯纖維都是石油化工產品,經由人工合成誕生,其自然降解的難度非常大。

其中尼龍材料在生產過程中還會產生溫室氣體一氧化二氮,其危害程度遠大於二氧化碳。

其中尼龍和聚酯纖維都是石油化工產品,經由人工合成誕生,其自然降解的難度非常大 圖/愛燃燒

除此之外,每雙跑鞋眼花繚亂的配色都是通過紡織染料來實現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要用到一些有害的化學物質,它們會隨著跑鞋被丟棄,最終進入到水源之中。

過程中不可避免的要用到一些有害的化學物質,它們會隨著跑鞋被丟棄,最終進入到水源之中。 圖/愛燃燒

在跑鞋的總碳排放量中,鞋面的占比是 42%。

至於中底,當下最常見的中底材料就是 EVA 了,它不可謂不實用,憑借其輕質量、彈性足、可塑性強等特點,它已經是生產商最中意的選擇,但它同樣屬於石油化工品,在沒有生物腐蝕的情況下,它足以在濕潤的土壤里存留 12 年之久。

PU 和 TPU 材料也是常見的用於中底的材料,可能 PU 在生物降解性上表現會好一些,但無法改變其來自於礦物原料,生產過程會排放大量二氧化碳的事實。

在跑鞋的總碳排放量中,鞋面的占比是 42% 圖/愛燃燒

當然,我們不得不再提一提碳纖維板,這引領近幾年“超級跑鞋”風潮的材料,比起其他中底的組成部分來說,它的優勢在於可回收。但碳纖維的問題在於,生產它的能耗非常巨大,是生產鋼鐵的 14 倍,也就意味著生產碳纖維的過程中產生的溫室氣體也是成倍增長的。

最後就是外底了,外底使用的材料一般是加入炭黑的橡膠和發泡橡膠,人工橡膠在生產過程中會產生大量有害物質,甚至有致癌的風險。

而一旦被丟棄,這些合成橡膠會堆聚在海洋、湖泊和水道中,形成污染,在全球範圍內工業導致的水污染中,服裝(自然也就包括跑鞋)工業的占比高達 20%,排名第二。

一旦被丟棄,這些合成橡膠會堆聚在海洋、湖泊和水道中,形成污染 圖/ 愛燃燒

與此同時,生產橡膠原料的熱帶雨林,因為工業巨大的消耗量,正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消失,這對於地球的生物多樣性也是一種極大的破壞。


探求去路

在一雙跑鞋 “一生” 的碳排放中(14 千克),生產過程就要占去近 7 成,但這並不意味著,跑鞋在被我們穿爛、丟棄之後所產生的污染就可以忽略不計了。

一雙跑鞋,其生產過程中運用到的原料有多豐富,那麽其相對應的處理過程就會有多複雜,因此,如果要回收一雙舊跑鞋,並把它對環境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其難度和成本都是非常之高。

如果要回收一雙舊跑鞋,並把它對環境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其難度和成本都是非常之高 圖/ 愛燃燒


所以,絕大部分被我們扔掉的跑鞋最終的歸宿,要麽就是被堆積在垃圾場里,要麽就是被傾倒進海洋之中,總之都是“自生自滅”的結果。而這樣的處理方式,無疑對大自然的土壤、水源,都是一種巨大的破壞。

能想象一下嗎,那些已經被我們穿爛的跑鞋成山地堆在土壤之上,或是像個小島似的漂流在水域之中,光那個景象,就讓人夠觸目驚心的了。

絕大部分被我們扔掉的跑鞋最終的歸宿,要麽就是被堆積在垃圾場里,要麽就是被傾倒進海洋之中,總之都是“自生自滅”的結果 圖/愛燃燒


各尋對策

當然,已經有很多人意識到跑鞋(運動鞋)的生產和丟棄對於環境的破壞,而它們,也提出了各自的辦法。

從品牌商一端來說,它們目前集中心力做的一件事就是設計生產“環境友好型跑鞋”,我們也在此前的文章《adidas的未來跑鞋,還有一個 B 計劃》和《下一個引發跑鞋革命的科技會是什麽?》中進行過討論,無疑,它有一個非常吸引人的新概念,但好用意,不一定有好結果。
海外媒體曾做過一個統計,在 2556 款不同的運動鞋中,可以被歸入“環境友好型運動鞋”品類的,只有 89 款,其比例不過 3.4%,其中絕大部分只是用到了可循環使用的塑料,比如我們熟悉的 adidas 的 Parley 系列就是如此。

可以被歸入“環境友好型運動鞋”品類的,只有 89 款,其比例不過 3.4% 圖/ 愛燃燒

而這 89 款環境友好型的運動鞋,平均對碳排放的減少還不到 10 %(確切地說,是 9.12%),同時要注意的是,這些打著“環境友好型”名號的跑鞋,往往因為更高的生產成本,其標價也會比普通跑鞋高出幾百元。

那麽相比之下,為了達到保護環境的目的,與其花大價錢買一雙碳排放量更少的環境友好型跑鞋(其效果並不明顯),我們為什麽不用“每年少買一雙運動鞋(把舊運動鞋穿更長的時間)”的辦法來實現呢?

這些打著“環境友好型”名號的跑鞋,往往因為更高的生產成本,其標價也會比普通跑鞋高出幾百元 圖/ 愛燃燒

我們可以說,整個跑鞋(運動鞋)工業中,許多品牌提出了非常多有建設性的保護環境的舉措,但是相比整個工業所產生的污染而言,這些舉措不過是杯水車薪,只能起著輕微的減緩作用。

一定程度上,“環境友好型跑鞋”的推出,至少在當下更像是在販賣概念,想要解決問題,依然道阻且長。


從消費者(跑者)一端來講,我們能做的事,無非就是減少無謂的消耗——一方面我們減少不必要的跑鞋購置,另一方面我們得注意跑鞋的養護,盡量延長它的使用壽命。然後,或許我們可以想辦法,讓這些舊的鞋子,有更好的去處。雖然處理廢鞋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並不意味著沒有人在做這樣的“傻事”,比如 Nike 就有一個叫 “REUSE-A-SHOE(跑鞋新生)” 的項目,被回收的跑鞋最後會被制成其他的運動產品,或是成為新造的跑道、球場或體育場的一部分。

被回收的跑鞋最後會被制成其他的運動產品,或是成為新造的跑道、球場或體育場的一部分 圖/愛燃燒


也有一些其他的組織,會不嫌麻煩地人工把廢棄跑鞋的各個部分重新拆下來,分門別類地把它們送到合適的生產方,“垃圾就是放錯位置的資源”,這些組織做的就是讓它們各得其所。

只是如果是通過這些渠道丟棄跑鞋,不可避免地要多花很多時間和精力,甚至你還要自掏腰包寄過去——畢竟“回收”在當下的環境中,很是吃力不討好。

會不嫌麻煩地人工把廢棄跑鞋的各個部分重新拆下來,分門別類地把它們送到合適的生產方 圖/愛燃燒


但想一想我們目前生存環境所面臨的威脅,其實我們所做的,還遠遠不夠。


責任編輯:Ian
文章來源:愛燃燒
圖片來源:愛燃燒

*跑鞋知識,盡在運動筆記

以上內容由愛燃燒授權刊出,為尊重原著與忠實呈現文意,內容僅做簡體轉繁體,故可能因文化差異,
而有不同的翻譯及語法詞彙,還請各位跑友們參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