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者的愉悅感如酒醉?跑者的愉悅感(runner’s...

·3 分鐘 (閱讀時間)

跑者的愉悅感如酒醉?

跑者的愉悅感(runner’s high)經常被視為「對不情願運動者的最大誘惑」,文獻上常以帶有脫離現實意味的說法描述之。

一八五五年,蘇格蘭哲學家亞歷山大.貝恩(Alexander Bain)將快走或跑步帶來的快樂形容成一種「無意識的酒醉」,它所產生的興奮,類似古代對羅馬酒神巴克斯(Bacchus)的狂熱崇拜。文化歷史學家威霸.克雷根—里德(Vybarr Cregan-Reid)在傳記《跑過荒野:奔跑如何讓我們成為人》 (Footnotes)中,也認為他的愉悅感很像酒醉。「它們就像私釀的威士忌一樣烈,會讓你想攔下與你擦肩而過的每一個人,然後告訴對方,他們有多麼美麗,這是個多麼美好的世界,活著不是很棒嗎?」越野跑者兼鐵人三項運動員史考特.鄧拉普(Scott Dunlap),則這樣總結他的跑步愉悅感:「我認為它等同於兩罐紅牛(Red Bull)和伏特加、三顆布洛芬[1](ibuprofen),再加上你口袋裡一張中了五十美元的樂透彩券。」



雖然許多跑者習慣將跑者愉悅感比喻成酒醉,但也有其他人將之比喻為心靈體驗。在《跑者愉悅感》 (The Runner’s High)一書中,作者丹.斯特恩(Dan Sturn)描述了他在晨跑七英里的過程中,臉上流下淚水的情景:「我飛得越來越接近神祕主義者、薩滿(Shamanism),以及迷幻藥常用者試圖描述的地方。每一刻都變得珍貴。我同時感受到孤獨與完整的連結。」還有一些人不將它比喻成酒精或宗教,而是拿來與愛相提並論。在一個專門解釋跑者愉悅感的 Reddit 論壇上,一位使用者分享:「我愛我正在做的事,也愛我看到的每一個人。」另一位則說:「這就像你喜歡某些人,而他們告訴你,他們也喜歡你一樣。」超級馬拉松跑者史蒂芬妮.凱絲(Stephanie Case)則這樣描述她在跑步期間的喜悅:「我感覺到與周圍的人、與我生命中所愛的人相連,並且對未來抱持無限的樂觀。」

[1] 非類固醇消炎藥,常用來止痛、退燒、消炎。

本文選自 方言文化 《史丹佛大學的情緒修復運動課》一書。

運動除了能夠鍛鍊體魄、增強心理素質,還能讓人找回自信、勇氣和快樂,它也是消滅壞情緒最大的解藥。本書作者是史丹佛大學的心理學講師,告訴大家運動可以很簡單,從科學角度教大家「如何」愛上運動,引用神經科學、心理學、人類學、演化生物學、民族誌和哲學論述等,證明運動是如何與人類最基本的快樂有所關聯!

◎書籍資訊:https://pse.is/3l2lr8

◎追蹤慢跑俱樂部IG:runiround

◎ 更多運動資訊請見:慢跑俱樂部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