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者須從斟滿的杯子裡慢慢釋放力量

RUNIROUND

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如何慢慢發揮力量對馬拉松來說非常重要。起跑後,跑者必須從斟滿的杯子裡一點一點釋放力量。如果因為別的對手追上自己就急著加速,自己的力量就會急遽減少。

因此,剛開始我總是低調地在後面慢慢跑。因為我已經練就了即便賽事中突然有什麼變化,也能冷靜地從後面追上領先集團的中段。一邊和自己的身體對話,保持心有餘力的狀態非常重要,就算其他選手有時超前有時落後,我也只會思考剩下的距離,冷靜分析如果對手在兩百公尺內加快四秒,那我只要在一公里內加快四秒即可。基本上我只會專注在自己的節奏上,不去思考其他情。我可以瞬間環視周遭,冷靜分析比賽狀況之後,再度專注在自己身上,就這樣一直重複下去。如果急著想要處理眼前的狀況,身體過度僵硬一定會過度施力,所以我認為這種時候更要專注在自己身上,思考該怎麼使用力量。在馬拉松賽事中,配速員不見得有功效。因為馬拉松會被各種不同元素影響,所以不需要想太多,只要順著比賽的流程走,想辦法不要一下子就用盡全力,確保有力氣跑完三十五公里、四十公里最重要。


當然,我有時也會因為和領先的選手距離差太遠、錯過補充水分的機會而變得不安、焦躁,導致施力不當。不過,這種時候我會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雖然會迷惘,但是只要作了決定我就不會後悔,專心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最重要的就是隨時保持樂觀和平常心。因為在第一場波士頓馬拉松(二○一七年四月)時我就這麼做,而且也得到佳績,所以我認為這種戰略非常適合自己。


只有馬拉松,才能夠像這樣培養在心中解決問題的能力吧!團體運動和日常生活中,有很多問題會在人際關係中解決,但馬拉松有很長的時間必須一個人跑步,所以不得不審視自己。這是馬拉松的魅力之一,但我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是不是因為這樣喪失了社會性。(笑)不過,就算真的喪失了,那對現在的我而言也是必經的過程。


大家常說三十、三十五公里是馬拉松的瓶頸。不過,就算是跑一萬公尺,也
是在跑到八千公尺時最痛苦,可是大家卻不說八千公尺是瓶頸。無論什麼比賽,最後一段一定最辛苦,我總覺得馬拉松被大家說得太過誇張了。只要前面都一直跑得游刃有餘,過了三十五公里也意外地能輕鬆跑,而且我覺得身體的極限應該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弱。我覺得用「瓶頸」這個詞,真的太誇大了。
當然,四二.一九五公里會讓人覺得很遠。不過,馬拉松只要保持穩定的情
緒,按照固定的速度跑就能完成。


即便如此,也會有覺得辛苦、想放棄的時候。這種時候我都會告訴自己「練
習的時候我一直都戰勝自己,既然都能跑到這裡,剩下的路程也一定沒問題」,藉此盡量保持樂觀。

本文選自 時報出版《跑過、煩惱過,才能發現的事。》  書中揭露日本馬拉松紀錄保持者,也是亞洲最快馬拉松跑者–大迫傑,如何從外在的雜音及生理、心理上矛盾衝突的糾葛中,學會如何與自己對話、如何應對外在的紛擾,進而讓自己內心變強大的良方妙法。

◎書籍資訊:https://lihi1.com/JwoKh
◎閱讀更多文章:大迫傑分享面對奧運挑戰 表示已做好最佳準備絕不猶豫
◎更多運動第一手訊息:RUNiROUND粉絲專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