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有無完賽 皆是英雄

·4 分鐘 (閱讀時間)
image

在我的跑步生涯中,記憶最深刻的兩場馬拉松路跑賽,當然是二○一八年的柏林和紐約馬拉松。直到現在的年紀才開始跑步,因此格外珍惜。一年就完成了世界六大馬拉松的其中兩場,真是一種想要趕進度的心態。幸虧當時毅然決然地報了名,否則,在瘟疫蔓延的時期,連出國旅行都成問題,更別提馬拉松了,幾乎是一場接著一場被取消,想跑都沒得跑。人生想做什麼,應該要趕緊把握時間,否則一定會後悔。


記得在前往紐約馬的飛機上,遇到一個參賽的體育老師。一開始,他很熱絡地問:「一年跑兩場,不是三年就完成了六大馬?」後來知道我柏林馬拉松的成績之後,改問:「還沒有訓練好,就出來跑,會不會浪費錢?」他們那一群組隊參賽的朋友中,很多人都是已經練了二、三十年後的好手,才出國比賽。



言下之意,我這樣的成績,列在完賽的名單上,恐怕是讓自己丟臉,還是回家加強訓練,變得比較厲害之後再來跑。問題是,我不知道自己好好訓練,最後的成績能否得到他們的認同,而且我真的有那麼多時間可以訓練嗎?更何況跑馬拉松的每一個人,不管多少時間完賽,甚至沒有完賽,都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即使在別人的眼裡像狗熊,需要在意嗎?



二○一九年,最難忘的兩場馬拉松,分別是五月十八號的故宮南院馬拉松和九月三號的石門水庫馬拉松。故宮南院那一場,我從下午四點起跑,跑到晚上十點多。跑完之後,分不清楚東西南北,也找不到自己停車的地方。直到接近十一點,才找到自己的車子。開車到家已經是凌晨一、兩點了。而石門水庫那一場,從早上六點多,一直跑到接近下午兩點,一共跑了七個小時十六分鐘。跑這兩場馬拉松時,天氣都非常炎熱,所以花費很長的時間才完賽。尤其是石門水庫馬拉松,我還創下自己跑得最久的紀錄。



在台灣跑馬拉松的朋友,一般都會避開五月到九月的賽事。五月,是春天即將結束的時候;九月,是秋天即將開始的時候。而介於這兩個月之間的天氣,實在酷熱到令人跑不動,當然我也跟別人有同樣的感覺。二○二○年的許多賽事,紛紛都取消了,不管五月或九月,想跑只能自己跑。對於去年那兩場馬拉松的回憶,真是刻骨銘心。不管是佩服或諷刺,有些朋友說:「這麼熱還去跑全馬,實在太強了。」跑步就是一種人生的縮影,如果連五月或九月都覺得炎熱而不跑,當六月到八月夏季來臨時,是否更不能跑了?那麼下雨天,到底要跑,還是乾脆直接放棄?



我一直非常感謝,在成長過程中,自己是一個「沒有傘」的孩子。即使是在下雨天,也只能拚命地跑。如果環境惡劣就放棄,等到時間消逝了,很多事情都會覺得後悔。千萬不要找藉口,對自己太寬容。一開始或許會埋怨自己沒有傘,等到事過境遷後,往往會感謝老天爺當初沒有給我們傘撐。而其間所經歷的過程,人生所得到的深刻體驗,將是有傘的人,終其一生所無法體會的。



春天的結束,人生之春,又更加遙遠;秋天的開始,人生之秋,又更加接近。每次,春天即將結束的時候,要開心地回憶人生的春天;每次,秋天即將開始的時候,也要快樂地期待人生的秋天。想到人生春天的日漸遙遠,人生秋天的日漸接近,不禁讓我像折磨自己般地努力跑著,珍惜每一個可以跑步的機會。

image

本文選自 先覺出版《隱性反骨》 一書。 鼓勵大家只要擁有想參加馬拉松的念頭,就去報名吧!把握能跑的機會,在人生留下一段不凡的回憶。在如此長的42K裡、21K裡,亦或是平日的幾公裡,跑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堅持。

◎書籍資訊:https://pse.is/3bwh3s

◎延伸閱讀:不會白跑的「超慢跑」哲學

◎ 更多運動資訊請見:慢跑俱樂部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