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畢業參選,19歲李家慷打開SBL新風潮

Come Out Of Nowhere。李家慷|HBL

19歲南山高中畢業中華亞青男籃李家慷報名參加2017年SBL超籃新人選秀會,20歲大一後衛關達祐也報名參選。

這兩名青年國手級明日之星,選擇在20歲以前報名參選,意義和影響力全然不同。

依照目前UBA大專籃球和SBL超籃球員切割規定,登錄在SBL球隊球名單,就失去代表學校打UBA大專籃球資格,這是UBA單行法,目的就是為了區隔大專和SBL球員重疊問題。

185公分後衛李家慷,可以控球,會組織進攻,用腦袋打球,天賦和能力都是19歲國手中精英,他在第一輪就可能入選。

180公分關達祐身高和位置比較尷尬,他有能力和爆發力,球技和經驗都很成熟,但身高問題和未來發展性,則是SBL球隊需要考量的重點。

這兩名青年國手級昱日之星選擇在19、20歲參選,非常聰明,原因是:

1、一般大專球員都是在大三念完才會報名參加,最多的是大四畢業才報名新人選秀,選擇少、而且時間緊迫。大一先報名,即使落選都可以馬上成為自由球員,未來想要加
入SBL都有空間和自主性,策略正確。

2、即使被SBL球隊選上,但跟著球隊訓練、比賽,只要不登錄,都能保有打UBA大專籃賽資格,影響不大。

3、如果天賦條件夠好,而且馬上可以打到球,成為即戰力,放棄大專籃球,直接跳級進入SBL,兼顧學業,對球技和未來性、收入都更好,有何不可。

提前參選,空間更大,自主性更高,比大三或大四畢業再參選,可以有更多選項和操作空間。

未來肯定會有更多高中畢業生和大一新鮮人報名SBL參加選秀,這會成為趨勢。但未來可能會衍生更多問題在SBL球隊和球員利益上。

第一是,被SBL球隊選中,選秀權利可以保留幾年?如果被選新人還不能打SBL球隊,合約、薪資、彼此的權利義務關係如何擬定,SBL完全沒有規範。

第二是,往後球隊和球員有默契,都可以運用這種模式先行參選,盡可能避開不想被其他球隊選中的困擾,這可能成為選秀漏洞。

第三是,球隊和球員之間的權利義務規範,其他球隊和聯盟可能受到的衝擊和影響,都需要及早建立相關規範,避免以後的爭議和糾紛。

目前高中畢業生和大一新鮮人,進入SBL都很難派上用場,也幾乎打不到球,他們至少都還需要2-3年磨練和成長,即使大四畢業,新人能在SBL打先發的球員都寥寥可數。

19歲參選不是先例,但卻是一條不同的路和彈性選項,SBL在相關規範和機制上必須要與時俱進,創造球員、球隊、聯盟多贏局面,這是SBL需要馬上進化與正視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