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四二.一九五公里」相處的方法

RUNIROUND

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我要重申馬拉松是一種要跑四十二點一九五公
里的競技,我對這種距離總是感到恐懼和不安。一方面是單純覺得距離很長,另一方面是回顧我至今的每一場比賽,幾乎都是把體內的能量釋放到極限才能跑到終點。我認為自己當然擁有能夠跑完馬拉松的強韌力量,但下一次比賽是否也能像這樣把自己的力量釋放到極限呢?想到這一點,我就覺得很不安。我想每個人都會有相同的不安,雖然透過練習累積自信,但即便如此不安也不會消失。


每次比賽,最後五公里只要稍有不慎就會因為腳抽筋而倒下,或者在搖搖晃
晃的狀態下抵達終點,我就是以這樣的方式參加比賽。此時如何讓自己保持清醒非常重要,但我仍擔心自己下次還能不能像這樣跑步,這也成為我自己的課題,現在我每天都會和自己信任的一位工作人員聊到這件事。


我告訴他,我很擔心下次馬拉松錦標賽不知道能不能勝出,結果我們從這件
事聊到「所謂的尊重究竟是什麼」。當時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告訴我:「你對長距離跑步懷抱敬意,所以才會覺得害怕,只要你有這種想法就沒問題了。應該是說,不怕反而更恐怖。對距離沒有畏懼之心,就會覺得這點距離一定能跑完,最後通常會很慘。」我對這一點很有同感。


一旦開始跑,就只能在比賽中反芻至今在練習中累積的東西,也沒有餘力去
感受不安。即便知道這一點,我每次參賽仍然對距離懷抱畏懼之意。

本文選自 時報出版《跑過、煩惱過,才能發現的事。》  書中揭露日本馬拉松紀錄保持者,也是亞洲最快馬拉松跑者–大迫傑,如何從外在的雜音及生理、心理上矛盾衝突的糾葛中,學會如何與自己對話、如何應對外在的紛擾,進而讓自己內心變強大的良方妙法。


◎書籍資訊:https://lihi1.com/JwoKh
◎閱讀更多文章:大迫傑分享面對奧運挑戰 表示已做好最佳準備絕不猶豫
◎更多運動第一手訊息:RUNiROUND粉絲專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