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小記】陳子豪贏仲裁帶來的影響

棒球作家
小記
陳子豪。(資料照,高旭朮/攝)
陳子豪。(資料照,高旭朮/攝)

陳子豪贏了薪資仲裁,雖然只是兩萬元之爭,但極具象徵意義,往後勢必會有更多球員勇於提出,相關制度也應該就此增修得更完善。

周思齊率先提出薪資仲裁,結果雖由球團勝訴,但他的目的已經達成,希望能建立典範,否則一直不做,薪資仲裁永遠都是夢。

陳子豪所屬經紀公司,找出許多他值得30萬元身價的佐證數據,顯然說服了仲裁委員,球員不再是弱勢的一方。

陳子豪的判決結果,是一個好的開端,證明仲裁是大家都可以擁有的權利義務,沒什麼好怕,或使用後一定會被壓榨、會跟球團處不好。

球團、球員也必須知道,薪水不是用片面數據、空泛形容、主觀感覺來調整的。球團不要怕多給,球員也不能亂要,一切交由數據來證明,其實也是好事。

就這兩件仲裁案來看,仲裁委員們應該已有默契,仲裁結果只會在勞、資方條件擇一,不會有第3種答案,在制度還不夠詳盡的情況下,可以作為往後的仲裁依據。

而中職的仲裁制度,透過周思齊、陳子豪提出申請,看到更多不足之處,包括提出仲裁的期限、宣布結果的時間、判決結果的效力等。

仲裁判定需要時間,若想在開季前結束所有程序、公告,就必須提早申請時程,才能避免在球季中、比賽前看到結果,造成負擔、影響。

連帶要修正的還有制式合約內容,強制規定在期限內沒談完薪水者,可直接進入仲裁,唯有更清楚載明權利、義務,才能讓仲裁制度更有實質意義。

中職也可比照國外,透過勞資協議方式,確認仲裁的效果,甚至詳列可供參考、可公開查詢的數據,談薪時同時保障球員和球隊。

中華職棒去年底重組仲裁委員會,第一年就收到兩件仲裁案,儘管制度依然不完備,但仲裁委員在3個月內結案,算是好的開始。

仲裁委員有心做好,配套制度當然不能馬虎,中職還得繼續加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