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系列/是專業法務也是專業攝影 斜槓青年高旭朮

許德霖
·11 分鐘 (閱讀時間)
Yahoo奇摩運動特約攝影-高旭朮。(高旭朮提供)
Yahoo奇摩運動特約攝影-高旭朮。(高旭朮提供)

採訪/許德霖,文/許德霖

斜槓的人生!看似兩個不會有關連的行業,卻誤打誤撞同時出現在人生之中,這是Yahoo奇摩運動特約攝影師,高旭朮的故事。

接觸拍照的起源

「我大概真的很小時候,就還是底片機的時代,就有在幫忙拍照了。」,原來Victor的父親是生意人,有些商品需要拍樣品照,「可能會有一些衣服、裝備就變成他穿在身上,我幫他拍。」

「那就是一個開始,從此之後感覺上對於把東西記錄下來,這件事情就特別有興趣。」

「當時就覺得說,有拿到相機,然後我能夠幫他拍的清楚就好了,拍下來就好了。」

來到Victor的學生時代,Victor說每逢畢業旅行都會去買即可拍,就是拍完就拿去沖底片,機器就丟掉的那一種,不過來到大學時,父母添購了1台DV,一些表演的節目啊、一些活動把它錄下來,以後就是當成一個記錄交給學弟、妹,「拍照當時反而變少了,雖然還是有。」

大學可能快畢業時,Victor才買了第1台單眼相機,「但其實是因為我很喜歡吃,是為了想要拍美食。」

「不過當時有一搭沒一搭地拍,原是想要寫寫部落格,但很懶惰,照片可能就自己看一看,也沒有真正去寫美食部落格。」

高旭朮在2015世界12強棒球賽時拍攝日本國家武士隊照片。(高旭朮提供)
高旭朮在2015世界12強棒球賽時拍攝日本國家武士隊照片。(高旭朮提供)

2015年第一屆世界12強棒球賽預賽在台灣開打,當時效力於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的大谷翔平、橫濱DeNA灣星的筒香嘉智,日職大咖明星也隨著國家武士隊來到台灣。「然後就覺得不行耶?!就是既然要去看,應該要記錄下什麼才可以。」,然後Victor就又把相機挖了出來,但「它」已經沒辦法應付運動賽事了。

Victor說當時在網路上看到某些同好,喜歡看日本職棒的同好,他們拍的照片真的很棒,且因緣際會下有與他們交談的機會,自此之後就覺得不行,要好好的研究,如何拍攝好照片?如何拍出像精采一瞬間?

「我覺得大概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真正想要就是努力學習,在這個部分。」

因「猿」際會

「這個就跟緣分、『猿』分有非常非常大關係。」

Victor表達當初即是Lamigo桃猿的球迷,最常看的比賽就是桃猿的比賽,最常造訪的球場就是桃園國際棒球場,而無論是在本壘的後面,或者是在一、三壘側的,攝影記者席正上方那個幾乎相同的位置,都能看到Victor在拍攝的蹤影。

因為買賣球票的關係,Victor認識了1位球迷,這位同好在媒體業服務。雙方比較熟稔之後,也知道Victor是喜歡拍照,且也拍得不錯,「那個時候他就問我說,有沒有興趣來拍攝運動賽事看看?我當然很好啊,因為有機會能夠拍攝,其實對我來講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機會。」

「坦白說,剛開始拍照純粹就是為了自己開心、為了自己的成就感。」,能夠球員精采瞬間,對球迷而言就會很開心,無論是振奮、開心,或是失落,都會想去捕捉,真的很單純的就是想要拍攝。

「從來沒有想過,可以有機會踏入媒體業,那個時候非常興奮,就答應邀約,然後踏入這領域到現在。」

本業是法務

「我的正職就是在一般的公司裡面擔任法務的工作,因為是法律系畢業的,也有想說考公務員什麼的,但可惜沒有考上,那就是做,跟自己本行有關的工作,辦公室裡面內勤的文書審閱這樣。」

不過Victor高旭朮上班的配備卻不止於1個公事包,一開始同事之間並不知道Victor還有在做拍攝的工作,但有時上班會多拉1個攝影箱,也引起了同事的好奇心。

「喔?旭朮你有在拍照?」

「喔對啊對啊,我有在拍一些運動的賽事。」

同事原以為這只是興趣,Victor會在觀眾席上面拍,直到了解是在球場裡的攝影席展開「工作」,透露出了驚訝與些許羨慕。

不過在分享自己所拍攝的照片給同事之餘,Victor也與同事說別驚訝也別羨慕,這是以1個記者的身份記錄場上的事情,跟一般工作一樣,要很專心的去做、要投入很多的心力,「那當下就不是球迷了。」

對!現在非球迷

「像因為我是支持Lamigo(現樂天桃猿)嘛,他們的應援就是很開心的」,Victor說,桃猿的應援有很多動作、很多歌,去球場享受氣氛外,情緒也會隨著勝負波動,球迷的時候情緒很明顯,贏球就會很開心,輸球可能就會很失落,很難過。

「一開始,其實真的很好笑...」轉換身份變成攝影的時候,一開始依舊會隨著勝負而有所起伏,自然而然就忘了,現在正在做攝影工作這件事情,「得分會開心、沒添分數就生氣,然後可能會漏掉一些精采,必須要記錄下來的畫面。」

Victor繼續分享,來到國際賽事這種感覺就會更明顯。「還記得,第一次拍國際賽事是第三十九屆威廉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那時候都是拍攝中華隊的賽事,隨著場上情形,心情有了起伏。

「但後來...後來就漸漸發現這樣做是不行的,因為是個攝影記者,必須要把場上的這一瞬間,這些比賽的內容記錄下來。」Victor指出應該隨時隨地都透過觀景窗去把該拍攝的東西拍攝下來,也必須隨時隨地注意場上發生什麼事情,才不會漏掉,不然可能你之後的新聞需要照片去報導,卻沒有拍到。

真的,太不一樣了

真正拿到媒體證,拍攝第1場比賽,是第三十九屆威廉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Victor回憶一踏進場館的時候,完全是緊張的,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興奮...

「第一,要跟很多的前輩打招呼,第二,從來沒有做過這個事情,雖然說是知道籃球比賽是怎麼樣進行?但譬如說,新聞配圖要怎麼取捨?什麼時候要給圖?你必須要拍到誰?這一塊都還在摸索,所以那一次真的是非常非常緊張。」Victor說並不能說是腦袋一片空白,可是就是,「喔喔喔喔喔我上場,我到底要幹嘛?」

Victor繼續分享,還有一年的滑冰也令人感到沮喪,2018 ISU四大洲花式滑冰錦標賽在小巨蛋舉辦,那時候很幸運有安排拍攝。

「挫折感非常非常重,因為滑冰真的是比較陌生的,那場地的配置也從來沒有看過。」當時場地的配置有2個部分,一是場邊的席次,在滑冰場的四周,位置要抽籤或排隊,沒有抽到就必須去上面去做拍攝。

且因為滑冰的速度非常快,當時的Victor也還不到非常熟練,「那次拍滑冰,真的是慘不忍睹,真的是慘不忍睹...」

「不知道滑冰選手下一步會做什麼?常常就是選手已經開始做這動作,我才去追,就來不及了,甚至在焦段的調整上面也不是很清楚,總歸一句,就是對這個賽事不熟悉,拍攝就會很危險。」

Victor談到挫敗感很大的一場賽事,也非全無所獲,國際賽事的關係,讓Victor接觸到許多外籍記者,照片漂亮、出圖迅速,「就會覺得,天啊!就是,要對於賽事有非常高的熟悉度,才可以拍到,可以拿出來使用在新聞上面的照片。」

「不過回到棒球場就是非常非常興奮的,可以踏到紅土上,進到那個球場,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可以真正來到棒球場、踏上紅土地這樣子。」Victor笑說。

與外籍攝影的趣味交流

「我覺得在拍攝的日子當中,最有趣的事情,應該是真的是可以跟各國不同的記者交流、聊天。」

2019年第二屆世界12強棒球賽時,日本隊出賽就會有相當多的日本記者,「雖說他們的英文不怎樣,但我的日文也爛,大家就是還是比手畫腳,還是有一些共通的語言,可以對場上球員表現,或是賽前的採訪、拍攝內容,透過聊天,互相學習。」

「外國記者都很友善,你跟他聊天,你問什麼問題,就算語言沒那麼通,他們還是都會盡力來回答。」

Victor盛讚日本記者非常認真,也非常嚴謹,但閒暇之餘還是會願意分享日本球員的資訊、日本當地資訊,甚至是拍攝的方法,或是整理照片傳圖的方式。

世界12強中華隊啦啦隊,也讓日本記者感到非常好奇,Victor笑說「他們就問道,咦?有峮峮嗎?峮峮在日本很紅耶,啊峮峮沒有來嗎?還有其他的啦啦隊耶?」他們真的對台灣的啦啦隊文化很好奇,「不過都是賽前,賽中就完全不會聊天,就都是很認真在做事情。」

「有時候也會幫他們記錄工作照,然後再傳給他,我覺得真的是滿有趣的,可以跟外國記者做一些交流,是當初我沒有想到的事,是一個滿有趣的經驗。」

潘武雄。(高旭朮/攝)(20201031)
潘武雄。(高旭朮/攝)(20201031)

震懾的畫面

Victor馬上回答了中職31年台灣大賽G1,第10局統一7-ELEVEn獅潘武雄打出超前3分彈的那一瞬間。「那個當下就是很緊繃,老將在關鍵這麼神來一棒,我真的起雞皮疙瘩,可能就是因為你很投入,然後瞬間有個突破,感覺就會特別強烈。」

「它雖然不是1個很難拍到的play,也不是很稀有的play,可是那一瞬間就是這樣,我就是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家人相挺很重要

球賽時間都滿長,那比賽完要出照片、傳回去給編輯等等...等整理好以後,準備要回家,可能大概都晚間11時甚至更晚,回到家可能都12點多,「那變成說,一天你花了很多時間,在不同的工作上,或假日時,用自己的休假日拍攝,當然跟家人之間相處的時間多少會受到影響。」

「(家人)有支持的時候,也會有不支持的時候,因為他們會覺得上班已經很辛苦,為什麼還會選擇花很長時間去拍攝呢?為什麼不花一點時間陪我們?可以相聚的時間變得更少了?」

「我也會對他們覺得很不好意思」對爸爸、媽媽,太太都是,有些重要比賽就變成要去工作,但有時候也會對公司不好意思,因為家裡的事情必須要陪伴他們,變成沒有安排去拍攝重要比賽,「那我覺得回過頭來看,都是溝通,怎麼去溝通這一塊,自己也要退一步去為家人想。」

「但家人也能理解,當記錄下珍貴一瞬間的時候,會覺得開心很高興,有成就感。」

Yahoo奇摩運動特約攝影-高旭朮。(高旭朮提供)
Yahoo奇摩運動特約攝影-高旭朮。(高旭朮提供)

是夢想也是挑戰!出國拍攝吧!

「對!我一直想要去拍日職!」2017年的時候Victor與家人一同至日本觀賞世界棒球經典賽賽事,就更想要拍攝日職的比賽,或跟日職的球員有關的比賽,「如果有機會能夠去拍攝日職的例行賽,對我來講是一個很高層級的,當然還包括原本今年應該要舉辦的WBC。」

「出國拍攝應該是我現在最想要去嘗試的,雖然做的是類似的事,但到了不同的環境下,就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這是我是我現在的夢想,也想要去挑戰!」

◤新年穿新衣限時優惠◢

👉快速到貨!NIKE adidas 6折起結帳再88折

👉UA新春限時搶 全館3折起,滿額再折250

👉ASICS牛年轉運499元起 滿千再7折

👉FILA 服飾8折 2件再88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