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條孤獨難行之路(下)

曾文誠

曾淑娥。(曾淑娥 TSENG SHU O提供)

曾淑娥是台灣足球迷熟悉的,但其他運動迷卻對這三個字陌生不已,沒聽過是因為我們向來把目光焦點只集中在少數運動上,而忽略其實是這世上最多球迷的運動?

台灣對足球的陌不關心,也反應出阿娥每次歸國後所必須面對的另一種「孤寂」,在國外她很習慣一個人,雖然頂著旅外球員的身份,是歐洲足球會的一員,但她沒有媒體注意,沒有政府(呃…)支持,會關心的球迷不多。但阿娥也沒說什麼就盡力踢球罷了。


曾淑娥。(Lindsey/攝)


但回到家鄉台灣,她總覺得和國外是沒什麼兩樣的,同樣沒什麼人在乎她,不論是哪一方面的人。平平是旅外,如果拿媒體版面、受注目的程度那真是天差地遠,是人都會不平吧?的確,不止是台灣,全世界運動女子項目受關愛程度本就遠不及男子,然而要說的是,運動選手的價值是什麼?是的,它會因為選手本身的所得、紀錄、獎項、還有身處球類受歡迎而有所不同,但一樣是運動選手,它背後所付出的努力,所流的汗水也該有輕重的分別嗎?

陳金鋒當年勇敢赴美,阿娥想找一條不同的足球路而一腳踢進歐洲,拿兩人相比或許不少人會抗議。但兩人背後的所下的決心都不該被輕忽才是。


曾淑娥。(曾淑娥 TSENG SHU O提供)


所有人都知道台灣足球往前推還有很遙遠的路要走,但路途不怕遠努力慢慢走總是會到,超過一百年還是能盼到一個冠軍,但問題是阿娥努力了幾年,希望以她能在歐洲踢球的例子能改變些什麼?但每次回國看到台灣現狀況,為什麼是不進反退呢?

只有碰到這個問題時,一直有笑容的阿娥才會沉默不語。阿娥速度快爆發力強又能盤球,還有能洞悉場上狀況的智慧,但不是所有足球的問題都難不倒阿娥,對台灣足球發展她有心但卻深深無力,也許就得等那一天吧,阿娥說她計畫再踢個幾年,然後在國外研習教練學,有一天回來再貢獻所學,也許那一天台灣回不一樣吧。

但至少在那一天之前,阿娥選擇了條人煙罕至的路,而讓她的人生大不同。

後記

去年11月有機會去參訪日本職足,期間不斷聽到曾淑娥3個字,不論是日方對她的詢問或是同行者對她的評價,就是不斷聽到這台灣女足一姐的名號,也勾起我對她的高度興趣,最近聽聞她人就在國內,所以才有這一次的訪談。

雖然手邊有資料,但實際看到阿娥,還是很驚呀本人竟如此嬌小,但接下來2個小時的談話我卻聽到一個「人小志氣高」的故事。

不過嚴格講起來阿娥並不是一個「太好」的受訪者,很多我們認為旅外10年該有的酸甜苦辣,在她口裡卻如此的「雲淡風清」,甚至沒有任何該有的怨懟,沒有怨天怨地怨父母,有的只是一笑帶過,這算是人一種歷練下所具有的成熟度吧。


曾淑娥。(Lindsey/攝)


是的,阿娥常用眼睛代替她的嘴來回答問題,總是先笑成一線然後再開口,什麼事她都樂觀,任何事她都不怕,這是她很讓人難忘的印象,唯一對台灣足球、女足的未來會令她眉頭深鎖。但一會兒她又笑了,談的是她自己將來的路,她依然有勇敢向前。最近市面上有本書名為「死前會後悔的25件事,其中之一是:沒有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按此標準,阿娥顯然活得比我們有意義多了。而且極具信心,當轉身向她道別時,她那句「只有技術不好才會被歧視」一直迴盪在我耳邊。

看上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