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正義鷹大俠】一山還有一山高? Aaron Judge的「真.無敵」全壘打賽季

紐約洋基「法官」Aaron Judge在MLB 2022球季打出不凡成績。(Photo by Sarah Stier/Getty Images)
紐約洋基「法官」Aaron Judge在MLB 2022球季打出不凡成績。(Photo by Sarah Stier/Getty Images)

文/正義鷹大俠(訂閱《MLB星系》,享受更多MLB專業好文)

在舉世棒球迷殷殷企盼下,「法官」Aaron Judge日前終於敲出追平「棒球之王」Babe Ruth的單季60轟紀錄,將自己名字往上挪移至生涯榜第8名,同時也是球史第6門叩關6字頭的超級重砲。

珍貴成就雖不待言,媒體也因Judge可能成為近75年來第6位打擊三冠王,而將他這個球季冠上「史詩級」稱號。但其實僅就全壘打數來看,生涯榜第8似乎稱不上終極成就,除了還要敲1轟才能比肩另名大學長Roger Maris的美聯單季紀錄,前方更分別有2度、3度達陣單季60轟的Mark McGwire(最高70轟)、Sammy Sosa(最高66轟)攔路,在例行賽只剩10場狀況下想挑戰有其難度,更遑論大魔王「黯影巨人」Barry Bonds的73轟了。但事實當真如此嗎?《CBS Sports》記者Dayn Perry梳理球史脈絡並提出論述,佐證「法官」目前就算只敲60轟,以量產紅不讓的角度視之依舊不遜於前輩,以下便逐一討論說明。

宰制賽季令人驚艷

檢視本季全壘打榜的領先幅度,Judge不只領導全聯盟,更儼然繳出主宰級表現,因為位列第2的Kyle Schwarber目前只敲42轟、足足落後「法官」18發全壘打。打從1933年的名人堂強打Jimmie Foxx之後,即無開轟數領先全聯盟者贏第2名14轟以上,且所有締造過單季60轟的砲手中也無人超越此一數字。如果能進一步將差距拉大至20轟,Judge還將成為自1928年的Ruth之後,首位大贏居次者逾20轟的聯盟全壘打王(註1)。從這些數據來看,稱Judge的宰制力為百年一遇應不為過。

主場優勢非利多

在多數人心中,洋基球場似乎是個有利於打者、尤其是全壘打型好手的場館,但實際上近2年此處被評比為中性、並未特別偏向投手或是打者,這點從「法官」的60轟剛好主、客場各佔半數即不難理解。有此既定印象的主因應為距離偏短的右外野全壘打牆所致,今年包括Anthony Rizzo、Matt Carpenter等拉擊型左打開轟數大回春即為例證。問題Judge是右打者,且細查彰顯火力的攻擊指數OPS值,甚至會發現其客場成績略優於主場。

另外依據聯盟架設的影像分析系統「Statcast」推估,假設今年「法官」全數在洋基球場出賽,他的紅不讓產量將會是61支;模擬場地置換成西岸的道奇球場,測算結果也一模一樣。分析全大聯盟30隊主場後更發現還有5處高於61轟,在在說明Judge本季的全壘打數並未因自家主場而得利。

至於今年之所以能有既平均又頂尖的開轟表現,或許應歸功於「法官」的擊球品質。就Perry認為,放眼當今、甚至是球史所有重砲手中,無人能像Judge將自身爆發力和擊球仰角搭配得如此完美。據統計,截至目前其平均擊球初速、強擊球比例以及出色擊球率Barrel %(註2)皆獨占聯盟鰲頭,也難怪「Statcast」分析其「預估全壘打數」僅略低於真實敲出的數量0.8轟,顯見「法官」的60轟貨真價實、得來全無僥倖。

前所未見的極速挑戰

球速越高,對打者來說反應並發動攻擊的時間也越短、越難應付,這也是為何當今投手不斷設法透過訓練將速度往上催,也導致Judge得面對史無前例的球速。據查全聯盟直球系球種包括4縫線、2縫線、卡特球和伸卡球的平均時速,從2008年的91.1英哩攀至本季的93.1英哩,為15年來最高;滑球則是從83.4英哩拉升至84.6英哩,僅次於2016年、2015年寫下的84.9英哩和84.8英哩紀錄,球速明顯隨時間遞增。

此外,若將時間回推至投手球路資訊被標準化記錄並可公開取得的2002年,速球與滑球均速更分別只有89英哩和80.4英哩,而過去所有60轟賽季發生的時點皆早於2002年,因此假設前輩們所面臨的球速威脅低於「法官」應屬合理,對於締造紀錄距今已超過一甲子的Ruth、Maris來說,更可能是難以想像的障礙。

除了球速更快,變化球使用比率同樣上揚。以滑球為例,2002年只佔所有投手使用量的12.1%,今年卻已經飆升到20.7%,有些滑球的球速甚至超越上述締造60轟年代的速球,加上Judge今年對戰滑球的比例高達25.2%,幾乎每看4顆球就有1顆滑球,棘手程度不言可喻。

紐約洋基主砲Aaron Judge。(Photo by John Fisher/Getty Images)
紐約洋基主砲Aaron Judge。(Photo by John Fisher/Getty Images)

不只更快、還有更多

近年數據分析潮流隨科技躍進,投打對決時只要打者對上同1名投手越多次、熟悉程度增加,就更容易狙擊對手的概念因此廣為人知,亦即「法官」身處於每場戰役必須面對最多名投手的年代。截至美國時間9月21日,「法官」本季已交手過244位投手,相較「60轟俱樂部」成員中次高、1999年Sosa遭遇的215人增加約14%,且差距持續擴大中。而McGwire和Bonds的賽季則約莫各對決200名投手,更早之前的Maris更僅遭遇101人,Ruth的64人甚至只有本季「法官」的4分之1,差距不可謂不小。

為讓投手更佔優勢,當今輪值群不只每場投球數被嚴格限制,也不建議和同1名打者遭遇第3次,也就是說和對手打線戰過兩輪之後就會被換下場。而接著登板的則通常是球速飛快、大多不會投超過1局的後援牛棚,這也表示和打者較勁的幾乎都是生龍活虎且無從觀察當天狀況的投手。

有鑑於此,權威數據網站《棒球指南》創辦人之一Joe Sheehan進行統計。他先定義所謂的「疲勞投手」是遭遇對方打線第3輪的先發投手、抑或第2輪的後援投手,並統計打者對上他們的表現。最後得出在1967年時,全聯盟對上「疲勞投手」的打席數佔總打席數26.9%,且打者有28.9%的安打數是產自此類投手;但隨著時間推移此2數據持續下跌,2012年衰退至2成上下,本季更分別跌至13.7%和15.1%最低點,相較半世紀前幾乎砍半。

此外,從每場比賽打者面對的投手人數也可一解為何Judge締造60轟的環境乃史上最嚴苛。回顧Ruth締造紀錄的1927年,打者每場比賽只須面對1.82名投手,這數字1961年上揚至Maris寫記錄時的2.44人、2001年的Bonds和Sosa為3.63人;但如果比起今年的4.29人,這恐怕又是小巫見大巫了。

捉對論劍亦具利基

不只前述因素,守備負擔也是「法官」相較其他60轟賽季締造者的劣勢之一。縱使今年也守了452局右外野,且在Harrison Bader傷癒歸隊後已不再鎮守中堅,但他本季扛了超過620局中外野防區仍是事實,對照前輩們不是站角落外野就是一壘等防守負擔較輕的位置,要兼顧打擊的難度更高。此外即使一對一比較,「60轟俱樂部」的學長們也各自有高於Judge的優勢。

以單季60轟元祖Ruth來說,就無需面對種族隔離解除後人才更盛、競爭張力遽增的環境;Maris則是受惠於美聯由8隊擴增至10隊、投手戰力遭稀釋的影響。根據計算,Maris當年的61轟當中就有13轟是面對甫成軍的弱隊洛杉磯天使和華盛頓參議員(今遊騎兵隊)所擊出。

而提到Bonds、Sosa和McGwire,多數人或許會先想到他們身陷禁藥疑雲的敏感身分。但一來在類固醇盛行時期,涉禁者也包括了相互競爭的其他打者甚至是投手,加上3人皆未被驗出過陽性、僅McGwire曾坦承用藥,實際影響難以確切論定並量化。但即使如此,他們也曾接收1993年、1998年聯盟擴增4支球隊的投手稀釋紅利,挑戰60轟門檻肯定比「法官」更有利基。

綜合前述,可以了解《CBS Sports》記者Perry評論Judge「擁有1個史詩級偉大球季」的讚美絕非過譽或私心,以他尚有機會爭奪3冠王和率領洋基衝破險阻、挑戰季後賽的表現來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重點是包含季後賽在內的2022年球季尚未結束,「法官」還將如何讓眾人且行且驚嘆,你我不妨拭目以待。

註1:1928年Ruth敲出54轟,領先擊發31轟的Hack Wilson和Jim Bottomley高達23轟。

註2:出色擊球(Barrel)是指「檢視擊球仰角和初速等條件,安打率不低於5成且長打率高於1.500」的擊球表現,出色擊球率則為每打席數出現出色擊球的機率。

註3:文中未標註日期之數據結算至美國時間9月25日。

※本文編譯改寫自Why Aaron Judge's home run-filled 2022 season is even more impressive than it seems,作者為Dayn Perry

◤運動潮牌好康◢

👉NIKEx飛利浦 聯合品牌週下殺84折

👉PUMA秋季暢貨中心 2件再享85折

👉法國公雞運動xGOLF 新品全館5折起

◤推薦文章◢

👉獨家專訪孫振 越真實的自我,越能憾動他人!台灣霹靂舞冠軍孫振:舞蹈是我的語言

👉《原子少年》選秀過後!曾四處征戰追夢的他們,因舞蹈越挫越勇

👉向永遠無法征服的大自然學習!姚元浩因衝浪而生的人生信念

👉小六獲選國家代表隊!職業滑板選手陳啓紋:生活是對滑板的熱情與偏執

精采運動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