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欄/費恩斯】Novak Djokovic表演賽確診 道歉無法挽回遺憾

費恩斯
【運動專欄/費恩斯】Novak Djokovic表演賽確診 道歉無法挽回遺憾
【運動專欄/費恩斯】Novak Djokovic表演賽確診 道歉無法挽回遺憾

2020這一年是多事之秋,其中一項莫過於改變人們生活模式的病毒Covid-19。而昨天(6/23),當今世界第一的球王Novak Djokovic宣布確診,也向外界道歉。

只不過,鐵錚錚的事實是,這件事情道歉的確是應該,卻一點也無法挽回造成的傷害。

Djokovic主辦的亞德里亞巡迴賽(Adria Tour)其實不是ATP官方的正式賽程,由於病毒肆虐,從年初開始各大職業賽喊卡之後,很多球星失去了舞台、也失去了收入。Djokovic在其家鄉所在的巴爾幹半島舉辦慈善表演賽,原因是因為希望能提供年輕選手出賽的機會,以安慰大多數的人因病毒所苦的心靈。結果最諷刺的是,大會的輕忽,卻帶來了更多的痛苦。

在選手Grigor Dimitrov、Borna Coric相繼於克羅埃西亞這站比賽中確診之後,比賽喊停。Djokovic回到塞爾維亞後檢測,證實也是陽性反應。亞德里亞巡迴賽曾在塞爾維亞的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先進行,當時超過4000名球迷進場捧場,沒有任何防疫措施。Djokovic和幾名選手還打了慈善籃球賽、也被拍到曾於夜間進行PARTY,這些都是病毒防疫期間的大忌。

要釐清的是,塞爾維亞於5月初確實由總統宣布解除緊急狀態,各產業都能恢復營運,餐廳也不設限聚會。歐洲更有不少人把克羅埃西亞當作是防疫天堂,畢竟情況不像其他地方嚴重。所以能不能辦比賽?這見仁見智。但就像如同台灣這麼安全的地方,都會祭出眾多條款來防堵疫情再次點燃,大前提是「保持安全社交距離。

Djokovic被外界罵到臭頭,完全毫無藉口能辯駁,也紮實地透露出東西方防疫的謹慎程度差距甚大。同時讓Djokovic上了一課:既然身分地位不同,思考更應該負起更多責任。

一般普遍相信,Covid-19來自於中國而傳到各地,但至今除了中國情況未明之外,歐美國家幾乎都淪陷地更嚴重,這就是西方人生活的態度和模式、以及思考方式的不同所造成的結局。社交沒有距離、PARTY上擁抱親吻是正常,這一場慈善賽連口罩都沒準備、互相肢體接觸覺得「沒什麼」。甚至目前美網準備恢復開打,要用高規格防疫措施來進行、還要加上無觀眾比賽的條款之際,Djokovic居然沒能警惕自己身為主辦單位要更加小心,著實令人不解。

難辭其咎的Djokovic回到家鄉確診後,妻子也同時宣告呈顯陽性反應,震驚了網壇界。他雖然立刻發出聲明致歉,但這也只不過是最基本的要求而已,不要說Djokovic的疏失除了影響眾人安全之外,還有許多值得探究之處。首先,他做出了最差的示範,堂堂一個這麼有知名度且有能力好好防疫的球王,如此輕忽應有之常識,完全扼殺任何平常投入的慈善行為。

再者,染病之後就算目前沒有症狀,也不代表不會影響身體健康,ATP賽事即將開打,這麼多球星自己不參加就罷了,也會帶給身邊的人困擾、帶來收視的衝擊、帶來產業的蕭條。

最後,他傷害的依舊是自己的形象;這種低級錯誤是完全沒有辦法挽回的名聲,當然對未來之路傷害重重,也同樣打擊了對於復賽投入心血的網球人士。

目前很多國家都學著與Covid-19共存而生活著,但切勿忘記,沒有疫苗之前,防疫是每一個人的義務。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