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曾文誠】做一件有靈魂的事(下)

曾文誠
新一代球迷將有可能改變棒球。(曾文誠提供)
新一代球迷將有可能改變棒球。(曾文誠提供)

文/曾文誠

從小學開始城牆一直支持著這個球隊,雖然看台上鯨迷永遠是6隊當中最孤獨的一群,但好像就是有種力量讓他不離不棄,直到2008年。並不是城牆離開中信鯨,而是中信鯨拋棄了他,中華職棒球團說走就走的例子再加一樁,鯨隊輸給了味全龍其後又敗給了兄弟象,拿不到總冠軍沒有關係,城牆和鯨迷都可以再等,但球隊不想玩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連等待的機會都沒了。消息傳出後的隔天,城牆到學校上課,同學過來拍拍他的肩,那感覺像是大夥都知道他和女友分手,而且是被甩的那方。城牆年紀不大,但中職球迷經歷的痛、明星選手涉賭、球隊解散,他一樣都沒少過。

但痛後他沒有如多數人一樣選擇離開,他現依然常出現在中職比賽的場邊,也持續寫文去關心中華職棒,事實上他的畢業論文就是以中職為研究對象《以眼球追蹤研究觀賞中華職棒球賽之行為:聽障與觀看經驗 》。不過更多的時候城牆的心還是放在雙城,寫一支讓他深感「有靈魂」的隊伍、儘管可能看的人並不多。這樣的城牆讓人想到那位皇家隊的韓國球迷李晟宇,支持一支被視為萬年爛隊忍受各種冷嘲熱諷,二十餘年不變,最終看到心愛隊伍登上世界頂端。雙城隊前一次拿下世界大賽冠軍是1991年10月28日,很戲劇性地十局下半才拿下一分最終贏得勝利,那一年城牆尚未出生,下一次呢?也許就是兵強馬壯的2020年、也或許就這樣一直盼下去•••城牆很有信心可以等得到。

明尼蘇達雙城隊在鏖戰7場之後拿下1991年世界大賽冠軍。(AP Photo/John Swart)
明尼蘇達雙城隊在鏖戰7場之後拿下1991年世界大賽冠軍。(AP Photo/John Swart)

在等待的日子,城牆依然慣性地上網、追蹤推特,大半夜守在電視前去看春訓賽,然後將觀察所得分享給網友,但和過去有點不同的是,城牆認為以前的他只是個「資訊搬運工」,將網上或其他得到的訊息大意翻成中文,就這麼輸出出去,像個翻譯的APP,但現在則是從一個「吸收者」轉為「提供者」的角色,一樣的訊息,但多了他個人的觀點,其中也常見棒球新知的解析。

城牆這個轉變也是新一代棒球迷的縮影,2013年仍是台大三年級學生的城牆,受邀名為MLB Dugout的粉專寫文,那裡是分享大聯盟新聞的地方,在那裡城牆結識不少的同好,而那群同好目前也有不少人是各自獨立在經營支持球隊的園地。同樣的,我們如果再往前推,他們幾乎也都有相同的模式,一如城牆所說的,從資訊搬運工的吸收者,再到新觀念的提供者,而現今這個影響在持續擴大中,因為他們不只是文字的影響力,有人更將它聲音化、影像化。在podcast的廣播、在youtube的影像,都可見識到他們更廣更深的傳送。

但重點是,這個影響力會不會僅存在球迷間,只是提供另類看球的樂趣?如是,那就可惜了。近來相當轟動的韓劇「金牌救援」其中主角白承洙弟弟白永秀,因為在網路寫棒球分析專欄而受聘,最後也因為他的專業而改變了球隊選秀策略、選手交易,讓所屬球隊獲得極大利益。好啦!你說這都是演出來的,那現實呢?fox體育台的李秉昇曾為文提到,2017年教士隊聘請了棒球數據網站《Fangraphs》作家卡麥隆(Dave Cameron),藍鳥隊也用了該網站總編輯西斯圖力(Carson Cistulli),光芒也不落人後讓該站的寫手蘇利文(Jeff Sullivan)成為球隊的員工。更早則是另一家歷史悠久的專業棒球媒體《Baseball Prospectus》旗下眾多的分析高手成為各隊挖角對象。而另一專欄作家方祖涵曾提供一個大聯盟球隊徵人的條件,竟是「工作內容以提升組織決策力為目標,將研究結果及研究工具交與研發部、系統設計部門,還有營運部門。我們找的人要有好奇心、可以自我設定目標,並且能夠將複雜的科技與分析結果,清楚傳遞給沒有學科背景的人。電腦、數學、統計,或作業研究的碩士以上學位。必需熟悉SQL語言,擅寫Python大數據語言尤佳。」簡直像是大企業分析師一般。

高手在民間,但也不是民間每一個人都是高手,這當中有重大的差別。不過時代在改變、棒球也在改變,當女性也能進入大聯盟球隊(巨人)當起打擊教練時,還有什麼是不能打破的?未來一如城牆這樣的專業球迷將愈來愈多,但如果將他們通通打成一般的「鄉民」,沒有藉由他們棒球專業在選才、行銷、球迷經營上取得更大利益的話,那將是多可惜的一件事啊!


看上篇

【運動專欄/曾文誠】做一件有靈魂的事(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