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李亦伸】找回「最純粹」的籃球

·運動專欄作家
·4 分鐘 (閱讀時間)
【運動專欄/李亦伸】找回「最純粹」的籃球

台灣有太多真心愛籃球的人和企業,他們都在努力、投資、經營,試圖創造一個更美好世代。

醞釀籌組新籃球聯盟執行長「黑人」陳建州就是代表。從台啤到富邦,再到夢想家,陳建州幫助每支球隊更多曝光,創造聲勢。現在陳建州積極奔走、協商,努力促成台灣籃球職業化,陳建州運用個人魅力和超人氣,試圖為台灣籃球打開新局。

富邦勇士球團負責人蔡承儒是代表。蔡承儒手裡有一支職棒、一支職籃,每年投資數億在籃、棒球兩大國球,不只熱情過人,想要打造亞洲最頂級職業球隊,蔡承儒在台灣體壇付出,無人能出其右。

夢想家這支多股東拼湊出來的「義勇軍」撐過三年,這是「台灣奇蹟」,未來夢想家股東結構和永續經營投資意願難免讓人憂心。凝聚走過三年,夢想家股東情義感人,但這種拼湊結構組合在職業運動現實殘酷下究竟能撐多久,確實充滿變數。

裕隆隊史55年是台灣籃球台柱球隊,裕隆籃球歷史相當於台灣籃球歷史,這支球隊對整個社會、籃球、球員意義極不平凡,即使母企業連年遭遇困難,裕隆仍在繼續堅持。

台啤和台銀兩支公營事業球隊默默付出,培養籃球精英數十年,26年前中華職籃CBA成立成為市場焦點,吸引所有關注和資源,台啤、台銀只能在社會甲組籃球舞台堅持,他們的角色和使命感絲毫不受影響,兩個籃球企業都是籃球重要根基。

璞園隊史13年,摘下五座SBL超籃總冠軍,是最近10年SBL最出色球隊。璞園董事長李忠恕同時長期贊助高中、大學、旅美教練,為籃球付出甚多。

九太科技董事長沈會承幾度為籃球跨刀救援,從社會甲組球隊到加入SBL,2019年緊急接下金酒,拯救球隊延續球員生涯。除了個人喜愛籃球,展現企業社會責任,沈會承更強調九太科技不會出走,「我不能背棄這些人,我是有情有義的人,我希望能共組新聯盟,一起為台灣籃球創造新局。」

正在努力籌組新球隊前悍創行銷總經理張運智、胡瓏智,集合竹科企業、名人,集資超過5000萬,為新聯盟成立帶來生氣。張運智過去12年引進大聯盟棒球明星賽、NBA台灣賽,完美行銷國際賽事活動,現在進一步把竹科企業深度和爆發力帶進台灣職籃,一旦成功,這是一記致勝全壘打。

不管是企業還是個人,他們都深愛籃球喜歡籃球,更了解運動可以洗滌人心,為社會、國家、人們帶來凝聚力和希望。在經濟低迷、全球疫情擴大、民心浮動、生活艱難之際,運動無疑拯救人們靈魂和生活,消除岐見帶來激勵最好媒介。

這是最純粹的籃球,最純粹的籃球如果真正團結,共同開發市場,一起投資台灣,那是多贏。

如果純粹籃球挾雜個人私心和利益,只被當做生意和手段,那籃球就不再純粹,甚至會失去籃球原本迷人價值。

兩個聯盟對抗確實會帶來競爭,優勝劣敗適者生存,這是自由市場亙古不變定律。

新聯盟打職業聯賽和主場行銷,富邦、夢想家兩隊,以及等備中竹科新球隊和可能轉檯加入的璞園是四支球隊。SBL超籃一直是業餘玩法,路邊攤方式經營,市場看天吃飯,一旦璞園出走,剩下台銀、台啤、裕隆、九太科技四隊,未來市場和命運,都將備受考驗。

分裂市場,分散資源,相互競爭,各自努力,適者生存,未嘗不是壞事。

以台灣籃球市場深度和產能,兩聯盟對抗+競爭極大可能就是死得更難看,股東拼湊式球隊能撐多久?經不起一年多砸2000萬以上投資的企業球隊如何撐下去?一些想找機會退場企業,還會堅持多久?

既然大家都愛籃球,都願意為籃球付出,那麼用最純粹的籃球和初衷,團結共創未來。願意做主客場,朝職業化發展球隊就打「職業聯盟」,年度預定6000萬以上,無法或不願意職業化擴大投資球隊就打「企業聯盟」,年度預算控制在1500萬以下,相互支援,互為生命共同體,這才是台灣籃球之福。

以籃球之名,回到最純粹的籃球,這不就是所有人願意為籃球付出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