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之旅~希臘斯巴達超級馬拉松 (第57馬)

·26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9.24~25 斯巴達超級馬拉松




你願意為了夢想堅持多久?付出多少代價圓一場夢?2017年在/2哥的分享中認識了斯巴達超級馬拉松,花了四年的時間參加認證賽事爭取參賽資格,歷經受傷、復健、低潮、砍掉重練的無限輪迴,也必須面對訓練經費、家庭支出預算排擠的兩難,曾經想過放棄,也懷疑自己是不是不適合超馬這項運動,直到踏上斯巴達超級馬拉松賽道的那一刻,才發現這一路走來真的不容易。




2021年9月24日上午6:30分抵達衛城,在完全摸不著頭緒的狀態下跟著人群來到起跑線,也許是為了防疫的考量,所以今年的出發地點跟往年不同,可憐的補給員Paggie拎著我的兩袋物資不知道往哪擺,連該到哪裡搭車也沒有主辦單位的人回覆,說好的分流出發到最後也是草草了事,然後就在一陣兵荒馬亂中起跑,讓我又再一次見識了希臘人的浪漫。




從衛城下的希羅德·阿提庫斯劇場起跑,首先面臨到的是一段長長的下坡路段,路面狀況不是很好,有點類似公園那種小小方塊組合而成的路面結構,很多前輩都提醒我這是陷阱,在這邊要跑得保守一點,不要跟著人家衝,才開賽就把體力浪費掉了,這些我都記得,但是能受得了長下坡誘惑的跑者能有多少呢?我還是依照自己的體感跑,把自己的節奏維持好,狀況還不錯就順順的跑,累了就把速度放慢一點,應該沒問題的。




不得不說主辦單位的交通管制做得很確實,早晨7:00起跑,沒ㄧ會也遇到當地上下班的交通尖峰期,但是警察遠遠看到跑者跑來就會提早進行管制,禁止車輛通行,不管是在哪個壅塞的路口都會維持至少一名警力維持路口淨空,確保跑者的安全,雖然偶爾還是會遇到鳴按喇叭不耐的車主,但這些在雅典都是少數,整的來說這裡的居民對於跑者是非常尊重與友善的。




也許是因為太過興奮一度將CP點與公里數的概念搞混了,所以怎麼越跑越渴還遲遲沒有看到補給站,殊不知是自己跑得太興奮而漏了幾站,還好身上有帶著軟水壺隨時補充水分,不然這下也是GG惹。離開市區沒多久就進入長上坡,接著通過類似油槽的地方然後就是沿著海岸線跑,這時候的氣溫開始有點上升,哪裡還有那個閒情逸致享受漫步在愛情海的浪漫呢?





因為想在自己預定的時間內趕到CP22所以跑起來有點急,等到回過神來覺得自己該緩緩的時候已經跑了22.7公里來到CP5的艾留西斯。不得不說希臘的地面狀況跟臺灣有很大的差異,跑起來路感偏硬,聽說是中間沒有泥土層的關係,因為這樣導致跑沒多久腳底板就開始有點麻麻的感覺,呃,這不是件好事,該拿出手機找時間拍幾張照片,給自己留下一些回憶,也給自己一個放鬆的藉口吧。






上午的9:30分抵達CP7,簡單的一杯水、兩片餅乾有加減塞點東西進胃裡就好,補給站的志工人都很熱情,不絕於耳的Bravo更是這幾天聽到最多的單字,隧道口成列的小朋友開心的跟經過的跑者擊掌,這樣的感覺真好,維持著不錯的跑步狀態一直過了CP10,加油,就快抓到一隻全馬了。我繼續往下跑,突然聽見熟悉的中文喊著加油,一時之間有點意外的驚喜,本來以為是搭著補給車經過的Paggie喊的加油聲,但車上的人看起來不像,到底是隨?




進入CP12麥加拉補給站,累計里程45.7公里,Paggie正拿著手機幫忙做影像紀錄,我則是按照原本的規劃先去補給站拿了乖乖膠、RACE ON補充水份跟電解質,稍微休息一下,整理好服裝後打算一鼓作氣的趕往下一站。但是狀況總是說來就來,正覺得一切都在掌握中的當下身體突然打了冷顫,我最擔心解不了尿的問題果然還是發生了,剛剛明明都還好好的,是溫度?水份還是鹽份補充不夠呢?比賽才剛開始,再觀察看看吧。



我將速度放緩了一點,嚴格要求自己在每個CP點至少喝兩杯水,每隔15公里補充一顆鹽錠,希望不能排尿的狀況可以快點緩解,可惜效果還是不盡理想,橫紋肌溶解症在心裡的陰影揮之不去,腦袋不時閃過很多蠻糟糕的畫面,這也確實影響到自己的心情。跑了54.7公里來到了CP15,第一次有了棄賽的念頭,只是比賽才剛開始,現在就放棄會不會太對不起自己,四年的努力,好不容易才來了希臘,至少讓我為自己再努力一下,或許先撐到CP22跟Paggie碰到面再說吧。



除了排不出尿之外身體沒有其它太大的問題,精神狀態OK,肌耐力也還可以,就連賽前三個月的骨裂處也都乖乖的沒有什麼不舒服,能夠調整的部分都已經做了,還有什麼可以做的?….或許把褲子換掉試試看。是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會不會是因為穿了壓縮褲,又搭配一個比較緊的腰包導致壓力太大呢?我不知道,但總是可以試試看。






一路上不斷的跟身體溝通,一有尿意就趕緊到路旁找地方上廁所,但是身體就跟放羊的孩子一樣不停給我錯誤的資訊,雖然著急但還是必須繼續往下跑,好不容易在下午的3:00前抵達CP22,完成第一階段80公里的預設目標,進到補給站立刻請Paggie到車上幫我拿褲子來換,還好我有放一份備用裝備跟著補給車走,要不然應該就提早收工了。因為不是預設該換衣服的站,所以換上來的是另一件沒那麼緊的七分褲,有沒有效果不知道,現在的我只能什麼方法都試試看了。




CP22是一個補給大站,所以補給車會在這裡停留比較長的時間,剛好利用這次進站的機會做長時間的休息,除了換衣服、喝水、讓身體降溫,甚至臨時決定在這裏嗑下一碗雞肉塊飯,休息夠了就準備繼續往下一個目標CP28前進,只是出發前Paggie突然跟我說補給車待會就直接開到斯巴達喔….什麼….所以接下來就剩我自己囉….那之後不就沒乾燥飯吃了….甘!



真的,這就是一個人參賽跟第一次參賽會面臨到的風險,補給車停站的點一直是我在出發前、到現場後、一直到比賽過程中都沒辦法掌握,也問不到任何的資訊,沒想到我跟大會對於補給員的定義會有這麼大的落差,哇哩咧,這下真的登登了,不過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沒有補給員的補給就只好靠自己、靠大會了,而且現主時最要緊的不是在這裡糾結,麥宋也不會增加里程,繼續跑就對了,希望可以按照規劃在12小時內抵達CP28,當然也希望換了褲子之後對於排尿會有幫助。



天公疼憨人嗎?誤打誤撞的換了褲子之後褲襠的壓力好像減輕不少,留守台北的阿麗也第一時間幫我詢問了凃醫師,同步轉達要我不停的補充水份、鹽錠、注意要讓身體降溫的指示,在這麼多人的努力下我終於排尿了,還好顏色是正常的。天哪,爽啦,雖然排的量不多,但已經是身體機能慢慢恢復的跡象,只要順順的跑,不要太急造成身體的過度負擔,相信一切都會越來越好,感謝老天爺,危機解除了心情就輕鬆,跑起來也就更隨心所欲,抵達CP28共用掉11:04:08比預期來得早,早到天都還是亮著的,在這裡花了一點時間找商家借廁所換裝,感謝谷哥翻譯,不然只能在大庭廣眾下脫了。




CP28是開始爬坡路段前的最後一個補給站,幾位斯巴達學長給的建議是100K前因為有時間上的壓力,所以裝備維持輕量化,盡可能在11~12小時前抵達,到了CP28之後站跟站之間關門的時間比較充裕,所以在這邊放置水袋背包、頭燈甚至外套,視天候狀況進行裝備上的調整,光是換裝的地點就讓我跟無頭蒼蠅一樣找不到主辦協助,希臘人的浪漫真的讓我開眼界了。





換裝完畢,要準備開始爬坡囉,要起跑時發現手錶快要沒電了,但我手錶的充電線還在Paggie身上,這下完蛋了,恐怕斯巴達紀錄的軌跡就不會是完整的,正在懊惱之際忽然想起手錶有省電模式可以選擇,情急之下也忘了時差這回事,趕快撥了電話給SUUNTO的博翔請他線上教我怎麼做設定,真的很歹勢啦。因為身體的感覺越來越好,所以順順的往下跑似乎也不成太大的問題,心情好到竟然還可以一站一站的拍照作紀念,晚上8點順利抵達CP31,完成了109.6公里,這時天色才漸漸暗了下來,也才開始感覺到有點涼意,是該把外套穿上、頭燈戴好,否則應該沒有辦法面對伸手不見五指又有點寒冷的夜晚吧。




不知道是希臘的基礎建設沒有那麼完善的關係嗎?山區路段幾乎是沒有路燈照明的,也因為天色太暗的關係,所以對於坡度沒有明顯的感覺,只知道踩在一片碎石子地上,當有車經過時揚起漫天的煙塵讓空氣品質變得很糟糕,周遭的選手基本上都維持著跑走跑走的狀態,我則是盡可能跟著其他選手跑,避免走錯路,一直覺得自己過了CP28後才開始進入狀況,這反應會不會太遲鈍了。



晚上的10點抵達CP35,距離246公里的賽程已經搞定一半了,本來有規劃要在這邊用餐的,但是補給車開到斯巴達那就沒辦法了,想要依賴大會的補給,但各站提供的大部分都是很硬的麵包、餅乾這類不容易咀嚼入口的食物,通常都是放入口中咀嚼幾口之後就吐掉了,基本上沒有看見什麼熱食,這下吃反而成為我現在最大的問題啊,還好我有聽Lida的建議,隨身帶著幾包科學麵在身上,餓的話就暫時頂著先吧。





凌晨的2點鐘順利來到CP43,累計148.3公里,這時身體開始有點疲倦感,股四頭肌也有點緊繃,斯巴達學長們都特別提醒我到了這邊務必要使用大會提供的按摩服務,因為接下來要面對的是連續13公里的緩上坡,海拔從250直上1000,絕對是一場硬仗,但對我來說比較麻煩的是我的頭燈居然沒有電了,更扯的是準備好的備用電池竟然也沒電,明明drop bag前一晚才檢查過的呀,這下糟了,只好暫時寄生在別的選手身邊會比較安全一點。



有過橫越臺灣跟上次陽明山夜間賽道模擬訓練的經驗,對於夜間山區路段的行進並沒有太多的恐懼,反而興奮居多,為了讓自己持續前進,還是決定拆一顆後方警示燈來當作照明,也不用受限於其他選手的速度,夜裡的氣溫偏低,只要一低頭鼻水就會跟著流出來,還好有Lida借我的外套,不然怕冷的我這一晚應該會很難熬。CP43到CP46對我來說問題不大,精神也相對亢奮,我想應該是上坡的關係,時間來到凌晨的3:46分,目前完成了157.4公里,搞定了2.6公里的之字型緩上坡後,接下來要面對的是CP47~CP48,必須要克服制高點前的連續陡坡,聽說這段才是此行的大魔王路段啊。



清晨的4:06分,站在CP47的入口處,眼前的景象讓我認真的倒吸了一口氣,這是一條原始未經開發的碎石路段,右邊是路面不寬,蜿蜒而上的階梯狀碎石坡,左邊說它是碎石斷崖也不為過,安全裝置僅有一條沿著賽道設置的警示線,照明則是定點擺放的螢光棒,選在賽事的中後段,選手的精神狀態邁入臨界點之際,忍受低溫、寒風,挑戰制高點,我只能說這樣的安排有一定的危險性。



想當然,這種路況的上坡能跑起來的選手不多,大多都是慢慢的步行而上,注意力必須要很集中,不然很容易因為踩到滑動的碎石子而跌倒,有些轉彎處只有一個腳掌的寬度,轉彎角度甚至不到45度,選手都跑了160公里,肌力的控制沒辦法那麼的隨心所欲,反應也都變慢了,還好有聽學長的話準備了工作手套,別小看這2.1公里的變態上坡,有些路段還是非得靠手腳並用才有辦法通過,哪裡還有多出來的手可以拿出手機拍照呢。



好不容易緩緩的爬上了斯巴達松海拔最高點的CP48補給站,時間是凌晨的4:22分,終於可以稍微喘口氣,以為最難的部分已經結束,但事情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才想著要把工作手套卸下,一旁的工作人員卻比手畫腳的對我說:NONONO,Wait,Wait Next CP!哩係咧供蝦......毀?難不成手套還用得到?帶著滿臉的狐疑準備繼續往CP49挺進,但是映入眼前的這一幕還是讓我嚇到合不攏嘴,這條真的是人能夠走的路嗎?




跟CP47連續上坡的碎石路段不一樣,CP48長2.3公里,是除了碎石路面外還帶著大量沙石的陡降坡,47我可以放慢速度慢慢往上走,吃的是大腿的力量,只要落腳時注意腳底下碎石避免摔倒,要通過只是時間的問題,但48不一樣,陡降的地形因為地心引力,身體常常被不自主的帶著往下衝,加上地面帶著大面積砂石的關係,落腳後很容易因為踩到砂石而滑倒,而這一滑可能就是幾公尺,白天來走都有點危險了,更何況是凌晨的4點多呢。



在狠狠的摔了幾次之後也摔出了火氣,嘴裏嘀咕著:MD,騙人,我就不相信當年的傳令兵真的會走這條路,公元490年前又沒有頭燈他怎麼過啊,這故事是唬爛的吧,八成又是商人想出來的話術,塑造經典要人家報名跑比賽…我睜大眼睛、重心放低一步一步緩緩的往下走,幾次都因為腳滑了差點又慘摔,難怪工作人員一直叫我Wait,這兩個CP難度真的很高啊。抵達CP49的時間是25日凌晨的4:44分,累計完成了164.5公里,真心覺得這條命是撿回來的。



當路線再次加入鋪砌的道路時,會沿著一條曲折的小徑直奔阿卡迪亞的桑加斯村,完成了最困難的兩個路段對於完賽的心情也更篤定了一些,後面的幾個檢錄點幾乎都是比較平緩的路面,持續跑起來的問題不大,但是自己也不知道還可以撐多久,上午的7:20分順利通過CP57,177.5公里入袋,只是隨著天色越來越明亮,週遭的溫度也就越來越高,精神狀態也不是那麼理想,在這裏卸下了水袋背包、外套、頭燈等裝備,接下來只能盡量撐了。



跟著幾位跑者從內斯塔尼跑跑走走的到達黎波里平原,途經一系列小村莊和阿卡迪亞的澤夫戈拉肖村。現在的道路是穿過平坦的農田,這裡經常被晨霧籠罩,可惜美景當前實在沒有那個閒情逸致欣賞,持續的趕路終於在上午的9:53分來到CP60,好險我在這站放了玉米罐頭,終於可以吃到自己準備的食物了。

技術資料上面建議跑者在CP60這裡要評估一下自己的體能狀況,因為從CP61開始又要繼續面對上坡路段。已經跑了198.6公里,老實說差不多快要到自己體能的極限了,200公里之後的世界充滿變數,尤其接下來又必須長時間處在高溫曝曬的環境裡,身體再一次因為溫度上升而出現沒有辦法排尿的問題,心魔再起,這會是影響完賽與否的關鍵嗎?





屋漏偏逢連夜雨,剩下最後不到50公里,跟著幾位選手一起,滿臉糾結的在高溫炎熱又毫無遮蔽的海岸公路下持續前進,希臘的太陽把我曬得有點頭昏眼花,曬出意志消沈,下午的1:19分來到CP66,完成215.7公里的速度明顯變慢很多,2:37分拍下這場比賽過程中的最後一張照片,接著就再也沒有拿起手機的念頭,要擔心時間、要注意身體狀況、還要逼自己排尿,我的精神很差、肌肉很緊繃、好累、好累,還要多久才能結束這場比賽呢。



狀況來得很突然,身體不定時的出現斷電的情形,大腦也開始有點不聽使喚,昏昏沈沈中不是很清楚自己是怎麼來到CP68甚至69,只知道一直循環在幻境跟現實之間,所有的記憶都是片段式的呈現,有時候突然很得意自己克服幻覺,嘲笑馬拉松大神整不到我,沒一會又開始懷疑剛剛發生的是真的嗎?CP68往69的這個路段很曬,我順著車行的方向慢慢往前走,我知道過了這個上坡就一路往下了,可是當時的我連一點跑起來的力氣也沒有,身體的電力應該完全耗盡了吧,一瞬間,忽然覺得眼前的這片景色好熟悉,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沒一會一位看似日籍的選手從我身旁慢慢的經過,看著他的背影才想起這個畫面曾經出現在我的夢境裡,一樣的景色、一樣的人,夢境裡的我就跟現在一樣的崩潰、無力、完全喪失鬥志,是巧合嗎?還是我又睡著了。

當下的精神狀態應該真的很差,印象中在賽道上巡迴的裁判車還特地折返問我are you ok?我趕緊揮手跟裁判示意沒事,自己心裡卻明白狀況不妙,現在的樣子跟2017年橫越台灣時好像,很怕一醒來人已經在終點了。我開始有點著急了,不停的計算著自己還有多少時間,還剩下多少里程,Lida打電話跟我說剩下的時間慢慢走,八分速完賽都沒有問題,我是在急什麼?甘!有那麼簡單嗎?想著想著我又卡關了,又開始恍神了,還好行進路線只有一條,不至於有走錯路的風險,只要跟著人一起走就有里程進帳,時間還夠的話就繼續撐吧。

抵達CP69的時間是下午的15:09分,之後就是一路下坡直達斯巴達,終於勉強自己再次跑起來,雖然跑得很掙扎,不過還是陸續經過了70、71、72、73,看了一下時間距離完賽還有兩個多小時,完賽肯定沒問題,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給Paggie,我得通知她自己正要往CP74走,請她先幫我拿好進終點前要換的衣服,準備接下來的影像紀錄。腦袋裡面已經將披上國旗進入會場的畫面走過一遍,馬上就要完賽心裡就是爽,橫紋肌溶解的疑慮跑完之後應該就沒事了。


只是一切的美好突然被一陣搖晃喚醒,一位補給站的志工還是裁判忽然跑來跟我嘰哩呱啦的說了一大堆,意思好像是說還有兩個小時,叫我要把握時間趕一下,我心裡想著都到了CP73是要趕什麼?那位先生指著里程指示牌給我看,頓時之間我嚇傻了,什麼!為什麼我還在CP71,此刻我覺得天都要塌了,驚醒之後再一次跟裁判確認自己的位置,還剩多少時間?該往哪個方向跑?我管不了兩條腿已經走到腳底板發疼趕緊跑了起來,這一路的下坡也不知道到底飆出幾分速,總之進度突然落後很多,我得先搞定3.2公里到CP72,接著要再跑4.6公里才會到CP73,我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就一路的往下衝,一邊發了個訊息給台北的夥伴們說「見鬼了」。


丟下訊息後突然之間好像又陷入了幻覺裡面,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跑到哪裡,為什麼3.2公里這麼遠,我是跑對方向還跑錯啊,跟著身旁的選手一起跑應該沒問題吧,也不知道到底經過多久終於看到CP73,這時候哪裡管得了什麼里程數呢,我還是拔腿往前一直衝、一直衝,因為還要跑3.1公里才會到CP74,我還有多少時間?怎麼跑了那麼久還看不到檢錄點?我現在到底在哪裡?72?我過了73了嗎?我到底要跑去哪裡?

我真的急了,拼了吃奶的力氣一路往前衝,腳底板的痛也一直跑到它麻痺無感了,我覺得嘴巴好乾、好渴、我也跑不動了、真的沒有力氣了,分不清楚現在到底在哪裡?應該要往哪裡去,詢問身旁的跑者他說他準備要進終點了,那我該去哪裡?我的CP74呢?我過73了嗎?是在做夢嗎?真的沒有力氣再往回跑了,我到底在哪裡?快要沒有時間了吧?我玩完了….剛剛的完賽原來不是真的,馬拉松之神,這裡是希臘,您別玩我啊。

突然之間失去了方向感、沒有時間概念,最慘的是連意志力也沒了,連早就設想好的SOP也都忘得一乾二凈的,我癱坐在一旁的人行道上,試著想要釐清怎麼一回事,我傻到攔著順向的車試圖尋求幫助,但我不確定他有沒有聽懂我在說什麼,比手畫腳的溝通了一陣子,還差一點害了那位駕駛被後方開著警車要去會場的警長開了罰單。我緩緩的走向警長用一口破英文問他:你能幫助我回到CP73嗎?

我用自己破爛的英文跟警長說我現在遇到的問題,想必應該是雞同鴨講,而且也被直接拒絕,這時候阿麗打了電話過來確認我的狀況,她說我現在已經語無倫次了,我想也是,我的情緒確實是很低落。警長幫我撥了通電話給主辦,只是比賽還沒結束誰有空去幫你做什麼確認,你願意跑就跑,不然就放棄,有問題賽後再申訴吧。是啊,如果我是主辦單位應該也是這樣處理,也許這種狀況他們也見多了。警長很明白的告訴我就算回到CP73也沒用,那個檢錄點已經關門了,我絕望又落寞的蹲坐在地上,連哭的力氣也沒有,警長應該感受到我當下的無助,也擔心我的狀態,所以他一直沒有離開。

剩下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突然的卡關,從一開始的信心滿滿到現在的失魂落魄,天堂跟地獄的距離其實也就這麼近,我感到非常的挫折,無力也無可奈何,我幾乎已經要放棄這場比賽了。不久,手機再次響起,打電話來的是錢懷清,他不是打來安慰我,也沒有給我太多講情緒話的空間,直截了當的跟我說他們查了我的GPS軌跡,確定我已經通過CP73了,現在趕快到CP74去做檢錄,頂多就3~4公里,你一定可以,一直往下跑就對了。我說我已經跑不動了,而且剩不到一個小時,怎麼跑都來不及啦,他又說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絕對夠啦,跑就對了,我心裡想著,還有一個多小時?怎麼可能…..

我滿臉狐疑的起身,還沒完全搞清楚狀況,只知道錢懷清說還有完賽的機會那就拼拼看吧,離開前我再跟警長確認了CP74的方向,警長指著前面激動的對我喊著GO to Run GO!GO!CP74 Wait you,拖著麻痺的雙腿慢慢的跑了起來,才跑不到500公尺竟然就看到CP74….甘!現在是怎樣…警長站在電子檢錄毯旁提醒我要記得檢錄,還特別找攝影師來幫忙拍照,在什麼都不清楚的狀態下又被警長推著走,連放在這裡的衣服都忘了要換,警長要我趕快回終點,不要再出狀況了。


我莫名其妙的被推著往終點的方向跑,前進的過程心裡還是有點毛毛的,這種不確定感一直到Paggie出現才稍微安心了一些,但老實說心裡還是很害怕,擔心眼前的一切會不會又是另一場夢,也不知道馬拉松之神到底玩我玩夠了沒?接下了Paggie 遞上來的國旗披在肩膀上,警長就在進入終點前的最後一個轉角等我,然後看著我一路走向終點,緩緩的走進廣場,在斯巴達國王列奧尼達的大腳下獻上最深的敬意,神啊,我好累,居然累到連感動的力氣也沒有,神啊,感謝您沒有玩我到最後一刻。






戴上了桂冠、收下了完賽獎牌的這一刻還是很不真實,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下到選手休息區檢傷,警長特意跑來跟我恭喜,我也再一次向他表達深深的感謝,沒有您的幫助我沒有辦法享受這份榮耀。群組裡的夥伴很開心,恭喜我終於完賽,圓了征服斯巴達的夢。我想說的是這次的完賽是我運氣好,如果沒有你們的全程守護、即時應變、為我堅持到最後一刻,我可能會像隻喪家犬一樣的回到台灣,非常的感謝,這份榮耀是大家幫我爭取回來的。在這邊要特別謝謝Paggie,這次如果沒有她不計成本的情義相挺,陪我跑一趟希臘,或許我真的會轉機到阿富汗也說不定。




賽後認真的檢討了自己這一次的表現,除了訓練、補給、休息等面向還有很多需要調整的地方,備戰的心態不夠嚴謹,功課沒做足才導致個人補給出現很嚴重的瑕疵,不過最該罵的還是碰到狀況不夠冷靜,陷入負面情緒喪失判斷能力,明明有SOP卻沒有想到去執行,更不用說沒有努力的堅持到最後一刻,心理層面還不夠強大,200公里後的細節還需要再加強啊。





斯巴達的夢想終於成真,四年的辛苦總算有了圓滿的結果,説它難嗎?其實現在想想也還好,只要後段守得住。我認為一般的超馬跑者如果能維持一定程度的練習,完賽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認真說,出發前對於完賽並沒有十足的信心,是抱著學習的心態來到希臘,畢竟賽前三個月的骨裂讓我休息了快兩個月的時間,能夠順利趕上出賽或許在凃醫生眼中已經是個奇蹟了,即便快馬加鞭的想要趕上練習的進度,但最遠也就那一次范榮墀大哥帶我跑過一次的陽明山賽前模擬70公里夜跑,沒有完賽的把握是必然的吧。




結束了10天的追夢之旅,接著還有14+7天的防疫隔離,這幾乎用掉我一整年的特休跟比以往參加斯巴達超級馬拉松的前輩們高出三倍的預算,最揪心的還是必須得取得家人的諒解,很多朋友問我值得嗎?其實我也說不上來,明天跟意外不知道哪個先到,把握當下吧,前輩說過,勇敢做夢、努力實踐,那下一站該去哪呢?

#凹凸眼鏡 #RudyProjectTaiwan #超越復健診所 #跑創運動 #IR_Sports #舒活石雷射治療儀 #SUUNTO #VIRUS #豆豆鞋帶 #32GiTaiwan #足速適 #OTSO #與狼共舞 #鹿跑 #DeerRun

#堅持鍛鍊超越極限 #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從臺灣出發跑向全世界

#心沒有放棄身體就會跟隨 #明樺的246公里橫台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