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不當高球場霸主,揚昇董座許典雅這次當「發明家」

·5 分鐘 (閱讀時間)

【羅開新聞中心葉怡君桃園採訪報導】位在桃園市楊梅區的揚昇高爾夫鄉村俱樂部,是台灣球友公認頂級球場的代表,揚昇球場擁有國際錦標賽場地,斥資數十億元興建的頂級會館,休閒設施應有盡有極為完善,榮獲國際重要評鑑單位的多重肯定,被評選為亞洲最佳前十大球場殊榮。揚昇高爾夫球場的一舉一動,左右台灣高爾夫發展,備受關注,揚昇集團總裁許典雅與其關係團隊研究數年的「超智能導航球車」日前進行實地測試,即將隆重登場,引發話題。

揚昇高爾夫鄉村俱樂部以高爾夫球場、住宿、會議、渡假、餐飲等全面性的複合經營為特色,連續三年舉辦LPGA台灣錦標賽,以及2017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高爾夫競賽項目等國際高球賽事,為國際錦標賽等級球場,球道坡度變化多端,具美感與挑戰性。果嶺種植速度最快的專利桂冠草,而球道草種則是其他台灣球場用在果嶺的百慕達328,因此草皮密度、反彈力道、排水性能佳,備受球友讚譽。

身為台灣高球界的龍頭,揚昇球場很早就注意到台灣球場桿弟人力不足的問題,台灣由於百業興盛,工作機會多,工作需要風吹日曬的桿弟人員一年比一年少,也面臨桿弟老化問題。三十年前,一位桿弟服務一位球友,二十年前,一位桿弟服務兩位球友,從十年前開始,一位桿弟服務四位球友已成多數球場的常態。

而歐美國家、甚至東北亞的日本,有許多球場並沒有提供桿弟服務,球友透過差點系統取得自行駕駛球車擊球的資格,如果球客需要桿弟服務,可以透過球場,提前預約與球場合作的桿弟服務。

面對台灣球場桿弟人力不足的問題,許典雅研究開發「超智能導航球車」,來解決困擾高球界許久的問題。

許典雅說:「因為我年輕的時候喜歡打球,那個時候在台灣來講,人力是沒有問題,但是到現在,我們經濟、各方面的發展都很快,尤其台灣這邊的勞工的問題很嚴重,幾乎找不到桿弟,一個人服務四個人對他們來講,也太辛苦了,所以我想到,如果能用高科技來代理這項服務的話,那是更好。」

「因為有了這個想法,我開始研究開發,開發過程的確相當地辛苦,現在接近完成,我們也拿到三張專利,還向世界其他國家申請這些專利。」許典雅期望這項發明,能成為另類的台灣之光,透過高科技的「超智能導航球車」,在高爾夫球場上將台灣科技島的形象傳遞給全世界最重要的意見領袖。

從興建台北市頂級豪宅的知名建商,到開發興建舉辦LPGA頂級職業賽事的揚昇高爾夫鄉村俱樂部,如今一轉身成為高科技的「發明家」,許典雅解釋說:「這其實是無心插柳之舉,因為需要才有想要。」

「我年輕的時候一個月打二十幾場球,所以我非常熱愛高爾夫。在擊球的過程中,我當然對高爾夫非常清楚,我看到桿弟要從球道外面車道上球車的桿袋中,拿球桿給客人來服務,有時候拿不對還要來回更換,這樣他們很辛苦,而且還找不到桿弟,這也是這項發明的主要原因。」

一兩組的延誤,就造成後面所有組都得延長擊球時間,這對於商務人士造成非常大的困擾,影響許多人上球場打球的意願,只要能解決「桿袋服務」就有可能幫球場帶來擊球消費的績效。

因為桿弟缺人,讓球車「自動駕駛」成為球場業者的共識。不過,現在台灣一些球場使用的自動球車,無論是日系品牌、韓系品牌,都只能行駛在水泥地或底下鋪埋磁石的軌道上,可是球友的球四處飛,有時球的落點跟軌道上球車相隔近百碼,拿球桿還是相當不方便。

談到自駕車,可能讓人聯想到電視上矽谷街頭到處穿梭的電動車,其實除了一般房車以外,自駕車在不同類型及使用情境的運用已日益成熟,包括計程車、物流車、無人巴士、高球車、遊園車等都是。

許典雅想到,如果磁石軌道不是埋在地下,而是在天空中,透過高科技智能電腦的交叉運作,自動球車偵測球友的球飛到哪裡,透過高效能運算,幫四位球友規劃最合理的行進路線,想上車就上,想走路就走,智能球車跟在球友身旁。

科技始終來自人性,許典雅的想法在腦海裡思考許久後,逐步成形,在畫成藍圖後,他組織了數十人的研究團隊,將想法逐步轉變成為作法,研究成果已向世界各國申請專利證明,台灣已核下三項專利證明書,其他各國審核中。

為了讓這些發明,能夠造福高球界,並持續發展為事業,如今「超智能導航球車」已經到了商業化運作的階段,揚昇球場的一小步,可望引發世界高球產業革命性的一大步成長。