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過頭! 台灣女子體操第一人丁華恬晉級奧運

動誌

拿到亞錦賽平衡木金牌後,背負著台灣女子體操第一人的頭銜,才17歲的丁華恬目前對一雙雙關注的眼神還是不習慣,與其用「台灣之光」來形容這個女孩,誇她熱情、認真、努力把自己的興趣做到最好,她會覺得比較自在,不過,能把興趣琢磨到像她那麼出色,其實非常、非常不容易。



從小接觸體操,丁華恬循序漸進從「玩」到「練」,但對體操的愛從來沒變,真正的落差來自鎂光燈,先是在亞錦賽平衡木項目摘金,再於世錦賽順利取得東京奧運門票,注意到別人對她的期待漸深,這使得本來就求好心切的丁華恬給自己更大壓力,「我有時候連自己的新聞都不敢看了」。



丁華恬覺得她是有自信的人,卻少了一些膽識,小時候,當老師問她比賽要排在第幾個,「我都回答第一個,因為我擔心前面選手的表現會影響到我」;長大後,丁華恬的抗壓性比較強了,才開始覺得排在第一沒有優勢,現在的她會希望在賽前練習後,可以有更多時間去想該怎樣讓動作更完美。


丁華恬抵達賽場後,習慣先禱告讓心情安定,然後不時在腦海模擬整套動作、提醒自己一些要點,這過程聽來緊張,但她沒有畏懼,丁華恬說:「動作都會了,有準備好就不會怕。」



除了要求完美,丁華恬也希望自己能一直進步,當一套動作已經練到出色,她就想把難度往上提升,而提起心中偶像、美國女子體操名將拜爾斯(Simone Biles),《動誌》可以清楚感受到丁華恬對她滿是崇拜和嚮往。


丁華恬說,即使拜爾斯的動作已經很難,實力也比別人強很多,卻還努力持續突破,所以她也不會因為拿到奧運門票或一面金牌就滿足,會想往更高、更遠、甚至從來都沒想過的目標前進。



小時候的丁華恬,會覺得奧運是個發光但太遙遠的存在,直到兩年前的全運會,因為練起一套能讓分數提高的動作,教練就跟丁華恬說:「搞不好2020可以進奧運喔!」她也從此把這句話放在心上,讓自己有一個努力的目標。


雖然前進奧運是一個動力,但丁華恬求好心切,反而給自己太大壓力,連教練都覺得她很龜毛,丁華恬也靦腆笑說,自己確實有點太吹毛求疵,常常會氣動作不夠完美,就一直做一直做,有一次因為手受傷,所以一直練結環(起跳時身體後仰,後腳跟與頭部成環狀),「結果練太多變成我的背也受傷了」



丁華恬就是自我要求這麼高,如果沒有人在旁邊提醒她緩緩,她就會練得太過頭,幸好,多才多藝的丁華恬還是有一些自己的紓壓方式,她會寫寫日記、畫畫圖,也畫一些漫畫人物,還會彈鋼琴和彈烏克麗麗,這都能讓她焦慮的心靜下來,明天再繼續努力。



純真的臉龐卻有成熟的思想,丁華恬言談中充滿對體操的熱愛,卻也看得出她將推廣女子體操的重擔扛在自己肩上,尤其在女子體操不熱門的台灣,丁華恬已是第一人,所以當被問到未來的目標,她說,希望自己最愛的高低槓項目可以多練幾個新動作,更想成為一個帶風向的人,讓女子體操的可以發展得更好。



「從小時候一路練習到現在,回想起來都是快樂的事。」這是《動誌》聽到丁華恬所說最動人的一句話,明明練體操是很累的事,她卻能樂在其中,也沒把這興趣當成工作或是責任,丁華恬圓夢跳到世界舞台,卻還是那個在旋轉、跳躍時笑得最燦爛的女孩。


延伸閱讀
Surprise!丁華恬創出「丁丁跳」竟然只是個「意外」
愛台灣不是口號! 台灣媳婦瑞莎帶體操隊在國際賽奪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