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應體育》打造菁英運動員之路 專訪羽球國手范榮玉

從國小三年級接觸羽球,2010年起開始在國際賽事上拿獎牌,2013年甚至得到聽奧羽球女子單打金牌;范榮玉年紀輕輕就光芒萬丈,但她的成功絕非僥倖,靠著苦練、堅持和忍受孤獨,一步一步的把自己帶上頂峰。

精準的分配時間,忍受孤獨與嚴格的訓練完成夢想

國高中都唸體育班的她,並沒有因為專攻運動項目而犧牲學業。那時候她就必須學習如何有效並精準的分配自己的時間:睡眠、訓練、唸書三大區塊自然是重點,但還要如何在這些事情之外抽一點時間做個人學習或休閒,也是更能激勵自己努力的回饋。那時班上同學的背景各不同,能進體育班的學生都是各運動項目中的佼佼者;而青少年時期同學們都很有個性,范榮玉因為個性使然,加上她自認不是最優秀的人,在班上和同學們相處其實並不順利。這樣默默的忍受孤獨的感覺,加上嚴格又辛苦的訓練,她曾數度想放棄,或甚至轉學;但最終,她仍咬著牙撐了下來,告訴自己不能就這樣半途而廢,在毅力的陪伴下,她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但回想過去,她最大的挑戰也依然是時間的分配。因為告訴自己絕不能放棄學業,在密集高壓的訓練下,把書唸完自然就成為一大考驗;書如果唸不完,會影響睡眠;睡眠不足,隔天訓練就會沒體力也沒精神,也容易導致受傷;如果受傷,訓練必得延宕;若有這些情形發生,她也一定會感到挫折。如此的惡性循環,是她最不想要發生的狀況,因此良好的自我約束和聰明的時間管理,是這些年來范榮玉一直不斷在學習中所得到的收穫。

蕭博仁教練,是一路從國一到高三陪伴她的老師。他從不因為范榮玉身體上的缺陷而減低訓練的強度;相反的,他在態度上的要求,比對其他的學生還要嚴格。范榮玉回憶起那段日子裡,她常常會因為練得很累、狀況不好,或達不到教練的要求而裝可憐、擺苦臉。教練不但不憐惜她,反而會不高興,罵她怎麼那麼軟弱,希望激起她的鬥志。出國比賽時,教練也必會叮囑她要把身上的光環拿掉。長期訓練和相處的默契,教練很清楚范榮玉的個性:如果一直想著自己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選手,就只會讓自己更有壓力,打起球來綁手綁腳的;唯有讓心從零開始,才能悠遊自在的發揮自己最好的那一面。

鐵人三項是人生中新的挑戰與里程碑

不只羽球,這兩年她也接觸了鐵人三項,從一開始的單項接力進階到自己獨力完成所有項目。目前在師大障礙者運動健康與適應體育研究室擔任專案研究員,她的上司台師大特教系教授姜義村一直希望透過推動身障者參與鐵人三項讓更多人了解:如果他們都能參加這麼困難的運動了,那身為非身障者的大眾,是否也能1.更友善的去對待身障者參與運動?2.讓身障者一起加入更多運動賽事,或是3.辦賽過程中讓比賽場地能被身障者更輕易的、輕鬆的、不受太多限制的進來參賽?

范榮玉說,身為員工,自然得先加入並體會,所以2020年她開始接觸鐵人三項是因為這屬於她的工作範疇,原先也只有參加跑步。但因另外兩項運動她也不陌生,從第一次在台東活水湖參賽後,她就報名了一些團練的課程,進而買了生平第一輛公路車,就這麼一頭栽進了ironman 的世界裡。

身體力行之後,給了范榮玉很大的啟發。接下來她也邀請了許多選手一同加入這個行列;這些人本身的運動領域都不是鐵人三項;有的是游泳選手,有的則是田徑其他的項目。剛開始范榮玉都是請他們先比單一項目,體驗一下氣氛、與隊友之間接力的默契和感情,然後再慢慢推坑,讓他們參加完整的比賽。

透過選手的成功當作標竿,激勵更多身障朋友一同參與

例如曾參加波士頓與倫敦馬拉松的視障選手洪國展,也是這樣被邀請進來的。先以跑步為單一項目,之後加上單車,最後再練游泳。今年的ironman, 洪國展跳過51.5公里的賽事,直接挑戰113公里,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並且在7小時之內就完賽,比賽的張力遠超過自己的想像。接受媒體訪問時,他不禁喜極而泣,這一幕鼓舞了許多同為身障的選手朋友,而這也是姜義村教授和范榮玉努力的方向與目標。他的成功,喚起了一個信念:只要經過努力,每個人都有機會嘗試過往沒有挑戰過的項目。如果透過一個人當標竿,建立起大家對適應體育的了解,這樣的啟發,就能激勵更多的人。

由於視障鐵人三項的特殊性,在媒合陪游、陪騎與陪跑員時,也必須慎重的挑選。范榮玉不諱言其實他們非常希望能有退役的國手來參與這樣的計劃;因為需要更多的耐心、豐富的經驗,也須抽出時間陪伴訓練,如果能有更多有意願的夥伴一同來幫忙當選手們的眼睛,她相信這必定能鼓勵更多身障朋友嘗試這項運動。

細心觀察國外無障礙設施及制度,當作自己研究努力的目標

對適應體育相當重視的范榮玉,每次出國比賽時,也總會對當地的無障礙設施、比賽的場地或制度有著細心的觀察。今年從巴西聽奧回來,她的心得是:雖然巴西沒有太多有系統的無障礙設施,但因為疫情,他們在消毒酒精放置的位置與高度上,相對的對坐輪椅的身障者親和許多;此外銀行的atm入口,也都會在牆上或玻璃門上以點字註明可以提領的幣別以及營業時間。另外針對比賽的細節,她覺得對聽障選手來說,最不需要的其實是麥克風,而最需要的是投影的文字訊息。可惜的是這次巴西聽奧還是多用廣播,很多時候選手都不知道訊息,還得靠旁邊的教練或工作同仁提醒。這方面台、日、韓就都能做得不錯,而且現場也會有手語翻譯員,有時甚至會配兩位,一位負責翻譯本國手語,另一位則是國際手語,非常貼心。

至於在校園裡,要如何幫助對體育有興趣或潛力的身障學生呢?范榮玉認為不論是導師、體育老師或特教老師都可以進一步帶著學生認識身心障礙運動項目;由於校園的體育課基本上不會接觸到帕奧或特奧的項目,這些第一線的老師可以觀察並進一步探討哪些運動是學生有興趣或有潛力的,再進一步去接觸相關的訊息。舉例來說,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中華台北特奧會和中華民國帕拉林匹克總會的官網都有許多比賽的研習營、夏令營、分齡賽等等的消息,老師可以帶學生一起參與,先試著玩玩看,然後報名比賽。因為在這其中能夠認識很多選手和教練,不論是強化自己的技能或只是交朋友都好,這也能拓展人際關係,讓自己的視野更開闊。

至於在日常校園生活不一定要針對運動項目做特殊的訓練,反倒可以在課程中或課後對生活功能和基本功如平衡感、握力、行動力等加強訓練,基礎紮實之後再尋找外界的資源依學生專長或喜歡的項目做培養。此外范榮玉也推薦各縣市的運動中心,裡面通常都有不錯的場地和教練,或許能夠對課後訓練有幫助。

以一個過來人的身分,范榮玉最想跟現在正在努力中的身障選手及陪賽員說:「今天你的每一個決定,都有可能會影響到別人看待生命的態度。」她希望身障選手能看重自己的努力,給自己一個機會,總有一天,必能為自己掙得一個散發光芒的舞台。


(以上照片提供:范榮玉)

更多資訊請到 http://vamossports.com.tw/?p=41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