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你敢信!?連編劇都寫不出來的再見比賽

Yahoo奇摩運動
這你敢信!?連編劇都寫不出來的再見比賽
這你敢信!?連編劇都寫不出來的再見比賽

STeam

 

在遼闊的棒球場中,可能發生的狀況實在太多,用安打、全壘打、保送、三振等方式結束比賽,真的一點也不奇怪,下面這些終結比賽的狀況,大概也好萊塢編劇都寫不出來。


再見不死三振清光壘包

靠不死三振搶回再見分已經不算常見,更別說還是一口氣清空壘上所有跑者,釀酒人隊1A隊伍就曾經讓原本已經勝券在握的對手,不敢相信自己是怎麼輸掉這場比賽。

 

再見妨礙守備(擊中跑者)

天使隊喬依斯(Matt Joyce)這球打得強勁,極有機會形成一支穿越安打搶下追平分,沒想到就這麼不偏不倚打到跑者,形成妨礙守備被判出局,比賽也就此結束。

 

再見失誤進壘

原本只是一支追平比分的二壘安打,因為小熊隊守備時的瑕疵,讓球滾進三壘休息區,根據棒球規則,原本應該跑到二壘的跑者可以前進兩個壘包,於是洛磯隊就這麼兵不血刃地跑回致勝分。

 

再見促請裁決

魔鬼往往藏在細節裡,沒有確實踩踏三壘壘包的跑者,加上觀察入微的內野手、靈機一動的教練和克盡職責的三壘審,合力貢獻這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再見促請裁決場景。

 

再見獨力三殺

三殺已經很罕見,一個野手獨自完成三殺更罕見,再加上發生在比賽最後一刻,這機率簡直跟被雷劈到一樣低,費城人隊內野手布朗雷(Eric Bruntlett)在2009年就這麼終結大都會反攻氣焰,這也是大聯盟歷史上第二次再見獨力三殺,上一次已經是1927年的事了。

 

您覺得哪個向對手說再見的方式最離奇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